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5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思索良久,萧晋还是摇了摇头,对詹青雪说:“詹小姐的诚意,我已经感受到了,但拜师授艺这种事不能儿戏,请允许我考虑一下。现在,把手伸过来,让我先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对于这样的结果,詹青雪也有心理准备,所以眼神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笑着点点头,将莲藕般洁白的手臂伸了过来。
  萧晋将三根手指搭上去,深吸口气,细若游丝的内息便钻进了女孩儿的身体,沿着经脉游走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眉头一挑,又加大了一些内息输入,细细体会良久,才吐出一口浊气,抬起了手。
  “你体内的阳气确实非常的旺盛。”他说,“另外,因为阴维脉的缺失,你的阴脉之间得不到有效的联系互补,常年各自为战之下,都已经受到了不小的损伤,甚至说到了崩溃的边缘也一点都不夸张。
  而且,由于阳气过多又得不到有效宣泄的缘故,你的阳脉也在不停的超负荷运转,因此,那位西方专家说的没错,如果你没有修炼华夏古武、并用内息来温补经脉的话,确实很难活到十岁。”
  詹青雪调皮一笑:“所以,按照中二网络文学的说法,我才要拜你为师,逆天改命呀!”
  萧晋也笑了笑,说:“根据你的情况来看,我的‘阴阳灵枢针’确实可以通过逆转阴阳的方式来缓解你的症状,但仅仅只是缓解,毕竟阳脉就是阳脉,阴脉就是阴脉,强行长时间的反转其属性,肯定会对你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詹青雪闻言眼神一暗,道:“你是说,‘阴阳灵枢针’也只能治标,无法治本,是吗?”

  “目前确实是这样。”萧晋点点头,说完又有些于心不忍,就接着又道:“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依我看,这种方法应该至少还能为你争取十年的时间。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了,虽然不敢向你保证什么,但我会在这十年里好好研究根治方法的,你要对小爷儿的才华有信心!”
  詹青雪又笑了起来,眼睛像月牙一样,分外好看。
  “那你就更应该收我为徒啦!我自问也是有点小才华的,两个人一起研究,总应该会比一个人快一些的。”
  萧晋无奈的摇摇头,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从怀里掏出随身的银针包打开,一边用酒精给针消毒,一边说道:“事不宜迟,我先帮你施一次针,看看具体的效果再说。”
  詹青雪眼睛明亮如星辰,起身冲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说:“谢谢你,萧先生!”
  “不用客气,”萧晋头都不抬的说,“实话告诉你,我的大徒弟跟你情况差不多,不过他不是缺少经脉,而是多了半条心经。也就是说,不管有你没你,相关的研究我都是势在必行的。”
  “真的吗?”詹青雪惊讶极了,“这世界上还有跟我一样的人?”
  “嗯,你并不孤单!”萧晋笑着点点头,刚要再说什么,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女孩儿竟然无声的流下了泪来。
  他微微一怔,紧接着便怜悯地叹息一声,却又故意口气恶劣道:“抱歉!我收回刚刚的话,我那个徒弟跟你不一样,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据他母亲讲,从出生到现在,连小小的感冒都很少有。所以,你还是很孤单的。”

  詹青雪呆了呆,然后就哭笑不得的擦去眼泪,问:“他今年多大了?”
  “十三岁,”萧晋说,“哦,对了,我还有个二徒弟,今年才十二岁,考虑清楚,要是你真成了我的徒弟,可得喊两个小屁孩儿师兄师姐哦!”
  “啊?”詹青雪苦起了小脸儿,“不能按年纪来排吗?”
  “多新鲜啊!”萧晋好笑道,“从古到今,你见过哪门哪派不是按照先来后到、而是年龄排序的?别看小爷儿只比你大了两岁,如果成了你的师父,那地位自然就跟你的老爹同等,这是规矩,没地儿说理,懂吗?”
  詹青雪撇撇嘴,不爽道:“年纪轻轻的,那么早收徒弟干嘛?还一收就收俩,我原以为能成为‘阴阳灵枢针’这一代的第一个传人呢,这下倒好,你一竿子给我支到第三去了。”

  萧晋哈哈一笑,起身道:“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脱了衣服躺床上去。”
  “哎!”詹青雪答应着转身,一只脚刚踏出去忽然又停住,回头瞪着眼道:“还……还要脱衣服?”
  “废话!不脱衣服,你让我怎么扎针?”
  詹青雪小脸儿上快速的飞上两抹红晕,揪着T恤下摆支吾道:“我、我穿的这么少,已经露出来很多地方了,还不够吗?”

  萧晋翻个白眼,说:“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刚才说开医馆不会饿死是在吹牛,人体的奇经八脉都分布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吗?你告诉我,就你露的这点胳膊腿,我扎哪里合适?”
  詹青雪当然知道奇经八脉大部分都在胸腹、后背和腰胯这些私密的地方,可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十分别扭。
  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萧晋,除了医术精湛之外,对他几乎没有一丁点的了解,就这么被一个近似于陌生人的男人看光光,只要不是从事相关职业的,哪个女孩儿能不介意?
  “那什么,能、能不能改天啊?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萧晋眉心一皱,口中就道:“好啊!是我冒昧了,你慢慢准备,告辞!”
  见他竟然要走,詹青雪慌忙拉住他,噘起嘴委委屈屈道:“你这个人也太小气了,人家可是女孩子耶!长这么大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突然要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脱衣服,连纠结一下都不可以吗?”
  “姑娘,既然你说你学过很多年的华医,那就应该听过‘医者父母心’这句话。”萧晋一脸的道貌岸然,“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是没有性别之分的,要都是你这个样子,妇科医院的男医生还活不活了?”
  詹青雪闻言小嘴儿撅得更高了,鄙夷的瞥他一眼,道:“说得好听,你敢拍着良心说自己能做到‘医者父母心’吗?”
  萧晋一滞,接着便讪笑道:“在孩子和男病人面前能做到。”

  “呸!不要脸!”詹青雪笑骂一声,松开他,说,“你先出去回避一下,我、我脱好了叫你。”
  萧晋想了想,也不坚持什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完事儿侧躺在床上。对了,内衣可以不脱。”
  听到这话,詹青雪就松了口气。虽然穿着内衣示人也挺害羞的,但毕竟关键部位都挡住了,权当是在泳池游泳好了。
  出了门,萧晋就顺势靠在了走廊的墙上,点燃一支烟,边抽边思考着收詹青雪为徒的利弊。
  利这一方面比较明显,想在商界有所作为,与现今华夏商界的领头羊打好关系自然有无数的好处。
  但是,高收益往往也意味着高风险。詹斯年作为一个商人,能身处金字塔的顶端多年而不倒,在政界的人脉肯定也很丰厚,按照圈子理论来看,他所接触的权势人群也必然处在社会生物链的顶端。
  简单来讲,詹斯年是有资格直接与易家扯上联系的,这自然也就大大增加了萧晋暴露的风险。
  日期:2018-01-0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