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5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哈,我知道瞒不过你的眼力!”
  严四海看凌天成迷惑的表情,解释道:“所谓束茶,龙须茶讲究造型,工序独特,理条扎束是一道心细手巧的工艺,这道工艺大都是由显善庙里念经用斋的尼姑来完成的。”
  “她们精心地理条、扎束,完成了龙须茶造形的关键过程。扎束技术的好坏和速度的快慢,左右着龙须茶的品质风格。”
  “长的茶条放下层,短的放在层,然后两端用红色或绿色的彩丝线绕扎,用剪刀将基部修剪整齐,再将两把合并。制作出来的茶叶,有微散开的,恰似凤尾,这是凤尾龙须由来。”
  老爷子拿起掇只壶,爱不释手把玩道:“几十年前有缘遇见此壶,爱如珍宝,悉心养护,历代积累的茶山深厚,清理起来如抽丝剥茧,非一日之功!”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清理完九成,可最后一层刻骨铭心,实在无法动摇。最后试验得出结果,便是这龙须茶。”
  “既然如此,也是天意,所以这把大亨壶只泡凤尾龙须,十几年下来也算小成,包浆温润,宝光内蕴,算是不枉老朽多年苦心!”
  闻一鸣肃然起敬,严四海虽然不如胡建民财大气粗,可痴心绝对有过之无不及!
  散尽家财,只为心头所好。生活简朴,也不愿意出手心挚爱,这才是收藏家的风骨。
  “严老,我敬您一杯!”
  闻一鸣举起龙须茶,站起身,钦佩道:“今天我才体会道什么叫做不忘初心,您是真正收藏家!”
  “哈哈哈!”严四海放声大笑,站起身拉住闻一鸣,畅快道:“有小友这句话,此生足矣!”
  凌天成看着一老一少,暗自点头,这小子有本事,每次都能最快赢得对方尊重,甚至成为知己好友,人格魅力连他都自愧不如。
  闻一鸣放下茶,拿出乱箱,笑道:“不能白喝您的好茶,一炉静心香,请点评!”
  严四海听完突然想起对方是香道师,香道才是人家的老本行,刚要说话,凌天成打趣道:“严老稍安勿躁,最多半小时,让您知道什么叫做静心香!”
  闻一鸣沉下心,开始行香,现在静心香充足,严四海是优质客户,值得拉拢。动作行云流水,丝丝入扣,很快轻烟渺渺,幽香浮动。
  “这是……”
  严四海深吸口气,难以言表的香味瞬间涌心头,慢慢闭眼睛,眼前一黑,好似化身泥土,四周寂静,万籁无声。

  也不知道过多久,突然阳光出现,自己被一双大手捧起,重见天日。被人从矿区取出,几次陶洗,除去身体里的杂质,然后放在阴凉处沉淀,再制成砖状的泥块。
  再用水调和,除渣滓,用手搓揉或用脚踩踏,把融入自己身体的空气挤压出来,并使水分均匀。
  “这便是练泥?”
  严四海玩一辈子紫砂壶,对制作流程烂熟于心,可从来没有如此神体验,自己居然化身成紫砂泥,亲身体会种种遭遇。
  一双大手将他掷放在转盘心,随手曲伸收放拉,制成坯体的大致摸样。
  然后按照印模的外型,对壶内弧浅旋削,将晾至半干的坯覆放在模种,均匀按拍坯体外壁,然后脱模。
  将坯覆放于辘轳车的利桶,转动车盘,用刀旋削,再使坯体厚度适当,表里光洁。
  “打坯……印坯……利坯!”

  严四海口不能言,任由工匠揉捏着身体,感觉体内杂质越来越少,心性越发纯净,好像生命在不断锤炼逐渐升华,感觉妙不可言!
  工匠将加工成型的他放在木架晾干,用竹、骨或铁制的刀具在已经半干或已干的身体刻画花纹。
  再用普通圆口采用蘸釉,将他浸入釉盆,当沿口与釉面平齐说立即提出。将釉将注入坯内晃动,使下左右均匀釉,然后迅速倒掉过剩的釉浆。
  “晒坯……刻花……施釉!”
  严四海现在体内水分越来越少,更加坚实饱满,每一道流程都是去伪存真,身体逐渐变小,如璞玉初生,等待最后脱变的刹那。
  工匠先砌窑门,点火烧窑,燃料是松柴,测看火候,掌握窑温变化,决定停火时间,时间过程约一昼夜。
  严四海被送入烧窑,烈火焚身,身体最后杂质灰飞烟灭。红尘俗世,爱恨情仇,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所有人和事,好似白驹过隙,所有记忆感情,仿佛走马观花。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水月镜花,如此虚幻不真实!
  又不知道过多久,窑门打开,一束阳光照进黑暗,严四海如同涅槃重生,心如止水,宁静安详,前所未有的满足油然而生。
  静心香燃尽,闻一鸣轻轻盖炉盖,看着两人满足享受的表情。不一会凌天成睁开眼睛,毕竟他已经习惯,每次品完都有不同感悟,令人心旷神怡。
  “静心香……名不虚传!”
  好一会严四海才慢慢睁开眼睛,深吸口气,心满意足道:“先生真乃神人也!”
  赶紧站起身,对着闻一鸣要鞠躬行礼,闻一鸣扶住老人,客气道:“严老谬赞,一炉香而已,不用客气!”
  严四海摇摇头,再看紫砂壶,深有体会道:“此言差矣,对我来说是种全新体验,没想到老朽爱壶一生,最后居然有缘分化身为泥,亲身体会从泥到壶之种种,妙不可言,真的妙不可言!”
  闻一鸣笑着点头,静心香只是引子,人经历不同,感悟各异。最后都是疏通心脉,滋养血气,人自然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严四海老脸一红,突然支支吾吾,好像有什么话想说?

  凌天成心思玲珑,微笑着拿出十份静心香,开玩笑道:“老爷子放心,晚辈门拜访岂能空手而来?曼生壶是一鸣的宝贝,这才是我的见面礼!”
  “好!”
  严四海一把抢过静心香,送口气,笑骂道:“好小子,算是有孝心!”
  说完老爷子想了想,站起身离开,不一会手里捧着托盘,里面放着三把紫砂壶,笑道:“作为长辈不能占你的便宜,这是三把顾景舟作品,还算看的过去,拍吧!”
  “真的?凌天成大喜过望,赶紧接过托盘,兴奋道:“多谢老爷子出手相助!”
  严四海摆摆手,看着闻一鸣道:“不用谢我,要谢要谢闻先生!一炉静心香,让老朽放下很多执念,也领悟收藏道理。所谓收藏,有收,有藏,如同呼吸之道,一出一进才是真谛!”

  “更何况曼生壶难得一见,手里没有足够弹药能行?”严四海抬手指了指外边道:“刚才你说的对,四海楼,四海楼,只差眼前一份机缘!”
  凌天成拼命点头,心里越发高兴,闻一鸣真是凌家大福将,每次都大获全胜。次是结交胡建民,百亿富豪在商界影响力不言而喻,下次拍卖亲自举牌龙香墨,绝对震撼整个原商圈。
  现在更好,严四海也要出手,不仅如此,还委托天成拍心爱之物!这么多年自己苦口婆心劝老爷子都没有成功,没想到闻一鸣手到擒来,易如反掌!
  日期:2018-02-18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