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14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了没,要不我给你拿副碗筷?”我问。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韩尚书这脸皮,还真是挺厚的啊!难道他没听出来,我只是随口那么一问吗?
  我去拿了一副碗筷出来,递给了韩尚书,然后问:“你是要找我们说什么事儿啊?”
  “虽然同行是冤家,但你们像这样打价格战,对大家都是没好处的。白家那事儿,你们应当清楚,并不是轻轻松松就解决得了的。别说666块了,就算翻个一百倍,他们白家都不亏。白家在封阳县,又不是缺钱的主儿,给他们节约干什么?”韩尚书在吃了一块鱼肉之后,对着易八说道。
  “我收多少钱,是我的自由,需要你来干涉吗?”易八冷冷地回道。
  “在封阳县混,就得守封阳县的规矩,像你这样乱杀价,把市场给搞乱了,让别的同行怎么活?”韩尚书放下了筷子,说:“上一次的事儿,我念在你是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你要是再敢如此,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我请你吃烤鱼,你还威胁我,这有些太不地道了吧?”我说。
  “让我损失了好几万,才吃你一块烤鱼,算是便宜你了!”韩尚书站了起来,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胆敢有下次,是不会如此轻松的。”。
  日期:2018-06-09 12:32:00
  “专程跑来威胁我们,这韩尚书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啊!”我说。
  “他这叫先礼后兵,毕竟我跟他勉强也算得上是同行。在下黑手之前,警告一下,日后就算是玩起阴招来,在道义上,他也是站得住脚的。”易八喝了口酒,道。
  “阴事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封阳县里的业务,一年到头也没几件。干这一行的,开个单至少得吃大半年,像你这样杀价,确实容易遭同行的妒恨。”我说。
  “我是道士,咱们道家做事,是不求钱财的,需要的只是一份心意。事主给得少,我们也会尽心尽力;事主给得多,我们也不会拒绝。对于修道之人来说,钱财就是身外之物,没必要看那么重。”易八叹了一口气,而后道:“安清观本是响当当的百年老观,就是毁在了一个财字上面,我现在接了手,若还图那个财字,安清观是没法重振的。”

  “那你图的是什么?”我顺口问道。
  “道。”易八铿锵有力地对着我回道,然后反问我:“你继承了心生阁,图的是什么?”
  “帮心善之人避祸,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我老老实实地答道。
  半下午的时候,有个大妈提着一篮子土鸡蛋,带着一个小女孩来了心生阁。那大妈是上西村的,叫刘兰花。小女孩是她的外孙女,叫吴小鹿。
  刘兰花说最近几天,吴小鹿晚上老是做噩梦,感觉不对劲儿,她有些不放心,听说心生阁看相很厉害,所以就带了过来。

  日期:2018-06-09 12:52:00
  山根断而幼遭疾苦,颐额尖而老受迍邅。山根断说的是吴小鹿,颐额尖看的是刘兰花。
  今天我可以看女人,索性我就一起给她们婆孙俩看了,如此互相有个参照,看得会更加准确一些。
  从我的初断来看,这两婆孙,都正处苦命之时啊!
  “吴小鹿她爹妈呢?”我问。
  “一生出来,她妈就没了,她爹在打工的时候出了意外,也死了。我老伴在两年前生病死了,现在就我们两婆孙相依为命。小鹿要是再出点儿什么岔子,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刘兰花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里透出来的是满满的绝望。
  “小鹿的幼年是不好过,但熬过去,就苦尽甘来了。”我一边宽慰着刘兰花,一边仔仔细细地给小鹿相起了面。
  华盖黑色,必主卒灾。华盖位于福堂之间,黑气入侵,那是暴毙之兆啊!
  虽然我已经看出来了,但这绝不能给刘兰花说。
  吴小鹿华盖上的黑气,多半是阴魂之气。阴魂野鬼,最喜体弱多病之人。吴小鹿幼遭疾苦,华盖黑色,必是其命中死劫。这一劫,躲得过是生,倘若躲不过,那便是个死。
  “小鹿这一劫,与阴魂有关。我这就带你们去安清观,让易主持给小鹿瞧瞧。”我说。
  “安清观?那道观不是已经荒废多年了吗?里面还有道士啊?”上西村离凤阳县城并不算远,安清观的情况,刘兰花知道一些,倒也正常。
  日期:2018-06-09 13:12:00
  “以前是没有,不过这两天有了。那易主持,可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就连远近闻名的韩尚书,都得甘拜他之下。”为了打消刘兰花心中的芥蒂,我替易八那家伙吹了一吹。
  “我本是想去请韩大师看看的,但他要价太高,没有三五万不肯出手。易主持的本事比韩大师还大,他的要价,肯定不会便宜吧?”刘兰花怯生生地问。
  “易主持是道家之人,道家讲究的是一个道字,而不是钱财。只要你有诚心,那就够了。这篮子土鸡蛋,给他提过去,事儿肯定能办成。”我说。
  “可我这土鸡蛋是给你的啊!”刘兰花说。
  “我拿几个就是了,反正我也不喜欢吃蛋。”我从篮子里拿了几个鸡蛋出来,然后说:“剩下的咱们给易主持提去,让他帮小鹿看看。”

  “就几个不值钱的鸡蛋,易主持给看吗?”刘兰花还是有些担心。
  “给看的,你放心。”
  我关了心生阁的门,带着刘兰花和吴小鹿,朝着安清观去了。
  易八那家伙,上午不是说要打扫安清观吗?怎么这安清观看着,还是跟之前一样脏兮兮的啊!
  “初一哥,你怎么来了啊?”

  一看到我,易八就热情地给我打起了招呼。
  “有个忙,需要你帮一下。”我把吴小鹿的情况,跟易八大致讲了一下。
  易八用手指头,翻了翻吴小鹿的眼睛,然后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骂道:“是哪个生孩子没屁眼的龟孙子干的,对一个小女孩下这样毒的手?”
  “你是说,吴小鹿被阴魂骚扰,是有人做了手脚?”我问。
  日期:2018-06-09 13:32:00

  “白楚楚那才是骚扰,这是要害吴小鹿的命!还好今天找到了我,要再晚一天,吴小鹿的命肯定没了。”易八说。
  “易主持,你可要救救我家小鹿啊!”刘兰花一听易八这话,顿时就激动得跪在了地上,在那里给易八磕起了头。
  “快起来,不许磕!按年龄,我还得叫你一声阿姨呢!你给我磕头,那不是折我的寿吗?”易八一把将刘兰花扶了起来,然后说道:“等我准备一下,然后去你们家。今天晚上,我就把这事儿给了了。”
  易八进里屋,把他那印着八卦图案的青布口袋提了出来。他所有的家当,都在这口袋里。
  上西村离封阳县的距离虽然不远,但还是有十多公里。若是用走路,多少还是有点儿累人的。从安清观出来之后,易八招了辆出租车。
  下车的时候,刘兰花解开了裤腰带,从里面摸了一个小荷包出来。那里面装的,全都是一块两块的零钱。
  “车费我来给,你可别跟我抢啊!你要是敢给,我就不给你家小鹿看了。”易八说。
  “请你帮忙做事,钱都没给你,哪能让易主持你给车费啊?”刘兰花把手里捏着的那把零钱塞给了出租车司机,然后说:“把易主持给的钱退给他。”
  “你要敢收她的钱,我就放小鬼天天爬你家窗户。”易八这家伙,居然跟出租车司机来了这么一句。
  “大娘,你就别难为我了。
  日期:2018-06-09 13:52: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