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10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清明和春节期间,封阳县附近的这些山上,都有护林员巡逻,阻止大家上坟的时候烧纸焚香。但在平时,一般是见不到护林员的。
  “大晚上的,你们俩跑到这里来是要干吗啊?”那护林员对着车里的我和白梦婷问道。

  “不干什么啊!”白梦婷盯着那护林员的红袖标看了一眼,淡淡地回道。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把这么好的车开到这里来,你们俩是不是想做那羞人的事儿?”护林员打量了白梦婷一番,在看到她的裙子很短之后,来了这么一句。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白梦婷毕竟是个女孩子,护林员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她必须得生气啊!
  “武清山附近,这段时间可不太平。你们要干什么,我确实管不着。你们年轻人思想开放,喜欢刺激,我可以理解。但我还是好心提醒你们一句,最好换个地方,离武清山越远越好。要不然,刺激过了头,整出点儿什么事来,疯了傻了事小,要连小命都丢了,那可就不划算了。”
  今天用阴阳钱卜的还是阴卦,所以我是可以给男人看相的。
  眉是人伦紫气星,棱高疏淡秀兼清。一生名誉居人上,食禄荣家有政声。
  护林员的眉棱不仅高,而且还疏淡清秀。这样的人,可谓是人中翘楚,必然家中昌隆,且名声极好。就算不是大贵,那也该是大富啊?怎么会是一个小小的护林员呢?。

  日期:2018-06-08 13:27:45
  这个护林员,该不会是一个有身份的,隐居的高人吧?
  我不是那种攀权附贵之人,不过多结交几个厉害的人,总归是有好处的。人在走霉运的时候,总是需要贵人相助的嘛!
  “请问先生如何称呼啊?”我问那护林员。

  “我就一糟老头,哪里称得上先生二字?你叫我孔老汉就是了。”护林员嘿嘿笑着回道。
  “你说武清山这段时间不太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能简单跟我们说说吗?”我问。
  “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赶紧离开就对了。”孔老汉很直接地拒绝了我。
  我给白梦婷递了个眼神,她立马就会了我的意,然后踩下了油门,开着Z4往前去了。拐过一个弯之后,见孔老汉已经从视线里彻底消失了,白梦婷便把车给停了下来。
  从这里去昨晚埋的那坟那里,虽然比刚才那里要远一些,但也到得了。跟白梦婷一起,多走一会儿路,我是很乐意的。
  “把香烛纸钱拿上。”白梦婷给我下起了命令。
  “是我陪你去上坟,这些东西,理应该你拿啊!”我说。
  “你到底拿不拿?”白梦婷用那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我。
  “看在事成之后,你要让我好好舒服一下的份儿上,我拿!”

  虽然白梦婷之前已经答应了我,但我还是有必要再强化强化,不然她一会儿不认账,我不就什么都搞不成了吗?
  “你这脑子里,一天都想些什么啊?”白梦婷用她的手指头,在我的脑门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日期:2018-06-08 13:47:45
  “想你啊!”我理所当然地答道。
  白梦婷没有被我这句肺腑之言给感动,在我说完了这话之后,她直接回了我一个十分不屑的白眼,连话都懒得跟我多说一句。
  “山路不好走,要不要我牵着你啊!”作为男人,在这种事上,需要主动一些。我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就把手给伸了过去。
  哪知道,我这手还没碰到她的指尖,白梦婷便“啪”的一下给我打了过来。
  “咸猪手拿回去!”

  只顾着凶我的白梦婷,踩到了一块活动的石头上,那石头一滑,白梦婷顺势就要往地上摔。
  “哎哟!”
  在白梦婷发出这叫声的时候,我赶紧伸出了手,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这小蛮腰抱着,软绵绵的,很舒服。
  “都怪你!害我脚崴了,好痛。”白梦婷在我胸口上捶了好几拳,然后说道:“走不动了。”
  “没事儿,我背你。”
  刚才的那一下,白梦婷的脚,确实是被崴了的。但要说因此就走不动了,确实有些太过夸张。直觉告诉我,白梦婷是故意那么说的,她这是故意在给我占她便宜的机会。
  女孩子嘛,就算是想浪,那也得用含蓄的方式进行表达啊!这个我懂。
  白梦婷没有回话,既不拒绝,也不同意,这算是默认吗?
  我将身子半蹲了下来,扭过了头,对着她说道:“上来吧!”
  “手老实点儿啊!”白梦婷像看色狼一样看着我,说道:“你要是胆敢借机占我的便宜,我就把钱半仙从坟里挖出来,跟他告你的状。”
  日期:2018-06-08 14:08:00
  白梦婷趴到了我的背上,我虽然早就起了贼心,但在背起白梦婷之后,我一下子就没了贼胆。难道,我是真的喜欢上白梦婷了,并不只是喜欢上她?
  真正的喜欢,虽然到最后也会上,但那上是在水到渠成之后的事儿,而不是像约那什么那样,逮着机会就开上。
  “还以为你会不老实呢?原来你还是挺老实的一个人啊!”趴在我背上的白梦婷,笑呵呵地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嘴巴不老实的人,要真让你用实际行动,你就老实了。”

  “你算是在引诱我,还是在威逼我?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那什么了?我好歹也是个带把的,把你那什么了,我又不吃亏。”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了给白梦婷一点儿颜色瞧瞧,我拍了她屁股一下。
  “流氓!”白梦婷骂了我一句,然后用手在我的背上猛捶了起来。
  跟白梦婷打情骂俏的,山路走起来倒也轻松,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来到了昨晚埋的那坟那里。
  我把白梦婷放了下来,对着她说道:“上香烧纸钱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得你自己来。”
  “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白梦婷直愣愣地看着我,说。
  “你要干吗?”我是真没看懂白梦婷要干吗,所以赶紧将双手抱在了胸前,就好像她会非礼我一样。
  “地上这么脏,不用你那外套垫着,我怎么磕头上香啊?”白梦婷说。

  日期:2018-06-08 14:28:15
  “你要给这些孤魂野鬼磕头?”我有些吃惊的问。
  昨晚易八在交待的时候,只说烧纸焚香就够了,根本就没有提要磕头这事儿。
  “心诚一些,楚楚才能快些好。磕几个头又不是什么大事,又不会损失什么。”说这话的时候,白梦婷已经把手给伸了过来,强行将我的外套扒了,然后铺在了地上。
  “这可是我唯一一件穿得出门的外套。”我说。
  “回头给你买新的,真是小气。”
  白梦婷点了一炷香,然后虔诚地跪在了我那外套上面。
  磕头了,白梦婷真的开始磕头了。她穿的连衣裙那么短,一磕头,裙子自然就开始往上缩了啊!
  作为男人,在这样的美景面前,怎么能眨眼啊?站在白梦婷身后的我,眼睛都瞪直了。就在我以为那惹火的美景即将破裙而出的时候,我看到了安全裤。
  谁发明的安全裤啊?这玩意儿简直是阻挡人类文明的绊脚石。期待的美景,变成了一条安全裤,这玩意儿,说有多煞风景,就有多煞风景。
  白梦婷也是,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就是为了引人想入非非吗?穿条安全裤在里面,还有啥想头啊?
  “你怎么了?看上去是一副好失望的样子?”磕完了头,上完了香,烧完了纸钱的白梦婷,笑吟吟地问我。
  我敢肯定,她绝对知道我在笑什么。甚至我都怀疑,她刚才是故意的,故意勾引我,然后用安全裤这盆冷水给我泼下来,把我那欲火扑灭,让我憋着难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