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15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我收了你的钱,易主持真的生了气,放小鬼去我家,我这日子还过不过啊?”出租车司机笑呵呵地把钱给刘兰花塞了回来。

  易八这家伙,还真是个好人。这朋友,确实值得交。
  刘兰花的家,就两间土墙房子。大概是因为家里没有男人的缘故,房顶的瓦片已经裂开好一些了,稀牙露缝的,都能透光进来了,也没有换。
  屋里面,除了一张破桌子,两把烂椅子,一块搭在破石头上面的床板之外,什么家当都没有。
  穷的人家我也是见过的,但穷成刘兰花家这样的,我真还是第一次见。
  “没个男人,家没有家的样子,让二位高人见笑了。”刘兰花见我和易八不约而同地在打量她家这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这么一句。
  “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你啊?”易八问刘兰花。
  “文忠在大半个月前找过我,说是想出五万块钱,把我家这房子给买了,但我没卖给他。”刘兰花说。
  就刘兰花这破房子,能值得到五万块?
  “为什么不卖给他啊?你要是卖了,拿着那五万块,重新找个地儿修两间房,绝对有多的啊?”我有些疑惑地问。
  “这房子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不能卖。再则,那文忠买去也不是干什么好事,他是想把这房子推了,将他爹文顺福的坟迁到这里来。”刘兰花说。
  迁坟到刘兰花家这里来,这事儿有些让人奇怪啊!
  “你是怎么看的?”我问易八。

  “龙甲艮峰向朝乾,水放丁方出状元。”易八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解释道:“在进门之前,我便看了这宅子的风水。若是作为阳宅,将受三世之苦,然后有状元出;若当阴宅,只要先人一入穴,一年之内,保管有后世子孙平步青云。”
  “文忠有个儿子,名叫文非凡,在县里当官,不过好像不管事,是个闲职。”刘兰花恍然大悟地说。
  “你们家在这宅子里受苦受了几代了?”易八问。
  “我妈那代就过得很苦,她临终之前跟我说,咱们家招女婿,都得招倒插门的,不管是再穷再苦,都不能搬离这宅子。”刘兰花老老实实地对着易八答道。

  “从你妈开始,到吴小鹿她妈那一代,整好是三代。你家这风水,不是天然形成的,是人为布置的。天造那是机缘,人设则为逆天。”易八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此强改天命之局,已至第四世,化是化不了的了,只能听天由命。”
  “我不要我家小鹿当什么状元,只要她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好。”刘兰花看向了易八,说:“要不我把这宅子卖给文忠,只要小鹿没事儿,对不起祖宗就对不起祖宗吧!”
  “要你祖上像你这般没有贪念,你家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易八摇了摇头,说:“你若是把宅子卖给了文忠,吴小鹿的结局只会有一个,那便是死。”。
  日期:2018-06-09 14:12:00
  “易主持,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刘兰花说着,又要给易八跪下。
  “别啊!你要是敢跪,我就真不帮你们了。”易八扶住了刘兰花,然后说道:“先把今晚这关过了来吧!只要这龙甲局还在,来找你们麻烦的人,是不会断线的。”
  “什么时候这龙甲局才能破啊?”刘兰花问。
  “现在已经没有科举这一说了,论得上考状元的,也就是高考了。要吴小鹿能活到那时,她高考肯定是会考一个好成绩的,成为封阳县的高考状元,也不是没有可能。”易八说。
  封阳县虽然只是个小县城,但小县城里的孩子学习刻苦,因此每年高考,都有好几个能考上清华北大的。要吴小鹿真能成为封阳县的高考状元,清华北大那绝对是没跑的。
  “我家小鹿要真能考上高考状元?这辈子就算是再苦再累,那也是值得的。”刘兰花说。
  “再好的风水局,也得自身努力才行。若是懒着什么都不做,龙甲局再有效,你们一家几代人做出的牺牲再多,那都是没用的。”易八说。
  “我明白,我家小鹿是个乖孩子,会努力的。”刘兰花赶紧接过了话,替吴小鹿做起了保证。
  “这龙甲局,虽然有违天道,但你家几代人,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按天道伦常,付出了代价,那是应该享受其带来的福报的。文忠买你家这宅子,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点,想用区区五万块,就把你家攒了三代的福报给窃了。”

  日期:2018-06-09 14:32:00
  易八顿了顿,然后问道:“那文忠在村里吗?我得去会会他。”
  “在。”刘兰花点了下头,说:“我这就带你们去他家。”
  在上西村,文忠家算是有钱的那种,他家住的是三层小洋楼,门前整了一个小花园,看上去跟城里的别墅,还真有些相似。
  “水曲大朝官职重,水小湾环福寿长。”易八指了指花园里那假山下面的人造小溪,道:“文忠门前这风水局设的,就只能用一个字形容,那便是贪。不仅想做大官,还妄想福寿绵长。只可惜他家门前这风水局,仅仅只是个样子,没半点儿屁用。”
  “要是有用,他也不会去打刘兰花家的主意了。”我接过了话,道。
  “文忠家门口布的这风水局,应该是一个半吊子先生布的。他花五万块去找刘兰花买宅子,这事儿应该有高人插手。那宅子的龙甲局,没点儿本事的人是看不出来的。就算侥幸看出来了,没有真本事,那也是窃不了那龙甲局的福报的。”易八说。
  大门开了,一个头发花白,披着军大衣的男人走了出来。刘兰花告诉我们,走出来的这位,就是文忠。
  “大晚上的,鬼鬼祟祟在我家门口,你们这是要做贼吗?”文忠这人,一开口就是这么的不客气。
  “我们像是做贼的吗?”我回了文忠一句,然后说道:“来找你,是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文忠看向了刘兰花,问:“你是想通了,决定把宅子卖给我了?”
  “我家小鹿是不是你害的?”刘兰花指着文忠,对着他质问道。
  日期:2018-06-09 14:52:00

  “你家小鹿怎么了?出事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文忠假惺惺地来了这么一句,让刘兰花那刚燃起来的怒火,一下子就灭了下去。
  “我看你印堂发黑,是有大凶之兆啊!最近的你,是不是见过什么不该见的人啊?”易八知道我今天不能给男的看相,所以在那里跟文忠鬼扯了起来。
  “印堂发黑?我印堂亮着呢!你们若是来骗钱的,来错地儿了,赶紧走吧!”文忠一言不合,就开始逐客了。

  “我说你印堂发黑,那便是发了黑。印堂之黑,由心而生。心要是黑了,印堂自然会黑。窃别家几代人修来的福报,这良心,那可不是一般的黑啊!简直比黑煤炭还要黑!像这样黑的心,生到了印堂之上,绝对是家破人亡之兆啊!”
  易八说的这番话,有点儿敲山震虎的意思。
  “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文忠在那里装起了蒜。他在说这话时候,言语有些闪烁,显然是因为心虚。
  “听不听得懂不重要,只要心里明白,及时收手就是了。”易八掏出了他的那块破怀表,看了看时间,道:“现在才八点过一点儿,离晚上十一点,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若是有悔改之心,在时间上是来得及的。若是时间到了,该收的东西还没收回去,我就只能替你收了。”
  “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文忠在说完这句之后,直接就回了屋,还把大门给关上了。
  日期:2018-06-09 15:12:00
  “走吧!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也算是先礼后兵了。”易八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