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52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放下西施壶,接过半月壶道:“半月壶一直以质朴无华、典雅端庄而独占一席之地,从古到今长盛不衰,正所谓弱水三千,仅饮一瓢。”
  “顾景舟所制半月壶线条和谐、舒张简洁、前呼后应,一张扬、一内敛,张弛有度,仿似一篇美,越读越醉,所谓明月千里寄相思,半月万里思更浓!”
  打开壶盖,深吸口气,赞叹道:“优质黄龙山原矿朱泥,泥色朱红微嫣,具绵密柔滑之砂感,热水冲淋立展娇嫩鲜红特色,壶身游移紫光遽现,神秘迷人风韵令爱壶人神醉。以之冲茗之茶汤明亮活泼、快意果决、易展扬香而聚甘柔甜。”
  “不错,这把壶也算难得之物!”严四海介绍道:“朱泥泥性重,故不易成砂,需采自嫩泥矿较坚硬的部份。年代较久,且成陶后色调较红艳,古称石骨,再经敝古陶研究所繁复全手工的练制程序后,始能成陶,尤为不易!”

  闻一鸣放下壶,暗自感叹:“这才是隐藏土豪,随便两把都是顾景舟精品力作,拍每把最少七八百万!”
  “至于第三把?”闻一鸣直接拿起第三把,笑道:“陈曼生的石瓢壶?造型小下大,重心下垂,四平八稳,壶嘴矮而有力,出水畅顺,壶身呈金字塔式,端庄大方。”
  “小煤窑纯朱泥,红泥贵重品种,目前非常稀少。因收缩高和含浆量高的原因,高目数的矿土烧结之后会呈现皱纹,粗看壶的表面是平整,但细看侧面却有很多微细紧密天然收缩的流淌纹理,似鱼鳞,如水波,美不胜收!”
  凌天成暗自点头,他见过这把严四海珍藏的曼生壶,对方手里百把古今名家精品,现在最火的顾景舟作品二三十把。好多都是当年私人定制款,现在随便一把拿出去拍卖都是重器!
  自己没少动员老爷子拍,毕竟手里壶太多,以藏养藏更好,可老人宁可自己少花点,生活简朴点,也不舍得出售任何一把心爱之物,这才是收藏家的品格。
  “石瓢最早称为“石铫”,铫在《辞海》释为吊子,一种有柄,有流的小烹器。铫从金属器皿变为陶器,最早见于北宋大学士苏轼《试院煎茶》诗:“且学公家作名钦,砖炉石铫行相随。”
  严四海拿起曼生壶,爱不释手道:“苏东坡把金属铫改为石铫,这与当时的茶道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年他被贬官到宜兴蜀山教书,发现当地的紫色砂罐煮茶铜、铁器皿味道好,于是地取材,模仿金属吊子设计了一把既有流,又有梁的砂陶铫用来煮茶,便是后人所称的东坡提梁壶,可谓最早的紫砂石铫壶。”

  “第四把应该是陈鸣远的茄段壶,造型灵感来自枝头成熟的茄子,以茄蒂为壶纽,生动有趣,气度饱满,将张力处理在欲破不破之间。流和壶把的呼应自然顺畅,静动如一。壶面充分表现出紫砂的种种优越属性,色泽暗淡沉朴,如紫水晶深邃,如古玉温润。”
  “若要达到较高的艺术表现力,最佳须使用特级紫茄泥!泥料内所含颗粒较大结构松散,器身显著成双气孔结构,空气对流顺畅。日久使用,渐露锋芒,养成变化甚大为养壶之最佳器材。”
  闻一鸣连续点评完前四把壶,每一把都是大名头精品,近千万的重器,最后看着第五把,心头巨震,吃惊道:“这……难道是掇只壶?”
  “邵大亨的掇只壶!”
  还没等严四海说话,旁边的凌天成羡慕道:“《宜X县志》提到有一把壶,“一壶千金,几不可得”。这把壶千金之壶,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称得是壶之王!”
  闻一鸣小心翼翼捧起壶,所谓掇只是紫砂壶造型特有壶型,造型像是把许多球状和半球状堆积到一起,由于掇在汉语里有连缀堆叠的意思。
  它是紫砂壶光器的形象代言人,一般小品,不刻字、不画画,通体光泽,圆润古朴,乍一看,如羞涩孩童的嫩脸蛋。

  邵大亨,继陈鸣远以后的一代宗匠。制壶以挥扑见长,尤其在制简练形体,如掇球、仿古等壶,朴实庄重,气势不凡。
  他的壶力追古人,有过之无不及也。其鱼化龙壶,伸缩吐注,灵妙天然。作品在清代时已被嗜茶者及收藏家视为珍宝,有“一壶千金,几不可得”之说。可见当时他的壶艺声誉之高。现有鱼化龙壶,龙头一捆竹壶藏于金陵博物馆。
  顾景舟在《宜兴紫砂壶艺概要》云:“经我数十年的揣摹,邵大亨的各式传器,堪称集砂艺大成,刷一代纤巧糜繁之风。从他选泥的精练,造型审美之奥邃,创作形式的完美,技艺的高超,博得一时传颂,盛誉之高,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难道是外界号称过亿的紫砂壶?”
  严四海终于看见闻一鸣吃惊的表情,哈哈大笑道:“曾经有人出一亿收购,我没有理会!这把邵大亨是四海楼的镇楼之宝,不能用钱衡量!”
  闻一鸣把壶放在茶海,轻轻用手抚摸着,感受着一亿在手的滋味!
  严四海看着闻一鸣感叹道:“小友真乃高人,老朽佩服之极!”
  这句话老爷子说的真心实意,短短半小时,从炭水火,到紫砂茶壶,闻一鸣如数家珍,一目了然,让这位茶道大师也心生佩服,引为知己!
  老爷子拿起老铁壶,五把壶盖打开,依次注入热水。阵阵茶香瞬间弥漫,令人神清气爽,不同茶香扑面而来。
  凌天成有些感叹道:“今天真是福气,能一次性品尝到严老珍藏多年的宝贝,每一把壶灵性十足,茶山深厚,香不醉人人自醉!”
  他看着第一把西施壶,清澈泉水里丝丝碧绿,猜测道:“第一壶是西湖龙井?”
  严老笑而不语,轻轻用壶盖拨动壶口浮起的茶叶,用眼看着闻一鸣,等待他的答案。
  “狮峰龙井!”
  闻一鸣深吸口气,笑道:“而且是狮峰牌百年老字号,手工炒制,整齐如梭,色如糙米,叶底嫩绿,匀齐如朵,香气优雅清高,青草味带有阵阵兰花豆香,品!”
  严老微微一笑,点头道:“四银瓶锁碧玉英,谷雨旗枪最有名。嫩绿忍将茗碗试,清香先向齿牙生。”
  “这是古代钦定贡茶,有名的龙井雨前茶,芽柄生长小叶,形如彩旗;茶芽稍长,象一枝枪,故称“旗枪”。一斤干茶约三四万颗嫩芽,采摘不易,焙制亦难,加工技艺十分讲究,每锅一次只能炒2两,要求茶形“直、平、扁、光”。”
  闻一鸣附和道:“进茶例限四月一,三月寒犹刺人骨。旗枪未向雪生,檄符已自州城出。”
  严老哈哈大笑,跟闻一鸣聊天真乃人生一大快事,点评道:“如龙井茶而言,明代人认为此茶平平,袁宏道评价说:龙井头茶虽香,尚作草气,茶品逊于徽州松萝茶。”
  “但也该龙井走运,遇见乾隆下江南,在龙井村附近的狮子峰下胡公庙歇脚,和尚端来一碗龙井茶,乾隆旅途劳顿本已渴茶,加之庙里环境优雅,品饮效果自然很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