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5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建波愁眉苦脸道:“那你打算要多少才肯出来呢?”
  李牧野道:“你刚才都已经把价钱开好了,就两千万吧,你给我两千万,我就放了这仨,咱们一拍两散,我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小野哥是回来找记忆的,并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
  陆建波咧嘴骂道:“李牧野,你是真牛逼啊,脑袋都进水了,还他吗欺负老子,行吧,两千万就两千万。”说罢,掏出个支票本来打算填数字。

  李牧野摆手道:“别拿支票糊弄我,这东西随时能取消。”
  陆建波一下子傻眼了,道:“那你是什么意思?让我把两千万现金给你运到这儿来,然后你再扛回家去?”
  李牧野反问道:“怎么?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陆建波气的抓狂,道:“你他吗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两千万现金有六百多斤,别说我一时半刻凑不出来,就算给你凑来了,也能摆半个屋子,你觉着在这地方弄那么大场面合适吗?”
  “是不太合适。”李牧野起身来到门口,劝道:“老陆,你别这么激动嘛,我就是最近脑子有点乱,有些概念性的东西真的想不来了,说的不对你就当笑话听好了,但你也别害怕,道理我还是要讲的。”

  陆建波道:“你个瓜娃子要是还记得老子是谁,就应该知道老子不会差你这点钱。”这货急的连家乡话都蹦出来了。
  李牧野歪头想了想,道:“理论上讲,我之前既然能随便欺负你,就说明我也不应该差这点钱,要不咱们换个条件吧。”
  陆建波不由大怒,气的几乎要晕厥过去,他最怕就是李牧野节外生枝,比较起来,钱其实最容易解决的。连忙叫道:“两千万就两千万,我现在就派人从省城各大行筹钱给你送到这里来。”
  李牧野道:“别,我看还是算了吧,等你把钱弄来了,王红叶估计也找到这儿了。”又道:“老陆,要不然咱们这么办吧,钱我不要那么多了,你帮我个忙,别把我的事情说出去,然后这几天你陪陪我,免得我又闹出什么笑话,等我完全能自理了的时候,咱们之间这点事儿就算过去了,你看成不成?”

  陆建波思忖了片刻,然后一脸悲愤的点头:“李牧野,你他吗也太欺负人了......”
  后半夜两点钟,小野哥从噩梦中醒来就睡不着了。梦见娜娜了,她多年前出国后就下落不明,在梦里,李牧野看到她出了车祸流了很多血,眼看着奄奄一息,当时急的恨不得用自己去代替她。以至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已泪流满面。
  灯光亮起,看到陆建波打着地铺睡在床下,过去将他踢醒,道:“老陆,醒醒吧,别睡了,起来陪我说会话。”
  陆建波揉着惺忪的睡眼,一下子还没搞清楚状况,坐起身环顾左右,忽然发现自己睡在地毯上,随即才醒过味儿来,打了个哈欠,不满的:“你他吗大半夜不睡觉,又要闹什么鬼?”
  李牧野道:“我头疼,睡不着了,你去给我整杯酒,咱俩聊聊。”
  “你是病人,不是我祖宗,不打听打听去,我陆建波这辈子伺候过......哎,我去,我去还不行吗?”陆建波迅速起身,捂着腰,咬牙切齿道:“傻逼,你也就剩下这点打人的能耐了。”

  酒来了,满满一大瓶子,这货顺便还拿了一大袋子牛肉干。
  李牧野盘坐在地毯上,看着哈欠眼泪的陆总,道:“你这精气神真不怎么足,就你这身板没人坑你,也干不成多大事业。”
  陆建波没好气的:“你龟儿子让老子睡足了自然就精神了。”
  李牧野道:“你是不是以为白天那件事过去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陆建波打了个激灵,立即强打精神坐起来,赔了个笑脸,道:“我哪敢啊,我这老命攥在你手里呢。”
  “你心里头有数就好。”李牧野道:“我他吗得的是失忆,不是真成了傻逼,你要是敢跟我耍滑头玩花样,老子随时随地都能捏死你。”
  陆建波一脸苦相,自己给自己来了个耳光,哀求道:“我刚才就是睡糊涂了,一下子没回过神来,忘记了自己身上的毛病,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子能撑船,千万别跟我计较。”

  白天的时候李牧野虽然答应他和平解决了那点纷争,但条件却是要吃住受用他一些时日。小野哥虽然失忆了,但有些融入骨髓的东西却还没丢,比如控制人的本事。这姓陆的是典型的怕死小人,想让他心甘情愿接受摆布是不可能的,对待这种人就得用点特殊手段。于是就用截脉的手法伤了他的手太阳经,让这厮左手腕上结了个疙瘩,警告他说,只要这疙瘩走到心脏,他的老命也就到头了,世间懂得化解之法的只有小野哥自己。

  在以前,小野哥只会打穴截脉的伤人杀人的手法,这次清醒以后,忽然发现自己在力道掌控和对人体了解方面都提了一个档次,像这样截断他的经络气脉流通之术,已可以轻易施展出来。
  陆建波这货也算有些见识,知道这世上有这么一群人是懂得一些特殊手段的,只是没想到李牧野也是这类人。眼见手腕莫名鼓起个包来,顿时对小野哥高山仰止,深信不疑。
  李牧野从梦中惊醒,忽然来了聊天的兴致,想起许多问题打算像陆建波请教。
  现在的李牧野就像一个掌握了极高生存技能的少年,记忆是需要不断挖掘的宝库,新的经历和感悟同样在促进小野哥进化。从十二月中旬在雅库茨克出发,一路南行,走了一个多月才回到煤城。这当中经历了许多事,对唤醒回忆没有多大帮助,却让苏醒后的李牧野对世界对人生有了许多新的认识。
  他身上没钱,也没想过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好像野人似的走在荒野中,只偶尔才会跟人打交道。
  在远东的涅林格,他曾经得到一户华裔垦荒粮农的热情招待,一对陌生的夫妇像对待儿子一样关心照顾了李牧野三天,甚至还邀请李牧野跟他们一起踏上回家过年的列车,可是就在他们准备回家过年的礼物时,遭遇了一伙当地俄罗斯族青年的抢劫,夫妇两个双双死掉了。
  李牧野事后得知,找到那些光头党青年,为夫妇两个报了仇。也为此遭到了俄罗斯警方,甚至当地俄罗斯族猎人的通缉和追捕。尽管凭着超卓的身后和敏锐的感知力躲过了追捕,其中的惊险过程却绝非寥寥数语可以概括。

  这段经历让小野哥意识到,李中华有些话说的是对的。
  一个人应该去追求更强的实力,一个家,一个国同样如此。这世上并不存在真正的自由和逍遥,实力越强的人就拥有越多选择的余地,但是即便是世间最强的人,也不可能依靠一个人的力量为所欲为。人是依靠团队存在的,而团队则必定依附于国家民族这个大团队。
  日期:2018-06-1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