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49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获至宝的捧起半瓢壶,小心用湿毛巾轻轻擦拭壶身,推测道:“原本应该是大富之家藏品,用来泡品碧螺春。后来流落民间,后人不懂,以为是无名壶,泡普通毛尖,所以才有两种茶香。”
  半瓢壶是清代制壶名家杨彭年与陈曼生合作的作品,是研究陈曼生造壶的重要资料。嘉庆二十一年,陈曼生在宜兴附近的溧阳为官,结识了杨彭年,并对杨氏“一门眷属”的制壶技艺给予鼓励和支持。更因自己酷嗜砂器,于是在公余之暇,辨别砂质,创制新样,设计多种造型简洁、利于装饰的壶形。
  曼生壶前后究竟制有多少?今传世见有两把镌刻制壶编码的曼生壶,其一现藏香港茶具物馆,壶铭制“茗壶第一千三百七十九,频迦,”把下印“彭年”,底印“阿曼陀室”。
  其二现藏沪博物馆,那个编号是否是曼生制壶的实数,已不可确指,也无从考核。
  古云:“以简为贵”、“画以简为贵”,曼生壶亦然,十分难得。虽然他造了不少壶,可据说当年的大收藏家吴大澄想求曼生壶也多年不可得,传为佳话。
  “又是一个大漏!”
  闻一鸣兴奋道:“三百一把曼生壶,估计拍最少后面再加一个万字!”
  拿起电话,打给凌天成,过几天拍卖预展,龙香墨闪亮登场,现在又添曼生壶,又是一件重器!

  “什么?曼生壶!我在公司等你!”
  电话那边凌天成一阵激动,让闻一鸣马去公司见面,他用箱子装好壶,打车去天成拍卖。
  “张老,快看看,是不是真品?”
  刚到公司,凌天成拉着闻一鸣到办公室,次鉴定的张老也在,接过箱子,小心翼翼拿出半瓢壶,仔细开始鉴定。

  “暗款在壶里面,把手位置!”
  张老听完赶紧拿出手电,按照闻一鸣的提示寻找,果然看见款识,惊喜道:“果然是曼声壶,居然是暗款!”
  凌天成再次确定道:“再仔细看看,曼生壶在紫砂工艺史独树一帜。1977年以前未见过出土实物,传世多有赝品,只有当年王坫山墓出土的那件曼生壶作为考证。”
  张老点点头,拿出放大镜仔细鉴定,足足半个多小时,更加确定道:“真品,绝对是真品!”
  “我当年专门去收藏大家严四海那里学习过,他收藏曼生壶多达三件,诸如:杨彭年款陈曼生铭紫砂圆笠壶、杨彭年款陈曼生铭紫砂合欢壶。”

  “所有壶线条简洁、做工规整,刀法纯熟、刻工精细,壶底印“阿曼陀室”,运刀犹如雷霆万钧,显得雄健朴茂,金石味十足。”
  张老捧起壶,爱不释手道:“这把壶无论做工,还是神韵都完全符合曼生壶的特点!更是难得一见的暗款,我入行几十年,前所未见!”
  一句话凌天成大喜,张老是杂项鉴定高手,特别是对紫砂和木器。猛地站起身,兴奋道:“曼生壶,天助我也!”
  张老小心翼翼把玩着曼生壶,无奈道:“可惜后人不珍惜宝贝,你看养成什么样子?暴遣天物,不行,我要重新清理!”
  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闻一鸣,仿佛不答应要玩命的表情。那还能怎么说?只能点头,老爷子马抱起壶,兴冲冲离开办公室。
  “说吧?又是捡漏?”
  凌天成给闻一鸣满茶,笑道:“你的运气真好,接二连三捡大漏,先是龙香墨,今天又是曼生壶,这是要大发财的节奏!”
  闻一鸣美美品口茶,谦虚道:“这算什么?历史哪个大收藏家不是如此?民国六公子,随便都是宋元真迹,国宝重器,那才是大牛人!”
  凌天成暗自点头,有这个心态最好,其实在他看来捡漏不算什么大事,拍卖行什么人都有,运气好,眼力高的不在少数。
  主要是闻一鸣捡漏太频繁,没几天弄一次,这让凌天成很是吃惊。按理说他没有家传手艺,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神?
  不过这是人家的秘密,凌天成不会过问,兴奋道:“这可不一样,重器是重器,可对于天成拍卖来说,你手里的两件宝贝不国宝差!”
  看见闻一鸣不解的表情,凌天成解释道:“对于拍卖行来说,重器固然重要,可毕竟千载难逢。更重要的是人脉关系,每次有资深大藏家捧场,才是成功关键!”
  “龙香墨引出胡建民这尊大神,在原古玩圈绝对是顶级存在,人家从来没有出席过本土任何拍卖会,没办法,级别太低,没有值得出手的好东西。”
  “可想而知过几天的咱们天成拍卖预展他要是出现,会引起多大轰动?然后拍卖会大神横扫千军,重金抢下龙香墨,你说这个名人效应值多少钱?”
  闻一鸣点点头,在商言商,凌天成可能古玩眼力不行,但做生意绝对是高手。拍卖行的精品重器从哪里来?全靠手里的人脉关系。
  一般来说大拍卖行很少对外征集藏品,原因很多,市面真品少,精品更少。而且还要面对来源问题,出土货是大忌,所以古玩行最讲究传承有序。

  同样的藏品,如果经过历代名人或是收藏大家鉴赏过,那价值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特别是经过宫廷收藏,皇帝鉴定过的藏品,必然价值连城。一是能最大限度保证真品,提供更多鉴定证据;二能被皇帝看眼的东西,艺术水平更高,这也是为什么帝王收藏受到市场热烈追捧的主要原因。
  凌天成有野心,想要把自家买卖做大做强,让天成拍卖走出原,打入全国市场。难度很大,别看好像是从三流提升到二流,可间有个巨大鸿沟,是品牌影响力。
  别说第一流的四大拍卖行,算二流的荣宝斋、朵雨轩,还有西林印社,哪一个不是经过百年传承的金字招牌?
  要想真正走出原,在全国有一席之地,那必然有深厚的资深藏家做基础。不但能从他们手里征集到传承有序的精品重器,还能邀请知名藏家参加拍卖,从而提升口碑,加大市场影响力。
  这也是为什么凌天成如此热衷拉进于胡建民的关系!说白了是想利用人家的人脉和名气,增加自己拍卖行的含金量,别人一听连百亿富豪都捧场举牌,那自己还怕什么?
  当然对于闻一鸣来说,也是他的目标,正好利用凌天成和古玩作为敲门砖,多多结识土豪权贵。一旦他们对香道瘾,才能为自己提供更多资源,继续香道修行。

  “明天再跟我走一趟如何?”凌天成轻松道:“次龙香墨钓出胡建民这条大鱼,这次有曼生壶,另一尊大神能坐住?”
  闻一鸣点点头,好问道:“又是大土豪?”
  “不是,这次是真正大收藏家!”
  凌天成介绍道:“严格说起来胡建民是半路出家,靠的是家财万贯,可对于真正行家来说,他还算不收藏家!”
  “衡量收藏家的唯一标准是有没有建立其独有的收藏体系!无论是瓷器玉器,还是青铜古籍,任何门类都博大精深,从古自今几千年,从无到有,从简到繁,都有一套进化规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