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2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愧是心生阁的传人,这么快就看出问题的所在了。”白梦婷回了我一句,然后说:“我先把楚楚送回去,一会儿来接你。”
  为白楚楚看相,我并不是因为受了白梦婷的威胁,而是动了恻隐之心。

  阴卦不看女,阳卦不看男。这是师父的遗言,是师训,更是上天给我们相人的戒律。是绝不能违背的,一旦违背了,就会招来天谴,惹上杀身之祸。
  日期:2018-06-07 10:00:29
  大约一个小时后,那辆宝马Z4重新开了回来。
  “上车!”白梦婷用她那芊芊玉指,轻轻地勾了勾耳发,妩媚地对着我喊道。

  美!白梦婷真美。穿着性感的女人我也是见过一些的,但能性感出她这种味道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白梦婷,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尤物。
  “看什么呢?”见我看得有些入神,半天没迈一步,白梦婷便问了我一句。
  “十指纤长,性慈好施。”我接过了话,故作高深地说道:“跟着你走之前,我得先看看你这人怎么样,要你是个坏人,把我忽悠去卖了,心生阁可就没有传人了。我这小命事小,心生阁没有了传人,辜负了师命,那事儿可就大了。”
  “你们看相的男人,是不是都挺会哄女人的啊?”白梦婷十分嫌弃地瞪了我一眼,而后道:“尤其是你们心生阁的男人,最会骗女人了。”
  打我记事起,心生阁一共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师父,另一个是我。难道白梦婷说的那男人,是我师父?她对心生阁这么了解,我师父的八卦,她应该也是知道一些的。
  师父在世的时候,他的那些私事,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我跟师父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在此期间,从没见过他跟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来往,更别说给我找个师娘什么的了。
  我们相人又不是和尚,那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啊!师父不找师娘,我一直觉得奇怪,每次问他,他都会含糊其辞地给我搪塞过去。
  日期:2018-06-07 10:20:30
  “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的八卦事儿?”我问白梦婷。
  “想知道啊?”白梦婷很得意地对着我摇了摇头,说:“不告诉你。”
  白家在咱们封阳县,那是很有影响力的,不仅人多,背景也很深。像这样的大家族,祖坟的阴宅一般都修得很考究。白家的祖坟,师父曾跟我提过,在封阳县城东边十多公里处的武清山上。

  Z4是跑车,只有两个坐,因此我只能坐副驾驶。
  坐上去之前我没想到,这一坐上去,我整个人顿时就觉得十分的不好了。
  白梦婷穿的是包臀裙,那裙子原本就很短,现在她这么一坐着,那裙子自然就变得更加的短了啊!加上她那脚,一会儿踩油门,一会儿踩刹车,在那里动来动去的,那原本就已经短得让我脸红心跳的包臀裙,还在一点一点地往上缩。
  “吱……”
  突然一个急刹车,因为我没有系安全带,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冲了出去,脑袋狠狠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你会不会开车啊?”我往前面看了一眼,并没有任何的状况,完全犯不着来这么个急刹啊!我以为是白梦婷手生,毕竟她是个女司机嘛,所以就抱怨了这么一句。
  “故意的。”白梦婷用那燃着怒火的眼神瞪着我,问:“你刚才在看什么?”
  “看你的腿啊!”我老老实实地答道。
  日期:2018-06-07 10:40:30
  “流氓!你要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抠出来!”白梦婷凶巴巴地用她的手指头,做了一个扣眼的动作。
  要我只是个普通的人,最多也就只能用一句什么穿成这样就是让人看的来反驳,但我是相人啊!用这种话语来反驳,不仅很没力道,而且还显不出我的本事。

  “净而筋不露,其白如玉,其直如干。”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给伸了过去,装模作样地用手在白梦婷的大腿上轻轻摸了两下,然后补充道:“其滑如苔,其软如绵,确实是富贵之命。”
  “你这是在给我看相,还是在占我便宜啊?”白梦婷冷着脸问我。
  “心生邪念相不准,一片冰心在玉壶。”我十分高冷地对着白梦婷吟了这么一句。
  “跟你师父当真是一模一样的,打着看相的旗子耍流氓。”
  白梦婷显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我都演得这么好了,但还是被她给看穿了。不过这白梦婷的语气里,虽然透着那么一股子凶,但她并没有半点儿的恼。
  跟着师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察言观色我还是有些水准的。从我的感觉来看,白梦婷似乎并不会因为我用这种方式占她便宜而生气,换句话说,她应该是很愿意让我撩的。

  “这坟一年前是不是动过?”我指了指眼前的白家祖坟,对着白梦婷问道。
  “你怎么知道?”白梦婷一脸吃惊地看向了我,说:“这祖坟确实动过,不过去年的那一次动坟,就算是咱们白家,都没几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要没点儿真本事,你能生拉硬拽地把我请到这里来吗?”我叹了口气,装腔作势道:“太岁一星,五般会煞!”
  “你能说人话不?”白梦婷凶了我一句。
  日期:2018-06-07 11:00:30
  “太岁就是木星,木星每十二个月运行一次,十二个月就是一年,这个你总该知道吧?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太岁运行一次,五煞之局便开始逞威了。”我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你还懂阴阳之术?”白梦婷问我。

  “略懂。”我点了点头。
  “梦婷,这人是谁啊?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了呢?武清山这里,可是咱们白家的阴宅私地,非白家子孙,是不能进入的。”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从那边走了过来。
  “他是我二伯,叫白永海,有点儿凶,还死板。”白梦婷把嘴附到了我的耳边,很小声地跟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对白永海说道:“楚楚的事,二伯你也知道。这位是心生阁的传人,赵初一赵大师,我把他请来,是想让他给楚楚看看的。”
  “毛都没长齐,能有什么本事,还赵大师?”白永海这是因为我的年龄,所以没把我当回事吗?
  “财帛宫中正不偏,财运滔滔。你这财帛宫,本是中正之势,今日却微偏于右,是为破财之兆。男左女右,你这财,还是因女而破,准确些说,是因女色而破。”
  我这番话一说,方才还有些看轻我的白永海,赶紧就握住了我的手。

  “赵大师,你可得帮帮我。”白永海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泪堂深陷,为男女无缘。你这泪堂,虽有些微凹,但离深陷尚远,暂不会到无缘之境。泪堂需要泪养,能不能让微凹处充盈,得看你那悔过之泪,够还是不够?”我说。
  “别说得这么玄乎行不行?”白梦婷大概是没太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所以来了这么一句。
  “我倒也想说得直白些,但你二伯不想啊!”我笑呵呵地看向了白永海,对着他问道:“是吧?”

  “看相算命,说穿了就不灵了,自己知道就好。”白永海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