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一梦》
第39节

作者: 鸟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06 12:59:42
  项羽被刘邦的谦卑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给自己开脱道:“嗨!
  这小人不就是沛公你的左司马曹毋伤吗,要不是他给我通风报信诋毁沛公,我怎么会和你动手呢?好了好了,事情解释开了也就没事儿了。沛公,咱哥俩也好久不见了,今儿个就吃个便饭再走吧。”
  刘邦:“是,是,既然将军有如此雅兴,我陪着就是。”
  酒席中,刘邦巧舌如簧,不停勾起曾经和项羽并肩作战的情景,让项羽感慨良多。
  看着刘邦和项羽越聊越开心,一旁的范增有点儿懵,他紧着给项羽使眼色,让他赶紧弄死刘邦,可项羽却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迟迟不动手。

  范增一看事情有变,赶紧出帐去找门口的项庄(项羽堂弟)道:“项庄,咱将军是个仁慈之人(没看出来),不忍击杀刘邦。那他不杀咱们就替他杀。这么滴,一会儿你进帐佯装舞剑助兴,然后趁机将刘邦弄死。如果刘邦今日不死,咱们以后都会成为他的阶下囚啊。”
  项庄点头,直接持剑入内,然后对项羽深深一拜:“今日群雄共聚,没有些节目怎能尽兴,不如就由我项庄来给大家表演我楚地剑舞吧。”
  说罢,抽出宝剑当即便舞动了起来。
  要说这楚地的剑舞那真是没的说,在春秋战国的时候就是天下闻名劲舞,项庄更是此中好手,舞的那叫一个英姿飒爽。
  可就在其他人都专心致志的观看项庄舞剑的时候,刘邦却是冷汗哗哗的往下流,因为这项庄却在舞剑的同时正不知不觉向刘邦走去,刘邦大惧,张良也紧紧的握住了腰中宝剑,准备奋力一搏。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一人,此人同样拿着宝剑和项庄对舞起来,他就这么挡者项庄的道,让项庄迟迟近不了刘邦的身。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项伯!
  开玩笑,刘邦可是自己以后的亲家,现在亲家有难,怎能不舍身保护?于是此二人就在当场“舞”了起来。
  大帐之外,此时的樊哙正时刻警戒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见中军大帐闹得厉害,便派人前去打听,这一打听之下才知道刘邦有难。
  他二话不说,左手持盾,右手持剑,直径便往大帐冲去,门口的卫兵想要拦住樊哙,被樊哙一下扒拉到两旁。
  静…,本来热闹的酒席在樊哙闯进来以后出奇的安静,看着堂下这满目狰狞的大汉,除了项羽、刘邦和张良以外所有人都有些慌张。
  那项羽乃是当世第一猛将,最喜欢的便是樊哙这等猛男,也不在乎樊哙的无礼行径,而是玩味的道:“你是谁呀?”
  张良怕樊哙这莽夫不会说话得罪项羽,赶紧抢先道:“回禀将军,这是沛公的陪乘樊哙。”
  话毕,项羽哈哈大笑:“好,好个壮士,来人!”
  “在!”
  “此等壮士怎能没酒?给我赐此壮士一壶酒和一只猪腿!”
  不一会儿,樊哙面前酒菜上全,这猛人就直接在堂下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那吃相,要多猛有多猛。

  堂上诸多贵人全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只有项羽看得津津有味儿。
  不一会儿,肉吃完了,酒喝完了,但项羽的兴致还很高,便问樊哙:“还能再喝吗?”
  听了项羽的问话,樊哙哈哈大笑:“将军太小看樊某了,死我都不怕还怕一壶酒吗?不过我心里憋屈的很,这酒也喝得没滋没味。”
  项羽:“哦?将军因何不爽?”
  樊哙:“将军!我家沛公替您鞍前马后的效命,灭掉秦国以后不敢有丝毫贪婪之心,将所有的财宝都运到霸上等待着将军来收取,这是多大的功劳啊,可将军如今一到关中便听信坏蛋的谗言,和沛公有了隔阂,所以我才会不爽,并且我相信不但我因为这事儿不爽,全天下的人都会因为此事怀疑将军,我恐怕天下将再次分裂啊。”
  这话说完,项羽沉默了,坐在那里良久而不言语。
  日期:2018-01-06 13:00:02

  看到项羽在那思考来思考去,刘邦这心跳的嘎嘣嘎嘣的,这地方他可不敢留了,直接借着上厕所的功夫领樊哙尿遁了,然后给张良留下一对精美的玉璧,让他留此地善后。
  过了很久,项羽见刘邦以然不见踪影,便问张良刘邦哪去了。
  张良对项羽一拜,然后道:“启禀将军,沛公怕您责罚他,已然逃回去了,为了向将军赔罪,特此献上玉璧,还请将军笑纳。”
  项羽收了玉璧,呵呵一笑:“这个刘季,怎能如此胆小,我怎么会惩罚他呢?算了,走了也就走了吧。去,将这玉璧赐给亚父吧。”
  说罢,下人急忙将玉璧给了范增,范增大怒,当着众人的面儿将玉璧往地上一摔,恨恨的道:“我们就要成为刘邦的俘虏了!”
  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渐行渐远的范增,项羽也只是呵呵一笑而已,毕竟这范增就是这么个脾气,还是“两朝元老”,自己能信得过的谋士也就这么一个,所以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就这样,刘邦有惊无险的逃过了一劫,项羽大军则向咸阳方向开进了。

  就在这时,我又回到了“现实”。
  哦,对了,刘邦回营以后直接把曹毋伤烹了。这个忘记说。
  3.3天下“大定”
  我:“陛下,我想请问,项羽最后为什么放过你了呢?他在鸿门宴上对你到底起没起杀心呢?”
  刘邦:“在鸿门项羽是绝对对我起了杀心的,要不也不会任由项庄在宴会上卖弄,我想原因就是因为范增说的那一句‘天子之气’吧。
  至于他为什么放过我,那就是因为项伯的帮忙和樊哙最后说的那些话了,如果没有项伯和樊哙,我是绝对不会再有以后的事业了。”
  我:“您说得对。”
  刘邦:“继续往下说吧。
  也许是对秦朝的憎恨,也许他本身就是个变态,项羽进入咸阳以后直接斩杀了降王子婴,并放任士兵在关中烧杀抢夺,使得关中的秦人‘一朝回到解放前’。
  这还不算,项羽还放火烧掉了阿房宫和咸阳城内的王宫,大火竟然连烧三个月而不绝,项羽干的这些事儿使得关中秦人对其极为憎恨,也为我以后用关中士兵和项羽开战提供了一个不小的基础。
  项羽全掠了关中的财宝和美女以后就打算往东返回。
  说实话,在那时,天下最适合定都的地方就是关中了,因为关中有山河要塞险阻,并兼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在此地建都必定称霸天下。
  项羽手下有一个叫韩生的,也如我所想一样建议项羽。

  如果项羽接受了这项建议,我想以后我想统一天下就费劲了,可你猜项羽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他竟然和韩生道:‘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
  哈哈,这把韩生气的,直接嘀嘀咕咕道:‘世人都说楚国人就是猴子学人戴帽子(沐猴而冠),这话以前我还不信,这回可真信了。’
  项羽那是什么脾气?就是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主,听了这话以后大怒,噗呲一下把韩生给囊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