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8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8 09:47:45
  阴风没了,我们赶紧跑了过去。
  “易八!易八!”我一边掐易八的人中,一边在那里喊他。
  “快给他做人工呼吸啊!”白梦婷对着我喊道。
  做人工呼吸?那不得嘴对嘴吗?虽然我跟易八是兄弟,但我不搞基啊?易八出现这种情况,是被阴魂上了身所致,给他做人工呼吸,往他体内输口阳气,确实是个办法。
  我咬了咬牙,然后把嘴给凑了过去。
  “你干吗?”

  易八突然睁开了眼,然后一把推开了我,说道:“我可不好这口,别乱来啊!我的初吻,是留给我未来的媳妇的。”
  “你以为我好这一口啊?要不是看你快嗝儿屁了,才强忍着恶心,准备给你输口阳气试一下,看能不能把你救回来。”我说。
  “我办事,有分寸。刚才要不是为了给你和嫂子创造个机会,我也不会误吸那口阴气。不过现在没事儿了,你们不用担心。”易八把地上的那张白纸拿了起来。
  那上面写着一个字,是易八被阴魂上身的时候写下的,不过那字歪歪扭扭的,就像是狗爬的一样,根本就认不出来是个什么字。

  “尸,这是尸字。”易八说。
  “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一个尸字的?”我问。
  “我自己写的,我还不认识吗?”易八接过了话,解释道:“我们道士写的字,就跟医生写的一样,除了自己,谁都认不出来。”。
  日期:2018-06-08 10:07:45

  “白家阴宅的问题,应该是出在尸骨上。”易八指了指坟头,说:“去年在包坟的时候,定是有人动了手脚,把那些孤魂野鬼的尸骨,混进了你家祖先的尸骨里。”
  “那怎么办?”白永长有些着急地问。
  “开坟,分尸。”易八的这个回答,听上去让人的背脊有些发凉啊!他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干吗把话说得这般惊悚啊?
  “现在开吗?”白永长问。

  “多拖一刻,就多一分麻烦。”易八接过了话,然后说道:“将坟里埋着的这位白家祖先的性命以及生辰八字给我。”
  “坟里埋着的是我爷爷,叫白德禄,庚子年五月初六未时三刻生。”白永长答道。
  易八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说:“白德禄是你爷爷,按其年纪算,庚子年应当是1900年,是鼠年。鼠避龙蛇,属蛇、属龙之人需回避。五月初六,为辛巳月丙午日。天干之辛属阴之金,地支之巳属阴之火,天干之丙属阳之火,地支之午属阳之火。开坟一共需要四人,分别是五行主金之女,五行主火之女,以及两位五行主火之男。此外,未时三刻乃羊外出吃草之时,故驱羊之虎亦需回避。”
  易八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白永才仍旧是一脸懵逼的。
  “要不我让在场的人,都把姓名和生辰八字报给你,你来选人。属龙、属蛇这个我倒是能整明白,但五行主金,五行主火什么的,我确实搞不太清楚。”
  日期:2018-06-08 10:27:45
  白永长很不好意思地对着易八说道。

  “行!”易八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以防在场的这几个人里面选不出来,最好多叫一些你们白家的子孙过来,开坟分尸,在场的子孙越多越好。还有就是,一个一个地问效率太低,到时候白老板你得让白家子孙把自己的名字和出生日期写给我,这样筛选起来会快一些。”
  “你刚才扯那一大堆,是不是为了装逼?”在白永长正忙着安排的时候,我拉过了易八,悄悄问了他一句。
  “白家可是封阳县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我要重振安清观,必须得借着这个机会,让白家的人,见识见识我的本事啊!要是白家都认可了我,县城里的人,还能不去我安清观上香吗?”易八在我面前,是不会有所保留的。
  一个道观,兴盛与否,主要就是看香火。一般来说,达官显贵去得多的道观,普通人自然也会跟着去。所以易八的这个策略,对于重振安清观来说,是对的。
  易八这家伙,还真是个有谋略之人。

  白家是封阳县的大家族,三亲六戚的加起来有上百号人。白永才作为白家的一家之主,在号召力这方面,自然是没问题的啊!他一发出通知,只要是人在封阳县的白家子孙,全都来了。
  易八从白家子孙中挑出了两男两女,让他们拿上了锄头、铲子什么的,然后开始挖坟。
  日期:2018-06-08 10:47:45
  白德禄这坟虽然包过,但是用泥巴包的,就是一个大土堆。这样的坟挖起来,那是相当容易的。
  在易八的指挥下,那四个白家子孙,很快便把白德禄的棺材挖了出来。

  那棺材看上去,有些新。白永长说,去年在包坟的时候,因为里面的棺材已经朽烂了,所以就换了一口新的。白德禄的尸骨,是用红布裹着,放在这口新棺材里面的。
  “白德禄的尸骨,是你亲手装的吗?”易八问。
  “不是。”白永才摇了摇头,说:“是当时那先生装的。”
  “那先生叫什么?”我问。
  “他不让说他的名讳。”白永才有些为难地回道。
  “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里,不过那先生既然不让你说他的名讳,你最好还是听他的话。能做出这五煞之局的人,那是有让你们白家在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的能力的。在把事儿搞清楚之前,能不冒犯他,尽量还是不要去冒犯。”易八说。
  棺材已经被抬出来了,不过在棺材盖和棺材身的缝隙处,贴了一道符。

  “这符是那先生贴的?”易八问。
  “嗯!”白永长点了下头。
  “棺材上面贴引魂符,这不是故意在招孤魂野鬼吗?”易八看向了白永长,然后说道:“如果你没有说谎,接近那位先生,对你们白家是不利的。”
  白永长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吃惊之色。
  日期:2018-06-08 11:07:45
  从他那眼神来看,对于易八说的这话,他似乎不太相信。
  “你们白家能有今日,是不是跟那先生有关?”我问。

  白家是在最近这十多年,才顺风顺水,有了这么大家业的。在那之前,白家就只是租了一个小门面,做点儿小生意,日子勉强能过下去。我在封阳县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些事还是知道的。
  “是有些关系。”白永才的这个回答,有些含糊其辞,像是在回避什么。
  易八拿起了毛笔,用笔尖沾了一些朱砂,在那符上画了起来。在他画了那么几笔之后,那道符慢慢地变黑了,还冒起了青烟,最后燃了起来。
  “符已破,可以开棺了。”易八说。

  那四个白家子孙,分别站在了棺材的四个角上,一起用力一抬,便把那棺材盖给抬了起来。
  棺材里面铺着一层金箔,上面还撒了一些纸钱,另外还贴着几道符。在正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块裹着的红布,那里面装的,就是白德禄的尸骨。
  “别的都不动,把那红布打开,将白德禄的尸骨分离出来,重新放回棺材里。至于别的那些尸骨,需要再做处置。”易八指挥着白家子孙,把那红布给打开了。
  红布里面包着的,全都是白骨,有不少都已经碎了。这些白骨看上去,那是差不多的,这怎么分辨得出来啊?
  “易主持,这怎么分啊?”白永才在看到那一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尸骨之后,一脸茫然地看向了易八。
  日期:2018-06-08 11:27:45

  “白德禄的骨头,没有缺吧?”易八问。
  “应该没有。”白永才这个回答,有些不确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