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3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烈火是师父养的一只神鸟,名为重鸣鸟,形似鸡,鸣如凤。往日它是跟随师父到处化灾解祸的,现在受了伤,只好留于山中。
  这日申时,我正在院落清扫枯枝,一道身影悠然的跨了进来。

  我循声而视,来人一袭白月色长袍,腰束金色祥云锦带,唇薄如纸,乌黑深邃的眼眸上是密密的睫毛,长眉若柳,好一副倾国之姿。
  那人见我,平静的眼眸先是一怔,然后却被浓浓的笑意驱散。
  “苏姑娘,云中先生可是住这?”那人笑意不减。
  “你是如何进入的?”这个地方,除非我们自己亲自指路否则外人是无论也进不来的。
  “哝……”他晃了晃手中的瓷瓶,又回头点了点外头矮松后露出的几片晶亮的羽毛。
  我顿时醒悟,果然!烈火这家伙最爱的就是琼玉膏液,加上它能辨人。它觉得他没有恶意,还会给它琼玉,当然屁颠屁颠给人家引路了!
  “我师父不在,你且回吧!”我面上是淡淡的笑,心中却是想着我定要断了烈火今日的晚饭!
  而此时此刻,躲在矮松后偷瞄的烈火急急打了个寒战!
  那人看着我笑意更甚,“不知苏姑娘当日的话可做数?”
  “……”我不解。
  “苏姑娘戴上这簪子……果然好看!”他边说边与我靠近了些,一股清冽的香淡淡袭来。

  我微红了脸,后退一步,惊讶的望着他,“是你?”
  只见他悠闲的走到石桌旁,不紧不慢的入座,右手托腮,眉眼弯弯地说:“不知苏姑娘打算怎么欢迎我?”
  那日,那人总是笑着,那笑印在阳光下,也印进了我的心……
  之后,他告诉我,他本是来寻我师父为他解一解身上的蛊毒,却恰巧遇上了我!
  他说他患的是噬心蛊,他说我即是我师父的徒弟又于他相识,这蛊由我解是最合适的。可我着实是没有把握的。

  噬心蛊又名隐蛊,此蛊必须要下于被下之人出生百日内,好让这蛊虫与被下之人一同长大。而且,只要下蛊者不发动此蛊,旁人是无法发现的!这就难怪当年我救他时不曾发现分毫!
  不过这蛊的可怕之处并不是让被下之人死亡,而是待它发动就会慢慢吞噬被下之人的心智,到一定次数,蛊虫就可以引导他的一切,让他成为下蛊者的傀儡!且因为此蛊是同他一起成长的,在别人眼里跟本同他原本是一样的!
  至于解这蛊,怕是师父也会有些头痛的,何况是我!
  “我只能试试,这蛊早已失传,是什么人下在你身上的?若是能寻到他,把握会大些。”晚饭后我蹙眉问他。其实这蛊一旦发动,施蛊之人怕是也解不开的!

  “她一月前就自刎了,她也是那时发动此蛊的。”那人一副神清自若,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那……你且在这住下吧。明日起我替你施针。”我轻声略略尴尬道,“你住最西侧那间吧,有什么事让烈火来唤我便可。”
  之后几月他便住了下来,但他时常会下山,少则一二日,多则半月。每次回来却都会带些新鲜的小玩意给我。
  我呢一直都在研究医蛊之术。却始终无法为他解除此蛊,只能替他稍稍缓解发作时的痛楚。
  我也曾修书几次问过师父,师父却也只提了几个减缓发作之法……
  日期:2017-11-05 21:27:58
  承运八十年十一月初,天逐渐转冷。
  他来山上已经足足十个月了!他的蛊毒从半月一次到现在已是每天都会发作了。
  噬心蛊发作时的疼是入骨入髓的,我只能用银针封住他的穴,防止他伤害自己。
  他时常会痛晕过去,醒来却总是笑吟吟的和我说,“苏沫,其实我只是装痛,想看你哭,可你总是不哭,你可真狠心!”
  每次到这我都会“生气”的扬长而去,其实我是在难过,我当然会哭,在你每次昏厥的时候……
  这两日,他的神志已经开始混乱起来了,他不再下山,他开始会间接的忘记一些东西……
  我知道,时间真的不多了。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着烈火回来!

  半月前我寻到一册蛊术孤本,上面有各种奇蛊的各种解法,但解噬心蛊的法子却只列了一种,渺茫的一种!
  书上说,解噬心蛊只能寻一特殊命格特殊灵体特殊血脉的女子,用其处子之血为灯,引它转至女子胞宫。
  这样做,其实也不能杀灭这蛊虫,只能把它封印在女子体内。代价是,此女做母亲的权利!
  当然,此前还要准备大量的药引熬成汁液,将他们浸于药桶之中。
  可是,这样体质的女子怕是世间难寻吧!我只能让烈火速速飞去寻师父帮忙,若是师父也找不到,那就真的没救了……

  这日入暮,一声凤鸣急急在屋外响起。我汲汲皇皇的迎了出去,却只见烈火独自立着。
  我有些失神,烈火却欢快的过来蹭了蹭我,用嘴咬过翅膀下的信给我,兴奋的让我看。
  我苦笑着接过,翻看完却是有些呆愣……
  师父说,我要找的人这世界只有一个,就是我自己。师父说,若我决定救那人便会断了“山”术之行。但师父说,我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我……
  我毁了信,转身去寻他,他正在房中细细刻着什么。见我进来,便迅速起身,将那东西掩在身后。
  我走近他,不依的探头看了看,却见他身后是一个开了的八角宝匣,宝匣里装满的是各式木簪。

  他难得红了脸,长长的睫毛有些不安的跳动,他轻咳下说,“本来……我是想日后……让烈火给你的。你……可喜欢……”
  我捧过匣子,低头掩住了微红的眼,好一会儿才说:“嗯……谢谢!”
  “苏沫,你是在哭吗?”他弯下腰直视着我。
  我努了努嘴将他推开道,“宗政澈,我找到解蛊之法了。明日……明日我会帮你解蛊。”说完,落荒而逃,留下他错愣当场。
  第二天,光药引我就准备了大半日,直忙到申时,我才让他浸入药液中!
  差不多是半个时辰,他体内的蛊毒开始发作。他皱起眉,努力的忍着。我迅速喂他喝了另一引药,他稍稍有所缓解,却仍是紧闭双目!

  又是半个时辰,我站在他身后深吸了口气,静静地褪去了衣衫。
  我入桶,轻轻环了他的肩。他猛的一震,不可至信的睁了眸,而我浅笑着吻上了他的唇……
  后来,我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他睡在我身侧,安静的侧脸格外迷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响动,他环过我的腰将我揉进怀里,戏谑道,“苏沫,你好像要对我负责了。”
  我想推开他,却反被他压在身下。他说,“苏沫,你可真美……”然后是深深的吻……
  日期:2017-11-05 21:28:41
  承运八十年十二月中。
  他解完蛊已一月有余,他恢复的很好,余毒也彻底清了。
  我……自那日起却时常会腹痛,他也曾怀疑过,都被我一一解去……
  那日,他带烈火去山下玩耍,回来时却是行色匆匆。
  他抚着我的发说:“苏沫,我要回国都一趟,你……可愿等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