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51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古人经验,水要清、活、轻、甘、冽。清是无色、透明、无沉淀;活是流动的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活水死水洁净;轻指重,重轻的一般是宜茶的软水;甘指水味淡甜;冽指水温冷、寒,冰水、雪水最佳。”
  说完鼻头一动,两种不同气味传来,笑道:“水是来自深山泉水?”
  “厉害!”

  严四海大吃一惊,对闻一鸣越发惊异,能看出老铁壶的来历不算太难,毕竟金寿堂大名鼎鼎,资深玩家都能如数家珍。可一眼能看出水的门道,令人吃惊!
  “不仅如此,您还在水里加了一些露水?水质更加绵柔甘甜,难得难得!”
  既然装逼,那装到底!闻一鸣直接道破玄机,闻闻知道水是从千里之外的深山运来的泉水,里面还加早春露水,气味的确不凡。
  “你……”
  一句话让严四海大惊失色,死死盯着闻一鸣,震撼道:“高,实在是高!”
  凌天成笑而不语,对于闻一鸣的神已经见怪不怪,次在胡建民那里也一样,吓的百亿富豪一愣一愣,这次又是如此,不服不行!
  严四海正色道:“唐人张又新在其《煎茶水记》披露茶神陆羽将天下之水排了座次,“庐山康王谷水帘水”居榜首,昔人称誉的“蒙山顶茶,扬子江心水”其的“扬子江南零水”屈居第六,第二十名是“雪水”。”

  “他又列举已故刑部侍郎刘伯刍的排名录,将“扬子江南零水”列为榜首。张本人又提出第一非“桐庐江严子滩水”莫属。此后有欧阳修、宋徽宗、朱权、张谦德、许次序等人加入争论。”
  “精于茶道的乾隆皇帝亲自调查,钦定玉泉水为“天下第一泉”,并撰写《玉泉山天下第一泉记》曰:尝制银斗较之,京师玉泉之水,斗重一两;塞伊逊之水,亦斗重一两;济南之珍珠泉,斗重一两二厘;扬子江金山泉,斗重一两三厘;则较之玉泉重二厘、三厘矣。至惠山、虎跑,则各重玉泉四厘;平山重六厘;清凉山、白沙、虎丘及西山碧云寺,各重玉泉一分。”
  “尝收集素而烹之,较玉泉斗轻三厘。雪水不可恒得,则凡出于山下而有冽者,诚无过京师之玉泉,故定为天下第一泉!”
  闻一鸣轻声道:“银瓶贮泉水一掬,松雨声来乳花熟。”

  凌天成也感叹道:“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严四海刚要说话,突然铁壶传来阵阵轻鸣,如清风拂过树叶,清脆悦耳。
  闻一鸣笑道:“壶底响片初鸣,应该是一沸,不过火候未到,再稍等片刻!”
  “三分技术七分火!”严四海越看闻一鸣越顺眼,年纪轻轻居然对茶道如此精通!
  放下羽扇,轻轻打开铁壶盖,展示道:“活火茶有九难,火为之四。烹茶要活火,看火焰没有意义,主要依据是看汤,即观察煮水全过程。”
  闻一鸣突然想起前几天师傅聊天时的话,轻声道:“汤有三大辨、十五小辨。一曰形辨,二曰声辨,三曰气辨。形为内辨,声为外辨,气为捷辨。”

  “如虾眼、蟹眼、鱼眼、连珠,皆为萌汤;直至涌沸如腾波鼓浪,水气全消,方是纯熟。如初声、转声、振声、骤声,皆为萌汤,直至无声,方是纯熟。”
  “如气浮一缕、二缕、三四缕,及缕乱不分,氤氲难绕,皆为萌汤;直至气直冲贯,方是纯熟。”
  “妙哉!”
  严四海拍手大笑,深以为然道:“古人总结的很精辟,实际是观察水的沸腾,没到100℃,水的汽泡由无到有,有小到大,由断续冒泡到连续冒泡。”
  “小大泡附于器壁,叫“虾眼“,一般水一受热便会出现。然后汽泡渐大,似“蟹眼“,似“鱼眼“,最后“连珠“涌出。这时候汽化现象达到高丨潮丨,水温升至100℃,则如“鼓浪“,即沸腾是也。”
  “以沸点为界,未沸叫“萌汤“,又作“盲汤“,已沸叫“纯熟“。这是形辨。宋代黄庭坚《踏沙行》内有一句“银瓶雪滚翻成浪“是描写水沸腾时情状。”
  “宋代以前烧水用“鍑“,形似釜式大口锅,方耳,宽边,鍑底心突出似“脐“,因无盖故可形辨。宋以后改用有盖铜瓶烧水,是否沸腾只有靠“声辨“。”
  “所谓“初声“、“转声“、“振声“、“骤声“皆是未沸时水汽与器壁共振发出的声响,无声则沸。如俗语所说“开水不响,响水不开“。”
  “水沸腾时一般汽化现象基本止,共振亦随之止,所以开水不响,这是声辨。气辨是看汽化现象强弱,水温达100℃便蒸气升腾,直到烧干为止。当蒸气直冲,并掀开瓶盖时,水定已沸腾。”
  闻一鸣点头称赞,不愧是高手,几句话深入浅出道明原理,笑道:“清代名士李南金写有一首咏煮茶火候的诗:砌虫唧唧万蝉催,忽有千车捆载来,听得松风并涧水,急呼缥色绿瓷。”
  “妙哉!”严四海大笑道:“松风桧雨到来初,急引铜瓶离竹炉,待得声闻俱寂后,一瓯春雪胜醍醐。”

  “古人云:老与嫩,皆非也!老指水烧过头,有益矿物质溢出,有毒物质亚硝酸盐含量因蒸发而升高,水无刺激性,味滞纯,说水老不可食有一定道理。嫩指水未开,矿物质未析出,水不好喝,因温度不够,茶叶有益物质未充分溶解,香气和滋味均不佳。”
  老爷子看着闻一鸣,红光满面兴奋道:“今天得遇一知己,人生快事!”
  说完正好铁壶发出第二遍鸣叫,急促短暂,再看水汤,大小气泡如连珠般涌出,很是漂亮。
  “好了!”

  闻一鸣和严四海异口同声,相视一笑,老爷子拿起铁壶,熄灭炭火,等水微微沉淀,拿起桌第一把紫砂壶道:“你们看此壶如何?”
  凌天成看一眼壶,无奈道:“老爷子是难为我?壶不懂,说出来丢人,一鸣,你看如何?”
  都是熟人,严四海知道凌天成不懂紫砂壶,主要是问闻一鸣,看看这个年轻人还有多少神之处!
  闻一鸣接过紫砂壶,入手温润如玉,包浆厚实,宝光深蕴。打开壶盖,幽香扑鼻,感叹道:“百闻不如一见,严老果真是大行家,好一把顾景舟的西施壶!”

  “黄龙山绿泥,所制壶质感朴拙,砂质细腻而富有颗粒美感。壶品光彩米黄泛青,泡养后逐步转为温润的亮色,包浆感好而易于泡养,发幽然青光。产于黄龙山矿脉,是紫砂泥的夹脂,故有泥泥之称。”
  闻一鸣轻轻抚摸着壶,侃侃而谈道:“适合乌龙生茶,轻焙火系列最好。铁观音,焙火或重焙火系列为!”
  “好!”
  严四海面露惊喜,赞叹道:“难怪小友能捡漏曼生壶,果然眼力惊人,老朽佩服!”
  然后拿起第二把壶,递给闻一鸣道:“此壶如何?”

  “半月壶,海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日期:2018-02-1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