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0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过太多的恐怖片,一个人下楼梯,楼梯下面一片漆黑,怎么也走不到尽头,一个人在走廊上跑,转个弯,还是同样的走廊!杨羽这次真的怕了,惶恐不安,腿已经踩累了,这样下去,一旦抽筋,在牛的人,都会死在这里。
  杨羽不知道,之前死在这个水库的人,是不是也遇到这样的场景,冷静,要冷静!一切都只是幻象而已,杨羽在心里告诉自己。
  “杨老师?快回来?你下水干嘛?”
  突然,杨羽听见一道声音,向岸边望去,竟然是杨琳。杨琳正向他招着手,样子焦急,诚惶诚恐!杨羽就感觉自己见到了救星,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使出吃乃的劲,再次往岸边游去。
  杨琳伸出了手,将杨羽从水库岸边拉了上来。这一次,杨羽真的游出来了。

  “你脑袋被驴夹了?”这句话是杨琳最喜欢说的话,这次杨琳骂的很对,杨羽的脑袋确实被驴夹了。
  杨羽躺在岸边,喘着大气,苍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天又重新亮了起来,看着蓝天,才发现,是那么美好,又转头望望水库,水库还是以往的平静,异常的平静。但杨羽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下水了。
  “你有没见到什么东西?”杨琳一秒都不想呆在岸边,站这里都让她感觉恐惧。扶起杨羽,准备下山。
  “没有!”杨羽回答的很干脆!刚才的恐怖经历,在没有解开水鬼凶灵这个谜之前,没有必要告诉别人:“小星那边怎么样?”
  “晚上基督牧师准备来驱魔!”

  “驱魔?”杨羽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农村,人死后,会有很多封建的,古老的入葬仪式。如果死者是佛教徒,就用佛教的礼仪,而小星一家人是基督教虔诚的教徒。
  基督教认为人生而难免犯同亚当夏娃之罪,走上灭亡之路,而死亡便是救赎,只有通过圣礼和赎罪的灵魂,才能重生,升入天堂,战胜了魔鬼和死亡,达到永恒。
  耶稣的一生,都是这样走下来的,只是世人不解的是,耶稣竟然进行了割礼,那是因为从出生耶稣就不会犯亚当夏娃之罪,色欲本就是原罪。

  杨羽不是基督教徒,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原罪:色欲,是如此的深重。
  罪虐深重!
  世人理解不了自己。
  杨羽也理解不了,还只是初中生的小星,能有什么罪?
  杨羽来的时候,小星的尸体就放在屋檐的院子里,用古老的手工纱被盖着,隔离开来,是不能对光的。这里没有吹鼓手,微弱的灯光下,围着十来个基教徒。
  她们正在坐着祷告,无非就是念着圣经上的东西,主啊,阿门啊,洗涤啊等等,杨羽也听不懂。
  但是小星作为他的学生,杨羽知道自己是失职了,不管是意外还是谋杀还是真的鬼魂做怪,杨羽都要把这个死亡的真相给找出来,就算这世上真的有鬼,也要让它给小星一个交代。

  杨羽决定守灵一晚,算是对小星最后的忏悔。
  众教徒祷告好一后,领头的教徒端来一木桶盘,众教徒纷纷拿出自己胸口的十字架,浸透在水中,接着将那尸首团团围住,嘴中又念了起来:
  “愿圣洁之水洗涤罪恶的灵魂,驱除魔鬼!主啊,主啊,借你之名,让那肮脏离去!”
  杨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也不去关心,宗教在他的印象中是即神秘又迷信的东西,这种东西,他不敢碰,一直保持着距离。

  驱魔?杨羽心中念着这俩个字,摇摇头,你当你们是康斯坦丁吗?
  可就在众教徒将那圣水洒向小星的尸首时,突然,那鲨被下的尸首颤抖了一下,整个身子就像膝盖反射,抽蓄了起来,震得那库吱吱的响。
  而这一切,杨羽透过人缝看得一清二楚,顿时呆如木鸡!
  死人竟然会动?
  杨羽一开始仅仅只是以为这个浴女村就像山水倾城的世外桃源,尽可享色欲之乐,可现在他越来越觉得这里就像是撒旦的后花园,荒诞不经,匪夷所思中渗着毛骨悚然。
  那晚遇到的神秘老太婆,手上洗不掉的印记,林依娜的托梦,刘寡妇丈夫的离奇死亡,杨琳沐浴时的诡异手印,闹鬼屋的白影,后山的可怕的惨叫,怎么游也游不出去的水库,神秘古老的基督教徒,以及刚才那不可置信的一幕?
  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片刻之后,小星的尸首才安稳下来,而众教徒早已经脸色苍白,泛着粒粒汗珠,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那领头教徒是个老头子,望了望北面,那里是水库方向。
  “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去水库!”那领头教徒神色焦虑,对众人说道。
  “长老,真的要去吗?只怕我们能力不足!怕到时...”一个中年妇女捞开了连衣的黑帽,质询道。
  “主会保佑我们的。”那老头子点了点额头和胸口,这是标准的阿门动作。
  杨羽望着他们离开,他们穿着同意的黑色衣服,有些还带着帽,只露出深邃的眼睛,但大多只是‘普通’的村民而已。那领头老教徒走的时候,默默转头看了眼杨羽,杨羽也正好望去,那眼神中透着一丝的惊奇和不安。
  这群人一走,整个灵堂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小星妈妈的哭声,杨羽也跟着坐在那里。

  天就这么暗了下来!
  灵堂院子里微弱的灯,小星家本来就是老房子,而且这座老房子就他们一家人住,其他人都出村进城了,这一下子,整座老房子就安静了下来。
  杨羽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小星的妈妈,基督的葬礼也没有烧纸这一说法,杨羽也只能静静的陪着。
  时间就这么滴答滴答过去了,小星的妈妈已经哭累了哭不出来。
  杨羽打了个哈气,感觉非常困,估计差不多凌晨了吧,眼睛忍不住的闭去。就一眨眼的功夫,杨羽感觉自己睡过去了,但马上就又醒来。

  发现小星的妈妈不见了,也许去上厕所了吧,杨羽想,望了望院外,外面一片漆黑,微弱的灯光,完全照不远多少,整个村子寂静无声。
  空旷的灵堂就剩杨羽一个人,突然,有股寒意,总感觉凉凉的。这股寒意,杨羽总感觉很熟悉,就像下午在水库中那般,杨羽不经咽了口水,卷缩了下身子。
  突然,灯闪了一下灭了。
  我列了个去,灵堂里一下子完全漆黑下来。杨羽被吓了一跳,心道不是吧,这时候没电?没这么邪门吧。
  杨羽呼吸一下子紧凑起来,在这种地方,又黑又安静,自己还一个人,却守着灵堂,还是有些恐怖,何况杨羽跟小星也没那么熟悉。
  “小星,杨老师是不对,可没害你啊!”杨羽胆子再大,也突然害怕起来,自言自语的在漆黑中对着那尸首说着。
  在寂静的灵堂里,杨羽听到一丝嘶嘶的声音。顿时,氛围更加恐怖了。谁?是小星的妈妈吗?杨羽心里想着,可那嘶嘶声显然不是脚步声。

  日期:2018-01-0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