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若是在收詹青雪为徒这件事上保密的话,他又没办法享受给首富千金当师父的红利。
  似乎又到了要不要赌一把的时候,萧晋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支烟快抽完了,还没听到房间里有什么动静,他摇摇头,刚把烟蒂在垃圾桶上摁熄,走廊斜对面的一扇房门忽然被打开了。而那扇门里,正是他之前才进去过的、田新桐的房间。
  “萧晋?你在那里站着做什么?”女孩儿奇怪的问。
  “呃……”
  “萧、萧先生,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萧晋还没来得及想好该怎么回答,身后的门内就传出了詹青雪清脆又怯怯的声音,顿时让他一个脑袋有两个大。
  再看田新桐,果然在愣怔片刻之后,俏脸就变成了铁青,一把将他拨拉开,推门闯了进去。萧晋哭笑不得的拍拍额头,赶紧也跟了上去。
  此时詹青雪正依照萧晋的吩咐侧躺在床上,后背对着房门的方向。
  她瘦削的肩背、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小满月和修长笔直的双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又因为体温过高,房间内的暖气又很足,所以这会儿她的身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在窗外夕阳的照射下,泛出晶莹的光,显得特别可口,一看就能让人食欲大增。
  田新桐的俏脸慢慢就黑成了锅底,硕大的俩球剧烈起伏片刻,就猛地回过头,咬牙看着萧晋问:“对此,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詹青雪赶紧抬头,然后“啊”的一声轻叫,扯过被单遮住了自己,模样跟被捉奸在床的狐狸精没什么两样。
  萧晋头疼的捏捏鼻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简单的解释这件事,索性手一指这姑娘,说:“你惹出来的麻烦,你来摆平,搞不定我的妞儿,你的事儿就拉倒,明白吗?”

  说完,他扭头就干脆的出了屋,留下两个姑娘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再次点燃一支烟,他又开始琢磨詹青雪手机里的那个视频和明天考核的事情。
  说实话,以他的性子,自然是想要利用视频来让自己轻松获胜的,但视频里的内容涉及到了刘淑然,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一旦视频公开,刘青羊会非常气愤是肯定的,但气愤过后,刘淑然依旧还是他的血亲,萧晋这个徒弟的才华再怎么横溢,在亲疏远近上都不可能超得过。如此一来,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势必会成为他与萧晋师徒之间的隔阂。

  更何况,刘老头人不错,还没有正式拜师就搞得人家家庭不和,萧晋也有些于心不忍。
  唉,还是算了吧!刘淑然对那样的男人痴心不渝,迟早都会受到惩罚,小爷儿没必要去当那个恶人,明天堂堂正正的用医术击败晁玉山,至少也能让自己的收获更加的光明正大一些。
  心中刚刚下了这样的决定,身后的房门就被打开,田新桐低着头,声音闷闷的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萧晋弯腰瞅瞅,见女孩儿眼眶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不由诧异地问:“怎么了这是,那丫头欺负你了?”
  田新桐抿着唇摇头:“没什么,就是觉着小雪好可怜,你可要好好给她治病哦!”

  “小雪?”萧晋哑然失笑,“这才过去几分钟呀,你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么?”
  田新桐也笑了笑,拉着他进屋:“好啦!废话真多,赶紧过来给小雪看病。”
  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来得容易,去的也很随便,要不然也不会有“塑料姐妹情”这个说法了。
  萧晋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不再追问什么,摇摇头跟着进了屋。
  詹青雪已经由躺变成了坐,只是身上仍然裹着被单,眼圈同样也有些红,眼线都被冲花了。不知道是在向田新桐解释时感怀身世的酸楚,还是为了让说辞更加可信的演技,反正这会儿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像是刚刚宿醉醒来却发现已经失了身似的。
  “要不要再给你点时间平复下心情?”萧晋来到床边,似笑非笑的问。
  詹青雪瞥他一眼,说:“不用了,还是抓紧时间施针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感受一下寒冷的滋味儿是什么了。”
  “那你还不赶紧躺下?”萧晋捏起一枚银针,不客气地命令道,“把被单扯开,面对着我的方向侧卧。”
  詹青雪表情一僵,看看站在床尾的田新桐,就撅着嘴不情不愿的掀开被单,闭上眼侧躺在了萧晋的面前。

  因为身体一直都阴阳失衡的原因,詹青雪很瘦,天蓝色的灯罩下面可以隐约看到一排肋骨,自然欧派也就不会太大了,勉强B的样子。
  不过,她的身材比例还是不错的,加上腿足够长,如果去当模特,肯定会有非常不错的发展。
  以前在京城荒唐的时候,超模什么的,萧晋也玩过不少,最爱的还是内衣模特,毕竟时装模特都太瘦了,偶尔把玩一下美腿调剂调剂口味可以,但抱着睡觉什么的,他还是更喜欢梁玉香那种像棉花一样柔软的感觉。
  作为一个口味早就被养刁了的男人,面对此时半原始状态的詹青雪,他虽做不到像老僧入定那样视红粉为骷髅,但比起当初为董雅洁或贾雨娇治病时要淡定的多,更何况田新桐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自然没心思占便宜吃豆腐。

  当然,逆转人体经脉阴阳属性是个不小的工程,危险性相对于詹青雪本身的状态而言虽然不大,但难度系数很高,需要施针者拥有极高超的针法和对穴位气血的精准掌控,因此,他也实在没有什么闲心多去关注詹青雪的身子,算是差不多做到了“医者父母心”。
  这一次施针,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萧晋将最后一枚银针拔下来时,已是满头大汗,手指颤抖的竟是连将针插进银针包都做不到,刚想使些力气,眼前却一阵发黑,腿一软坐倒在地。
  “萧晋!”田新桐惊呼一声冲过来扶住他,关切地急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有些脱……脱力了……”萧晋低着头,气喘吁吁的说,“不用担心我,看看詹小姐,她现在怎……怎么样?”

  田新桐抬头向床上望去,却见詹青雪抱着双臂,身体也蜷缩成了团,泪流满面,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极度的愉悦。
  女孩儿吓坏了,用力抓着萧晋说:“小雪她、她在哭,而且看上去很难过的样……”
  “原来这就是冷的感觉啊!”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詹青雪颤声开口道,“好像许多的小针在刺一样,有点疼,但好舒服……”
  田新桐彻底傻了,看着用一脸做梦表情轻抚自己身体表面的詹青雪,怎么想都觉得她精神不正常。
  “萧、萧晋,到底怎么回事啊?治疗失败了吗?为什么小雪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