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6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梦婷给我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七点半的时候,我花了十块钱,找了辆三轮车,和易八一起去了武清山。
  “不是有出租车吗?为什么坐这破三轮啊?”易八问。
  去武清山有好几公里的路是机耕道,三轮车在上面开着,是有些颠簸。颠得我这胃里翻江倒海的,确实有些不舒服。
  日期:2018-06-07 16:01:15

  “出租车要三四十,这个只要十块钱。现在手头有些紧,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我说。
  “早说我请你啊!中午吃了腊猪蹄,我还剩了一百多块呢!你不是都算出我今晚会发笔横财吗?还在乎这三四十块?”易八说。
  “看相是窥天机,天机变化无常,看走眼是常有的事。”我解释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啊?怪不得大半年没生意?”易八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有就用,没有就不用,完全没必要看得那么紧嘛!你我都是凭本事吃饭的人,以你我的本事,就算是没钱的时候,随随便便出下手,也够活好些天了啊!”
  “怪不得你的道袍烂成了这样子,脏兮兮的像个叫花子,原来你下山之后,就是这样过日子的啊?”我问。
  “我是运气背,下山之后一单活儿都没接到,就把师父给的盘缠花光了,所以才如此窘迫的。今天晚上这一单,只要做成了,我定保你日后吃香的,喝辣的,不缺钱花。”易八大大咧咧地对着我说道。
  “你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啊?”我问。
  “下山已经好几个月了,师姐、师兄的音讯,那是一点儿都没有。道家讲究个缘分,强求是求不来的。遇上你,也是缘分。你看相,我处理阴事,咱们相互合作,把封阳县的生意全都给它垄断了,还用愁没钱花吗?”易八说。
  日期:2018-06-07 16:21:15
  在我们到白家阴宅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里等着了。在封阳县混了二十多年,白家的人,我虽然不能挨个叫出名字,但脸貌还是挂得住的。
  “你不是说请了个叫韩尚书的阴阳师吗?人呢?”我走到了白梦婷身边,很小声地问她。
  “约的是八点,这都八点一刻了,还没到,真是不守时!”白梦婷有些生气地埋怨道。
  “不守时便是不守信,不守信之人,不可靠。”易八接过了话,然后跟白梦婷毛遂自荐道:“既然那阴阳师没来,这活儿要不我来接吧!”
  “请问高人尊姓大名?”白梦婷她爹白永长面带微笑地对着易八问道。
  白永长虽然是老三,但却是白家的一家之主。上面有老大和老二,都能做白家这种大家族的主,足可见此人,是不简单的。
  今日卜的是阴卦,我当然是可以给男人看相的啊!不管是为了今晚这业务,还是为了日后我跟白梦婷之间的发展,白永长的相,我都必须得悄悄看上一看。
  天地之大,托日月以为光,日月为万物之鉴,眼乃为人一身之日月也。初识之人,一般的相人会看其脸,而有水准的相人,都会选择看其眼。
  相术之中,眼最难看,但却可窥眼观心。
  含神不露,灼然而有光。除了富贵之外,白永长还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刚才易八接的那句话,甚是唐突。
  日期:2018-06-07 16:41:15
  白永长非但不恼,反而还面露微笑待之,并称一副叫花子模样的他为高人,足可印证我之判断。
  “安清观主持易八。”
  这易八,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他就说叫易八也好啊?还加个安清观主持,封阳县的人,谁不知道安清观是个废弃道观,连路过的野狗都不往里面看一眼的啊?
  “安清观好啊!那可是个百年老观,是咱们封阳县的镇县之宝。只可惜这几十年来,一直没有道家高人入主,所以才落魄至此。易主持选择入主,定能将百废待兴的安清观重振,开观之日,若能有幸,我白永长定会去上炷头香。”
  白永长这话一说,我顿时就在心里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白家是做生意的,就刚才的这番话,白永长还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啊!

  在易八落魄之时,跟他说这么暖心的话,日后他发达了,白永长要有什么相求,他好意思不帮忙吗?就算易八不能成事,一直像这般落魄,白永长也就只是说了几句口水话而已,并没什么损失。
  “待我将安清观修缮好了之后,定当登门邀请白老板做我开观之嘉宾,头香一定给白老板你留着。”易八就像是遇到了财神爷一样,赶紧给白老板拱了拱手。
  “我们白家是做生意的,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在易主持之前,我们邀请了韩大师来处理此事,所以请易主持见谅。”
  日期:2018-06-07 17:01:15
  白永长露出了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对着易八说道。
  “没事儿,就让那韩大师先来吧!他要是能处理,那是最好不过的,我在一边看热闹就是了。他要是处理不了,我再来。”易八说。
  “多谢易主持体谅!”做生意的人就是这样,每句话都客客气气的,听得我鸡皮子疙瘩都起来了。
  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衫,手拿羽扇,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从那边走了过来。来的这位,自然就是那韩尚书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韩尚书问。
  “迟到了也不道个歉,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的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行是冤家,易八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让你们八点到,没说我八点到。”韩尚书将易八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问道:“你是哪家道观的?”
  “安清观。”易八不卑不吭地答道。
  “原来是那个破得风都挡不住,雨都遮不了,连野猫野狗都不正眼瞧一眼的破道观的啊!这也难怪,那破道观没人去,没有香火,你穷迫成这样,连身能遮体的道袍都没有,也不算奇怪。”
  韩尚书用手中的羽扇轻轻地扇了扇,然后对着易八说道:“你们道家不行了,要不改行投我门下吧!给我打打杂,要能让我看上眼,我也是可以收你为弟子的。别的不说,至少让你穿件不破洞的衣服,吃顿饱饭,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日期:2018-06-07 17:21:15
  “这道袍虽然有些破,但却是师父传给我的。师传之衣,就算是再破,那也是丢不得的。若是丢了,就成了欺师灭祖,背信弃义之徒了。”易八回道。
  “韩大师,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见韩尚书和易八吵了起来,白永长赶紧来了这么一句,打断了二人。
  “白家这阴宅有问题。”韩尚书用左右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子,故作高深地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易八白了韩尚书一眼,然后问:“你倒是说说,这问题出在哪儿啊?”
  “阴宅为阴事,既是阴事,那便是不可为外人道的。”韩尚书说完,用他的羽扇,轻轻地扇了那么两下,然后道:“羽扇轻扇,便有阴风四起,你们白家这祖坟,一年前没包好啊!”
  一年前白家包过坟,白梦婷跟我讲过,他们去请韩尚书,绝对是跟他讲过的。因此韩尚书此时说的这话,从表面上听去,确实像是有点儿水平。但仔细一分析,他也就是换了个故弄玄虚的方式,把大家都知道的事儿说出来了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