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13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敢叫我娘们,给我滚下车去!”白梦婷生气了。我没看出来,她这生气是真的,还是装的。
  “婷婷,我错了,再也不叫你娘们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摆出了一副很真诚的样子,对着白梦婷道歉道。
  “要再敢有下次,我就用针线把你的臭嘴缝起来。”白梦婷说。
  跟白梦婷斗着嘴,很快便回到了封阳县。白梦婷虽然嘴上凶了些,但她心还是很好的,她开着Z4,把我送回了心生阁,然后才离开。
  卯时到了,又该卜卦了。

  阳卦!在连续四天阴卦之后,终于是卜到阳卦了。我这心里,一下子踏实了不少。
  “昨晚怎么样啊?”
  我刚一把心生阁的门打开,易八那家伙便来了。
  “托你的福,还行。”我把平安玉摘了下来,递给了易八,道:“昨晚遇到了鬼打墙,我把实话跟白梦婷说了,她不会再去那地方上坟了,这宝贝也就用不着了。”
  “鬼打墙?怎么可能?”易八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我,说道:“那是天煞之地,孤魂野鬼根本就不敢靠近,怎么可能有鬼打墙?除非,是有人动了手脚!”
  有人动手脚,难道是孔老汉?。
  日期:2018-06-09 10:52:00

  “你会破鬼打墙?”易八问我。
  “不会。”我接过了话,说:“在我和白梦婷被困之后,遇到了一个叫孔老汉的护林员,是他把我们带出来的。他还让我们不要再去那地方,说未来六天的坟,他找人去替我们上,我们只需要把上坟的东西放在马路边就是了。”
  “孔老汉值得信吗?”易八问。
  “从面相上看,应该是个好人。”我说。
  “这么说,那手脚不是他动的?”易八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白家这事,看来挺复杂的啊!”
  “你有什么打算?”我问。
  “该吃吃,该喝喝,事情来了就处理,没来咱两兄弟就吃喝玩乐,岂不逍遥自在。”易八大大咧咧地回道。
  “白楚楚能好吗?”我有些不踏实。
  “肯定能好啊!”易八有些无语地回了我一句,然后解释道:“白楚楚出这事,是对方给他们白家的一个教训,并没想着要跟他们白家拉爆。”
  “你怎么知道?”直觉告诉我,易八好像是知道一些内情。
  “猜的。”易八说。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在封阳县,而且还选择在安清观落脚?”我继续问道。
  “缘分。”我连续问的这两个问题,易八都没有老实回答。
  易八虽然嘴上跟我称兄道弟的,但我们毕竟还没有熟到任何秘密都可以共享的程度,因此他有所保留,是可以理解的。
  日期:2018-06-09 11:12:00

  “我那安清观得打扫一下,先去忙去了,等忙完了之后,我再来找你喝酒。”易八大概是觉得没有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刚才的那两个问题,有些尴尬,因此便找了个借口走了。
  门外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有一辆普拉多停在了心生阁的门口。
  开这车的,多半都是男人。今天我卜的是阳卦,是不能给男人算卦的,所以车虽然是停在了店门口,但这单生意,我多半还是做不成。
  车门开了,一个穿着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白体恤,扎着马尾辫的姑娘走了下来。
  那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姑娘那修长的大腿。白T恤虽然有些宽松,但还是遮不住那傲人的双峰。
  姑娘的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品的痕迹,透出来的,是一股子清澈的,自然的美。

  白梦婷的美,那是美得妖艳;而眼前的这位姑娘,那是美得清新。
  “听说心生阁看相很准?”那姑娘问我。
  “看相乃窥探天机,天机变化无常,准与不准,得看缘分。”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们相人,那也是不能打诳语的。
  “你师父呢?”那姑娘问。
  “驾鹤西去了。”我说。

  “本来想找你师父算一卦的,看来这是无缘了。”那姑娘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拉开了车门。
  白梦婷让我给她买999朵玫瑰,这姑娘开的是普拉多,肯定是个有钱的主儿,给她看个相,收她两三千,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
  日期:2018-06-09 11:32:00
  “平生财帛多兴废,不亏我用亦无余。”我故作高深地念了这么一句。
  “这话什么意思?”那姑娘问。
  “姑娘你不缺钱花,但也没有多余的积蓄。也就是说,姑娘你是一个有多少钱就花多少钱的人。”我第一眼是看的这姑娘的眉,她那眉是疏散眉,这样的女人,多半都是不缺钱的败家娘们。
  那姑娘把打开的车门关上了,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由此可见,我刚才说的那一句,是说对了的。
  “看来你还是有些本事的,既然来都已经来了,那就给我看看呗!”那姑娘说。
  “请问姑娘尊姓大名?”我问。
  “看相需要问名字吗?”那姑娘反问道。
  “不需要,但我好奇,想问一下,不可以吗?”我实话实说道。
  “宋惜。”那姑娘说。
  “想看什么?”我将宋惜上下打量了一番,问。

  “你是相人,我想看什么,你自己看啊!”从宋惜这语气来看,似乎这丫头,是故意在刁难我啊!
  “形貌虽然好十分,好心不正定沉沦。”
  在盯着宋惜看了一会儿之后,通过相脸之术,我基本上是看出她的来意了,因此便点了这么一句。
  “此话怎讲?”宋惜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些惊色。
  “明人不用细说,响鼓不用重锤。”我故作高深地回道。
  宋惜拿出了错她的钱包,从里面抽了一小叠百元大钞出来,递给了我。
  日期:2018-06-09 11:52:00
  “谢谢!过些日子,我会再来找你的。”

  宋惜开着她那辆普拉多离开了,我则拿着那一小叠百元大钞数了起来。一千八,我就只说了那么两句,宋惜就给了我一千八?这价格,虽然不能说是一字千金,但一句千金绝对是称得上的啊!
  “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就有生意了?”普拉多刚一开出街口,易八那家伙便来了。
  “是啊!”我点了点头,然后说:“赚了一千八,我请你吃午饭吧!”
  “刚才那辆车上有一个细节,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易八压低了声音,很小声地对着我说道。
  “什么细节?”我问。
  “那车的后挡风玻璃上贴着一道符。”易八嘿嘿笑了笑,说:“要她有那方面的需求,这业务你可得介绍给我啊!”
  正常的人,是不会在车上贴符的,宋惜贴道符在车上,这肯定跟阴事有关啊!

  “没问题。”我点了点头,说。
  我去街尾的店里点了一条烤鱼,打包回了心生阁,又去旁边的小超市买了几罐冰啤酒,和易八在那里边吃边喝了起来。
  “初一哥,我是真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哥。有些事情,我不是不愿意跟你说,而是不能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几杯酒下肚,易八便借着酒劲儿,把这话给说了出来。
  “我这做相人的规矩都多,你们干道士的,规矩自然更多啊!捉鬼除邪我不会,看人这方面,我还是有把握的。”
  日期:2018-06-09 12:12:00
  我说。
  “两位,正吃着呢?”
  一个穿着白色长衫,拿着羽扇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这位不就是白家请的那阴阳师韩尚书吗?他跑到我这心生阁来干什么啊?
  “你要是来看相的,今日不巧,我不能给男人看,改天再来吧!”我说。
  “我不是来看相的,而是来跟二位说点儿事的。”韩尚书倒也自觉,我都没请他坐,他便自己搬了一根小板凳过来,坐在了桌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