《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苏沫,待我处理完那些事,我便回来陪你一起游遍天下如何?”
  他说:“苏沫,最多三月……”
  我盈盈点头送他下山。
  我曾偷偷让苏睿教过我一些简单的“相”术。所以自他上山那日起我就知道,他是帝王之相,他应是东阳那位赫赫有名的雍景太子。
  他走时已近年关,之后半月师兄们也陆续回来了!
  这几年,我们几个是难得相聚的,好不容易凑到一起,自是聊个不停。师父回的最晚,到了除夕当日才来……
  除夕那日,早早的我们便开始忙活起来!苏晟是掌厨,苏睿看火,苏泽布碗端盘,我负责打扫清理。烈火嘛,大清早就跑到山下去候着师父了。
  那天的除夕饭,大家都吃分外开心。饭后,我和师兄们又相约去山下放了烟火,才迟迟归来。
  回了房,发现烈火在我床边流着口水打瞌睡,我好笑的把它推醒。

  它见我,先是迷糊了会儿,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翅膀扑闪扑闪地啪个不停。它说,师父在等我……
  “进来吧!”我走到师父房门外,刚想叩门就听见亲切的声音传来。
  我推门而入,师父正提着笔画着什么。我微微行了个礼,柔声问道:“师父等沫儿是有什么急事吗?”
  师父不答,只是放下笔笑着向我招了招手。

  我疑惑的上前,师父画的是一副观音送子图,我愈加不解。
  师父看我这般,和煦地说:“沫儿怕是许久没替自己把上一脉了吧。”
  我轻轻颔首,确实!我的身体一向很好,几乎没患过什么病,自然不会无故给自己号脉。
  “那你且先给把把看吧。”师父淡淡道,听不出喜悲。
  “嗯。”我应声,迟疑着给自己诊了一脉,可这一诊却让我震惊不已!
  喜脉,我居然诊出了喜脉!可是明明我的胞宫已经用来封印噬心蛊了,怎么会?
  “师……师父?”我的声音不可抑制的微颤。

  “这事,为师也是百思不解的,或许是你的体质太过特殊……为师也给你看一看吧!”说完,师父静静的替我诊断起来。
  半刻钟后,师父捋着长须缓缓开口,“这蛊虫已经没了。只怕是……”
  师父没再说,我却是明了:只怕是转移在了宝宝身上。想到这,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那夜,我几乎是没有合眼的。我想保下这个孩子,可“他”很可能是异于别人的!我怕害了“他”一生,可万一,“他”是正常的呢?
  最后我想,我还是等他回来再议吧……这时候,我觉得我是需要他的……
  可是,再也没有可是……

  日期:2017-11-05 21:29:08
  承运八十一年三月中。
  师父和师兄都各自离去了,师父不放心我一人,便把烈火留给了我。
  他呢,离开已有三月,而我,也有了三个半月的孕龄。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
  那日,我带上烈火下了山……

  那段时间我常常会想,他若知晓此事会怎样呢?会欣喜若狂的将我抱起,还是会焦虑不安的望着我的肚子,还是会牵起我的手温柔的说,“别担心,有我在!”……
  整整十五日,我和烈火终于到达了湘阳城,东阳的国都!我走在路上,这里的繁华怕是几个青阳都不及的!
  我寻了处客栈住下,打开窗户,才发现整个城池仿佛被披上了一件大红喜炮!那满街的红灯笼,屋檐上是连绵的红绸,甚至连街角的大树也被挂满了红丝带!
  我不禁好奇地问了来送水的小厮,“是有什么人成婚吗?”
  “恩恩,今日是我们太子和望月国安国公主的大婚之日!”小厮一脸喜气地说。
  “宗……雍景太子?”我的脸唰得白了,不会的不会的!我深吸了口气恢复了镇定,或许是我搞错了呢?他……也不一定就是太子!
  小厮的头往窗外探了探,“哝,姑娘你看,现在已经有侍卫来开道了,估计再半个时辰太子就能从这边经过了!”小厮说着有些激动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我微变过的脸色。
  我轻轻点头示意,小厮替我掩了门。我低头看着烈火问:“你说……会是他么?”
  烈火轻轻啄了我的衣角,“若真的是他,烈火你说……我该如何呢?”最后几声我近乎是呢喃……
  半个时辰后,漫天的锣鼓掺杂着人群的高呼不断的传入耳畔。
  我静静立在窗前,望向街尾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不知怎的,四月的阳光竟晃的我有些睁不开眼。
  恍惚间,我感觉楼下的人潮越发涌动起来。我低头看着,看着那张溢满笑容的脸缓缓驶来。我突然觉得,我像是个笑话!
  我嫣然一笑,“走吧……”我唤过烈火,也像是在唤着自己……

  又是一月,我的肚子以微微隆起。回到山里以后,我变得有些嗜睡起来,不知怎么身体也弱了几分。
  这日,师父突然回来,表情凝重。
  师父说他去了躺苗疆,苗疆是巫蛊的发源地。地势险峻,基本与外部隔绝。
  师父说他寻到一人,那人告诉他,噬心蛊是生生不息的,除非宿主死亡或者特殊方法转移。
  而且,噬血蛊曾经的宿主也会有不同的后遗症。有些是时常会晕厥;有些可能丧失和这蛊有关的任何记忆;有些是身体不同部位的定期疼痛,就像我。总之,无奇不有!
  且,像我这样的情况,本是不能怀孕的。若是真怀了,这孩子定是不能留的!
  师父担心的望着我,我却是笑盈盈的搂过师父肩撒娇着说:“师父,其实我也觉得怀孕这种东西不太适合我呢!”
  当夜,我按照师父秘方熬了一味药剂,我仰头饮进,低头时却已泪流满面!
  我想,我的爱情彻底死了……

  日期:2017-11-05 21:29:49
  苏沫的故事我看过,却不如苏沫讲起来这么婉转。
  苏沫讲起那人的时候,总是浅浅的笑着,那神情分外迷人。
  “你是想知道,他为何负你吗?”我认真地问。
  “不,我只是想再去看一看,好和自己的一生告个别。”苏沫说得极淡,仿佛是在和我讨论这身衣服是否好看。
  我有些诧异,却又觉得苏沫这性子理应是这样的。
  我叹息着拿出紫云间邀了苏沫上来,给她隐了身,就迅速向皇城飞去。
  只是半盏茶的时间,我们便停在了他眼前。
  此刻,那人正在花园和一名女子说着什么。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他的样子比我想象的还要俊美三分。而他身侧的女子,和我想的一样,正是南宫玥。

  我摇了摇头看向苏沫,她却是满脸的震惊之色。
  “那女子是你姐姐……”我向苏沫说起了她的身世,她只是安静的听着。
  我心有不忍,便又缓缓道:“苏沫,你若想知,我可以帮你看看他离开以后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他不是有心负你!”
  苏沫却只是浅笑着说,“十年,很多放不下的都放下了。结果就是这样,何必再去刨根究底。我只想来看看他过的如何,现在这样,也何尝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看着苏沫,不知该讲些什么。这样的感情我是理解不了的,我只是一个看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