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72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02 22:09:20
  43,西周时期的“公、侯、伯、子、男”
  有人会惊奇,西周时有一千零好几百个诸侯国,那当时一个诸侯国大概有多大呢?
  按古代文献《礼记·王制》、《孟子·万章下》等记载,当时的诸侯国国君的爵位有五个等级,分别是公、侯、伯、子、男,国家大小也有规定:公爵国、侯爵国的大小是方圆100里,伯爵国方圆70里,子爵国、男爵国方圆50里(“公、侯田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此外还有不满50里的小国,叫“附庸”,只隶属于周边诸侯,不能直接跟周天子打交道,因此就不算天子之臣了。
  周代300步为一里,而周代1步为8尺(《礼记·王制》云“古者以周尺八尺为步”),1尺相当于现在19.91厘米,也就是说周代一里大约相当于今天的477.84米,与现在相差无几。按《礼记》的记载,当时的公爵国、侯爵国方圆百里,约合方圆47.8公里,即2285多平方公里,相当于现在中国东部苏浙两省地区一个大县的面积。伯爵国方圆70里,约等于方圆33.4公里,即1116平方公里,只能相当于现在东部地区半个县大。而子爵国、男爵国方圆50里,约等于方圆23.9公里,即571平方公里,只相当于现在东部地区几个乡镇那么大。

  日期:2018-01-05 23:15:31
  当然,古书上诸侯国面积按爵位规定等差有序、整齐划一的记载,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但说周初大国方圆不过百余里,小国方圆不过才几十里,应该是接近事实的。
  话说西周初年这些所谓的诸侯国,具体形态一般就是一座或大或小的城,再外加周边的城郊一带的乡村、土地。在当时,城池一般有内城和外城两道城墙。外城又叫郭,也写作“国”。从这也可以看出,在上古时所谓“国”就是一个城而已。西周时,与王室或公室同族的各级贵族,还有与王室或公室同族的农夫、百工、商贾等下层人,以及被纳入统治阶层的异族高层,都住在城郭里和城郭近边,所以叫“国(郭)人”,也就是现在说的城里人;与王族血缘疏远的百姓和被征服的异族底层往往住在城外的荒野中,所以叫“野人”,也就是乡野之人。前面我们算过,那时一国诸侯管的地盘,其实也就只相当于现在东部地区一个县或者几个乡镇那么大罢了。至于一国诸侯拥有的人口则更少。据《战国策》说,上古时“城虽大,无过三百丈(约600米)者;人虽众,无过三千家者”。按一家五口算,一国不超过1万5千人,这还是大国。那小国,也就只有几千人规模。所以当时一国诸侯能管理的人口,只不过几千人到万余人的样子,放现在也就相当于东部地区一个村书记管的人那么多。

  日期:2018-01-06 23:10:50
  据文献《国语·周语上》、《尚书·禹贡》等书说,周朝时还把这些数以千计的诸侯国,按离周朝都城的远近,分为五个层次(《禹贡》还具体指出是五百里一个层次),或者说五个“圈”,也就是“甸﹑侯﹑宾(绥)﹑要﹑荒”的五服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周礼》则分得更细,说是有九服即九个“圈”,即“侯、甸、男、采、卫、蛮、夷、镇、蕃”(也说是五百里一个层次,但它说中央还有个方千里的方块是天子直辖的“国畿”)。注意在古人观念中认为“天圆地方”,大地是方形的,所以这五个“圈”或九个“圈”不是圆圈,而是方圈,也即“回”字形。每个“服”的诸侯,对周王的朝拜和贡献义务也不同。《国语》说,甸服者“日祭”,侯服者“月祀”,宾服者“时享”,要服者“岁贡”,荒服者“终王”。古人解释说,“甸”意思为“治田入谷”,甸服就是王畿,王畿内的采邑主跟天子天天见,要提供天子日祭的物品;诸侯一年朝拜天子一次,要提供天子月祀的物品;宾服者几年朝拜天子一次,要提供天子四季祭祀的物品;蛮、夷之国依靠立盟定约,六年朝拜天子一次,要提供天子每年祭祀的物品;戎、狄只要承认天子的天下共主地位,一生朝拜天子一次并带些特产就行。简言之,就是离王都越近,朝拜越勤、贡献越重,反之则越少越轻。

  五等爵制和五服制,从秦汉到明清,都被学者信为正史。但是这些极为规整的说法,能是真的吗?下面我们就来细说一下。
  日期:2018-01-06 23:16:12
  先说五等爵制。在可靠的西周早期资料《尚书》周初篇章里,其实并没有“公、侯、伯、子、男”的说法,只有“侯、甸、男”或“侯、甸、男、卫”的说法;在西周金文里,更是见不到“公、侯、伯、子、男”连起来的语句,只有“诸侯:侯甸男”的说法(见西周前期的作册令方彝和小盂鼎)。所以在西周前期,真正的诸侯等级应该只有三个,即侯、甸、男。而且检索金文我们会发现,同一国诸侯的称谓,有时会有公、侯,侯、伯或侯、子等多种叫法,并不统一。故而现当代很多学者如傅斯年、郭沫若、杨树达等大家,通过研究甲骨文、金文,认为战国乃至汉初的这些文献中记载的“五等爵制”,其实是东周以后学者理想化的产物,西周并没有实行。

  日期:2018-01-06 23:20:34
  那西周时期、尤其是西周前期的“公”、“侯”、“伯”、“子”、“男”,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先说“公”。“公”最早应该是上古不少部族方国首领的称呼,在殷墟甲骨文中商人用“公”来指自己的旁系先王。文献上也记载,周人的很多祖先的称呼中就带“公”字,比如公刘、公叔祖类、公亶父。到了商周时期,可能因为商周的首领已经称“王”,“公”这个称呼就成为“王”之下最尊贵的称呼。《春秋公羊传》解释“公”说,“天子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通过研究甲骨文、金文我们发现,《公羊传》的解释确实很准确。在西周时期活着时候能称“公”的,只有西周朝廷位高权重的卿士(执政大臣),如周公、召公、濓公、益公、虢城公、武公等,以及先代王朝之后,即商朝之后的宋国国君。(公在金文里还被用作死后的尊称、谥号,如鲁公、邵幽公等,春秋时期诸侯国国君都沿袭了这习惯,谥号都是某某公;诸侯的臣子还常在国内尊称本国君主为“公”。这两种情况我们就不说了。)但是西周时期,“公”是不是爵位呢?我们看西周金文,里面有任命某人为“侯”的明确记载(如《克罍》铭文有“令克侯于匽”),却没有任命某人为“公”的记载。金文里,周王任命某称伯、称尹的人为执宰大臣后,他们的称呼就自然而然改为“公”了,好似“公”是职务到达一定级别后的尊称一般。如周穆王时期的《班簋》铭文里,周穆王命令大臣毛伯接替了虢城公的职务担任西周王朝的执政大臣,后面再提到毛伯时,就改叫他为“毛公”了。所以在真实的历史上,西周时期、至少西周前中期,“公”应该并不是一种“爵位”,而是执政大臣和先王之后的尊称。先王之后如宋国国君可以世代称公,但周朝执宰大臣的尊称“公”,却是不能世袭的,如果老执政大臣去世,儿子没有坐到执政大臣的位子,那就不能称“公”,只能用该家族原本的贵族称号。

  日期:2018-01-06 23:22:32
  再说西周时期的“侯”。西周的“侯”意思和商代一样,与军事有莫大关系,是王畿外治民、治军的地方守臣的称呼,都是从官职的职能来命名,强调其军事捍卫守御功能。西周朝廷在王畿外授土授民分封的封国君主基本都是侯(当然按前面介绍的,《尚书》和西周金文显示西周侯的等级有侯、甸、男三级)。
  日期:2018-01-06 23:31: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