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2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外苏沫还有三个师兄苏晟、苏睿、苏泽,他们分别习命、相、卜之术。
  “命”是利用时空轴来演算判断一个人的命运的方法,需学“占星术”、“干支术”等。
  “相”则分为“人相”、“地相”,多风水之术。
  “卜”最为渊源,如《奇门遁甲》、《太乙神术》、《梅花易术》等数术学。
  但从苏沫十五岁,她相遇东阳国太子起一切平静的生活都变的不那么平静了。
  其实书中所提并不算详,只道苏沫为他怀了孩子,为此放弃了“山”术。

  她孤身去寻他,却只望见他骑在千里白驹之上,一身红衣蟒袍锦绣,风姿卓然。他身后是红缎围的八抬彩轿,红妆不绝……
  那日后,她回了深山,也亲手了结了自己的骨肉,再也没有出来过,到如今已整整十余载。
  故事到这也结束了,我轻叹一声,我这魄活的着实悲催。
  三日后,星辰阁。
  “丫头,你且记住,不可强求,必须要她自愿!”大胡子第N次的重复着。

  “好啦好啦,知道啦!”我一脸无语,“不过她若是不肯怎么办?”
  “那就只好等她下一世”大胡子正色道。
  “那得多麻烦!”我围着大胡子飘了个圈。
  “额……反正你也没事做”大胡子轻咳一声又道,“强求恐怕会适得其反。”
  “……”无奈无奈。
  “好了,准备出发吧丫头。”大胡子拿出了块黑玉,捣鼓了会儿递于我,“事成之后将它捏碎,我会引你回来。”
  我点点头,双脚跨入了时空之门。
  几息后,我的眼前是一片烟雾缭绕的层峦叠嶂。我眯起眼瞭了瞭,只见深处青峰碧水畔一排竹居隐隐浮现,而这竹居百里内竟大大小小布满了迷、幻等奇阵。好一处世外桃源!
  我俯身飞近了些,恰见一女子蹲在屋外竹篱旁的药地里细细研究。
  她偶一仰头,正于我对了个正着。对面人儿
  一身浅色水烟衫,肤如雪,眸如墨,不施粉黛却难掩国色……

  “你是苏沫。”我轻轻一笑,这股出尘之气怕是别人学不来的。
  “姑娘……可是来引我回去的?”她柔声道,“师傅说我非凡胎,待我了了却尘缘,会有人来寻我回去。”
  “你是我的一魄。我来,是为了让你回归我的灵体。”我缓缓落地走近了她,“你可愿意。”
  “姑娘的一魄?”她凝了我片刻,嫣然一笑,“难怪,难怪一见姑娘我就觉得熟悉万分”
  “是的,你可愿意”我轻声重复着。
  “我自是愿意的。”她侧过头掩住了眸中的悲凉,“只是,我还有一心结,望姑娘能帮我了却。”
  “这是自然,且说。”我微微松了口气,但却也觉得莫名悲伤的紧。这也许就是魂意相通吧。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日期:2017-11-05 21:23:20

  承运七十八年三月三,这日师父和师兄们为我举行了笄礼!
  这日起我就算是成年了,可以独自下山历练,不用在干干羡慕师兄们啦!
  果然三月八那天师父将我叫进书房,让我准备下动身去青阳城历练。
  青阳城是东阳国边境的一大都城,于望月国的古封城隔山相应。
  而这片山脉叫长青山脉,我们便居于此山中。因此,这历练并不远。

  师父说,他算得近日青阳城会有一场大灾祸,让我前去化解!
  当夜我便匆匆上了路,为了加快行程,我走的都是深山小道,却不曾想,这样也能走出一段孽缘……
  发现他时他正漂浮在溪流之上,我费力将他托于岸边,探了鼻息,活的。
  我看了他的喉骨,应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戴着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却难掩周身的贵气!

  为什么是戴着?因为人皮面具这种东西是逃不过我的眼!精巧又如何?
  我给他施了针,发现他有多处骨折,体内还残留着迷毒。我想他怕是被人下了迷毒,再推入这深山之下的。!
  真是命大!我感叹着给他解了毒,处理了伤口,估摸着再一刻钟就能醒了吧?
  我起身去寻了些柴火,回来时他以靠座再大树下等我。
  见我来了,他扬唇一笑,“感谢姑娘的搭救之恩。”
  我放下柴火点燃,然后坐在他对侧,“把衣服烘烘干吧,不必言谢。”说完我闭目入眠。
  第二日,我是在一阵肉香中转醒。一只烤的金黄的兔子串在木枝上分外诱人,它边上则放了块白底绘金锦帕。

  我浅浅弯眸,拿过锦帕翻折开,入目的是一只雕花木簪,雕的倒是精美,我抿唇一笑……
  几日后,我到达了青阳城外,只见大批小批的商贩不断涌出。
  我上前询问才知,前些时日这里接连暴风疾雨,雾露不散,直到三日这天才逐步放晴。而昨日起,城中众数居民开始出现憎寒壮热、头痛如劈之症。非风非寒非署非湿,乃为疫。官府发文即将封城。
  我快步进了城,原本繁华的街道变的混乱不堪。我皱起眉进了一间官医馆,满地的病患,忙的焦头烂额的药童。

  “姑娘可是来看病?”一个中年男子停在了我身前,看衣着应是个管事。
  “我是来行医的。”说着我蹲下身查看起了一个昏迷的男童,“舌绛苔焦、发斑、见衄血……你能帮我拿下纸笔吗?”
  “难道姑娘有法子?”中年男子命童递上纸笔。
  我微微颔首写下一剂药方道,“按照此方抓药熬煮,早晚各服一次,轻者三日,重者七日便可痊愈。”
  中年男子看着我有些犹豫道,“就这么简单?姑娘可莫要说笑,人命攸……。”
  “就按这姑娘的话去做!”中年人话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所断。

  我循声望去,眉清目秀的脸再映眼底。
  中年人闻声顿时惶恐,忙忙点头称是。
  之后几日,在我的药方和官府的配合下,疫情迅速得到控制。
  我呢也在街边设了个摊,为特殊重症者针灸刺穴,也顺道医一医其他疑难杂症。
  这期间,那少年也时常过来瞧瞧,为我做做下手……
  半月后,城门解封,我的任务也算圆满结束了!待到入夜十分,我背上包裹悄悄出了城。
  半道上“踢踏踢踏……”急促的马蹄声从我身后响起。
  不一会儿那马已横在我身前。“姑娘为何不辞而别?在下还没有替这一城的百姓好好谢谢姑娘。”
  “医者仁心。”我绕过他继续前行,“木簪我已经收了。”
  我的意思是他已经谢过我了,可以回去了。可他却仿若不懂,一直跟在我身后。

  一个时辰后,我定住脚步长叹一声道,“你要如何?”
  “在下宗政澈,敢问姑娘芳名?下次好登门拜谢。”宗政是东阳国的国姓,这家伙果然非常人。
  “苏沫,你若能寻到,欢迎拜访!”说罢,我旁若无人的离去……
  我铁定他是找不见我的!师父喜静,我们的居所是鲜少有人知道的,更何况那山中到处是师兄们布的奇阵……

  日期:2017-11-05 21:24:35
  承运八十年一月初,师父出去云游四方了,师兄们也各自下山历练,留我一人在家打理药园照看烈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