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空中玩出新花样——机震》
第286节

作者: 夏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寒旭摇头:“喝过了。”
  龙彻:“我去阿羿那边。”

  说着,他转身走了。
  两名相识的人过来,与寒旭碰杯。
  “谢谢二位,最近在戒酒……”
  “怎么?真的不喝?寒总不是要封山育林吧?”

  一名中年男子调侃道。
  闻言,龙彻的脚步顿了下,接着,他听到寒旭道:“是啊,我太太很喜欢孩子,最近三申五令不许我喝酒,要不然晚上回去就惨了……”
  “哈哈哈,了解了解,怀个聪明健康的宝宝最重要,戒得好……”
  聪明健康的宝宝?

  龙彻的脚步未停,可他的思维却飘远了……
  “阿彻,听说生孩子好疼呀,我们以后不生孩子好不好?”
  “真的这么怕疼,那就不生了,领养一个也一样的。”
  “好呀,我要领养一个十八岁的儿子。”
  “你才多大,要个十八岁的儿子?”
  “要是你对不起我,我就拿来当备胎呀!”
  “哼,那我也要领养一个十八岁的女儿……”
  “哇,你敢,你敢,你敢……阿彻,你坏透了……”
  听说,一个女人愿意给一个男人生孩子,是女人最爱男人的表现,愿意把一生都交付给那个男人。
  他的楚楚那么怕疼,现在竟然愿意为了另一个男人生孩子……
  他的心脏,像是有只手紧紧地揪着,疼得他眼眶湿润。
  “十三叔,怎么一个人过来?”
  龙羿迎了上来。
  他脸上带着笑,“那还要带谁来?”

  “我介绍一下,这是小溪的哥哥云飞扬。”龙羿为他们介绍,“这是我十三叔龙彻……”
  —
  晚上八点,由龙羿与云锦溪开舞,晚宴正式开始。
  之后就是今晚压轴的慈善拍卖。
  第一件拍卖品是云锦溪提供的一整套红宝石首饰,包括项链、耳环戒指,起拍价一千万。
  秦正阳举拍一千一百万。
  龙羿本来没有没想争的,但看到是秦正阳竟拍,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
  于是,他们两个轮着举拍,价格一路飙到五千万。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
  云锦溪看了眼龙羿,又看了一眼那边的秦正阳,不打算理会他们两个了。
  反正钱都是拿出来善事的,让他们争吧。
  两位少爷不会少这几千万花的,随便吧。
  最后,自然是龙羿拿下了了,自己老婆的首饰,怎么可能让它落到秦正阳手里?
  秦正阳玩味地扬了扬唇,似乎在跟他说‘恭喜’,龙羿懒得理会他。
  第一件拍卖品是钟楚楚提供的,一条订制的钻石项链。
  起拍价是二百万,但是才第一拍,就有人直接出价一千万。
  是龙彻。

  钟楚楚沉默不言,但是她的手按着寒旭的,不许他动。
  最后,龙彻自然是如愿意如偿地拍到了那条项链,不过,在拍完那条项链后他就提前离开了。
  —
  夜晚十点,整座城市流淌在五光十色的夜色中。
  线条流畅的车子快速地穿过夜色,往滨海大道而去。
  不知开了多久,最后终于在安静的海边停了下来。
  车里的男人降下一边车窗,看着远处的流光静静地点上一根烟,扔下打火机的同时打开车载收音机——
  还是听惯的那个调频,那个时间段的那个节目——‘旧歌旧情怀’
  听到的自然是旧歌。
  当舒缓又伤感的前奏响起来时,他便知道是楚楚第一次学的那英文歌。
  是当时某部非常红火的港剧的插曲,当时她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追剧,最喜欢的就是剧中那个叫霍希贤的女子——
  她总是说那个女子有多美好,多善良,她对爱情的执着与不顾一切又有多让人心疼……
  可是,剧中那爱得那么刻骨铭心的女子,最终却没能与那个男人在一起……

  Ishouldhaveknownallalong我早该知道
  therewassomethingwrong我们之间,裂痕在蔓延
  Ijustneverreadbetweenthelines可我竟从未体会到你真实的心情
  ThenIwokeuponeday忽然某天醒来
  andfoundyouonyourway却发现你已远去
  在熟悉的音乐声中,他的思绪转啊转,似乎回到他们分手前的那个晚上……
  那天,她打了个电话给一个多月没有回来的他,说有话跟他说,让他回来吃饭。
  他回来了。
  桌上都是他爱吃的菜,还有他最爱喝的汤……
  他装饭,她装汤。
  却没人先动筷。

  “不吃吗?”他问。
  “吃啊。”她答。
  可最终还是没有人先动手,气氛沉闷而压抑……
  最终,她握紧了手中的汤勺,开口——
  “阿彻,我们还能过下去吗?”
  “你说呢?”
  同样的问题,她问了三次,他回了三次一样的答案。

  她忽然轻轻地笑了,抬眼看他,眼底水光闪烁,“这汤我熬了一个下午,冷了就不好喝了……”
  “好。”他应声,开始喝汤,喝第一口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只是一下,然后喝光了,她又继续给他装满,他再喝……
  再装,再喝……
  喝到最后,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他开眼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
  “楚楚呢……”

  他的床边,是蒋子玉。
  可他问的第一句话,是楚楚。
  “她都要置你于死地了,你还想着她?你疯了!”
  “我不是没死吗?”
  “要不是我过去及时,你觉得你还能开眼见到我?整整两瓶安眠药啊,她怎么下得手?你怎么这么蠢?”
  WhatcanIdotomakeituptoyou我该怎么做才能回到从前
  Buttellmeifthere sawaytobringyoubackhometostay告诉我如何才能让你再次回到我的身边
  WellI dpromisesanythingtoyou我愿意作出任何承诺
  I vebeenwalkin aroundwithmyheadhangingdown垂头丧气,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的我
  Wondrin whatI mgonnado不知该去向何方
  Causewhenyouwalkedoutthatdoor只因当你走出那扇门时
  IknewIneededyoumoreThantotakeachanceonlosingyou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的需要你
  WhatcanIdotomakeituptoyou我该如何去做,你才肯回过头来看我

  舒缓的音乐收了尾,他却在回忆里走不出来。
  他是有多蠢呢?明明知道那碗汤是那么苦,还是坚持喝下去了,她装一碗,他就喝一碗……
  可是,为什么他可以义无反顾地喝下她给他下了药的汤,却始终没能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呢?
  她问他,“我们还能过下去吗?”
  只要他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他的楚楚怎么可能会绝望地离开呢?
  无止境的争吵,冷战,她都没有离开他。

  她一直等到绝望,他还是将问题推还给她,让她自己做决定,是继续还是结束……
  是他亲手切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可能……
  是他害怕自己再也给不了她想要的,因为她爱的那个纯净的阿彻早已脏得连他自己都嫌弃……
  这些年来,他想过无数次,要是那时,他真的再也开不了眼了,或许现在就不会这样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