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0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这件事操作起来有难度,你和华辰星也都不是很聪明的人。所以一时之间想不到一个万全之策,因为本身你们自己是不能露面的。不可能直接用我来威胁华辰风,你们在想着要如何利用好我,又不暴露自己。就在你们两个笨蛋还没有想好的时候,华辰风已经将我救出来了,是不是这样?”
  从陈若新沉默的样子来看,我肯定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华辰星确实是个废物,只想攀高位,一点手段都没有!我从没见过这么无能的男人!”陈若新恨恨地说。
  “好,这件事清楚了。那我坐牢的事呢,华耀辉受伤昏迷,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陈若新第一时间就否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太大,她不敢承认,还是这事本身就真的不是她做的,所以她不肯背锅。
  “那是谁做的?你敢说我坐牢的事,和你无关?”
  “你坐牢的时候,我是委托几个朋友关照了你一下,但华耀辉被袭击的事,确实我不知情。”
  “你让我朋友关照我的意思,就是各种为难我吧?”我问。
  “我只是让他们关照,至于他们到底是如何关照的,我就不知道了。这都那家去的事了,就不要再去算旧帐了吧,华辰星这么重要的事我都告诉你了,你还要怎样?”
  这时已经到了城郊,我将车开进一条通往乡村的小路。陈若新有些紧张起来,问我到底要干什么。
  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我只是心里恨。我一但回忆起我被那些村民羞辱的过程,我就恨死了陈若新,现在还加一个华辰星。
  到了一处菜田,那里比较宽,我将车停下。然后下了车。
  “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能不能把那视频给删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好吧?以后我不和你作对,你也不要招惹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行不行?”
  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把陈若新杀了,更不可能把她交给警方,告她唆使别人绑架我,因为根本就没有证据。
  但心里的愤恨实在难平。岂能这样就算了?我就白受苦了?白让他们给欺负了?

  然后我看到了菜田旁边有一个粪坑,心想陈若新这样的官家大小姐,一定没接触过这样的环境吧?
  我走过去,示意陈若新过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都已经把真相对你说清楚了,你还要怎样?你要找找那个华辰星去。把你绑了,就是他的主意。”
  “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陈若新很不情愿地走了过来,闻到粪坑里气味,嫌弃地伸手捂着了鼻子。“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不嫌脏吗?”
  我指着粪坑,“你嫌脏?你和华辰星,就像这粪坑里的污秽物一样的不堪。偏偏你们还都有显赫的身份和光鲜的外表。我要你做一件事,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华辰风,告诉他当初绑架我的就是你和华辰星。”
  陈若新并没有马上答应,“你自己告诉他不就完了,为什么还要我来打电话?反正他对我也一直反感,你告诉他也没有关系。”
  “不,你现在就打,你亲口告诉他。”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要让华辰风知道真相,还是想让提醒她防范华辰星?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他?感觉完全理不清。
  在我逼迫之下,陈若新终于答应打电话告诉华辰风真相。我要求她要开免提,让我听到华辰风说什么。
  结果陈若新打了两次电话,华辰风也没有接听。
  “你打他电话他不肯接听,这可就怪不了我。他现在可是集团主席,目空一切,哪里还会把我放在眼里?”
  我冷冷怼她,“以前他不是集团主席的时候,也没把你放在眼里。你继续打,打到他接听为止。”
  陈若一脸的不高兴,但还是继续打了。打到第五遍的时候,华辰风终于接听电话,语气非常的不耐烦,“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陈若新没好气地质问。虽然知道华辰风没把她放在眼里,但她大小姐的脾气还时随时收敛不住。
  “我在忙,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华辰风冷冷地说。
  “我打给你,就是想告诉你,上次姚淇淇被绑架的事,是华辰星让我找人帮他做的,这就是真相。”
  “你说什么?”华辰风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毕竟他也想不到陈若新会突然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这些事。

  “我说的还不清楚吗,你大哥让我帮助他绑架了姚淇淇,不过你也不要想着报警,因为这件事的所有证据都已经处理干净了,你报警也没用。”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华辰风冷声问。
  我冲陈若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出我就在这里。
  “没有什么,你就当我良心不安,所以告诉了你实情吧。”陈若新说。
  “姚淇淇是不是在你旁边?是不是她逼你告诉我的?”华辰风突然问。

  这就很厉害了。他是怎么猜出来的?但我还是冲陈若新摇头,示意她千万不能透露我就在旁边的事实。
  “没有,我和姚淇淇一向不和,你觉得我会和她在一起吗?好了,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你继续忙吧。”
  “你等等,以你的个性。你不会主动告诉我这些,你现在说这些,一定是另有原因。你告诉我,是不是姚淇淇让你说的?”华辰风却坚持自己的判断。
  “我没见过那个女人,你爱信不信。”陈若新挂了电话。

  她刚一把电话挂了,我就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电话,然后扔到了粪坑里。
  “你干什么?你神经病啊,你让我打电话我也打了,你扔我电话干嘛,你他妈……”
  陈若新还没有骂完,我趁他情绪激动毫无防备的时候,用力一推,将她推进了粪坑里。
  她完全没有防备,一下陷进了粪坑,那坑竟然齐腰深,而且浓度很高,站里面好像是迈不了脚步。一身顶级名牌的官家大小姐深陷在一个污秽的粪坑里,让人感觉非常的畅快。
  任你背景如何显赫,人脉如何宽广,也都有让你无能为力的时候!
  “陈若新你个贱人!你竟然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哇……”陈若新恶心得大吐起来。
  “你才是贱人!我没有招惹你,你却处处要与我为难。让你也尝尝农家肥的味道!你慢慢玩吧,我就不陪你了!下次你再敢为难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我迅速回到车上,迅速开车离开。
  刚开了几百米,华辰风的电话就过来了。我没有接听,不想接。

  然而他一直在打,最好我挺不过,只好接了。
  他在电话里问我在哪儿,我说我在逛街。
  “逛街?你和谁在一起逛街?”
  “这就不用向你汇报了吧?你有什么事吗?”

  “刚才陈若新给我打了一个奇怪的电话,我想问问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我一向不和她往来的。没事我挂了。”
  “你就这么不耐烦么?你是不是和吕剑南在一起?那个人那么坏那么恶心,你就非要和他纠缠在一起吗?我的话你是完全听不进去是不是?”华辰风有些火了。
  “好了,没事我就挂了。”我挂断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