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5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觉着自己的心像是被狠狠撞了一下,整个人僵硬了一瞬,几乎是本能的将小姑娘抱了起来。
  白衣女走过来,含笑看着父女两个,道:“我不管你还记得多少往事多少人,也不想探究你是不是在演戏,总之我是不会放弃的。”
  “她是我女儿?”李牧野迟疑的问道:“可她是个混血孩子呀。”
  白衣女道:“李麦的亲生妈妈是你以前的妻子,不过已经死了,我是你现在的妻子,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

  “不对呀,我好像想起来了,我的女儿叫小安琪。”李牧野流露出思索之色,问道:“你给她改名字了?”
  “真能装蒜。”白衣女轻哼了一声,道:“安琪是她以前的名字,今后她叫李麦。”
  李牧野道:“既然咱们是一家人,那你就别走了,快跟我回家见见其他人吧,我在这里可有一个好大的家庭呢。”
  白衣女道:“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我们?”李牧野诧异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白衣女黛眉微蹙,忽然来了情绪,愤然叫道:“姓李的,你太欺负人了!你这绝情绝意的大混蛋,就算你吃定我了,也用不着这么折磨我吧。”
  李牧野迷茫的看着她,神情无辜的像个孩子,四目相对,白衣女痴然凝视着这目光,忽然走过来将小姑娘夺了去。跺脚道:“我带孩子走了,你什么时候想起我了就来找我们。”说完,带着啜泣难舍的小姑娘掩面而走。
  酷寒的雅库茨克大街上,只剩下小野哥在寒风里心乱如麻。

  我究竟做过什么事,为什么这个李中华口中的大魔头会对我这么好?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又为什么这个所谓的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对自己心存戒备?李牧野扪心自问着,在这个世界上我到底可以相信谁?脑海中,那些零碎的,令人头疼的记忆片段纷至沓来,耳朵里仿佛听到了无数的声音,凑成千头万绪,让人心乱如麻。
  清醒后的这段日子里,李中华也许是唯一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他说跟自己是父子关系,但为什么能想起的童年记忆片段里没有他的身影?而且他总说白衣女是大魔头,可为什么这白衣女对自己却是如此温柔?虽然想不起白衣女的名字,但脑海中却能记起许多与白衣女一起的片段,绝大多数都发生在床上。从这点看,自己跟她也许真的曾是夫妻。
  李牧野还想起了小安琪的妈妈是狄安娜,她没有死,好好地在莫斯科。白衣女待自己这么好,却又为什么要骗自己?
  太多的疑问在心中形成一团团乱麻,世间繁杂,真伪难辨。李牧野仰头看天,低头看地,忽然心血来潮,有一种不如快刀斩乱麻,抛下一切融入这天地中寻找真我的冲动。
  “你想起什么了吗?”黑暗的巷子里,李中华和刘长风并肩走出。
  李牧野慢慢转身看着二人,摇头道:“我可能真的没办法做到你们对我的期待了,或许回煤城看看会有帮助。”
  李中华道:“你不想继续留在家人身边了?”
  李牧野纠正道:“那是你的家人,不是我的,那些弟弟妹妹们似乎更愿意把我看作是某个潜在的对手。”
  刘长风呵呵笑道:“就是这个种儿啊,这小子就算真被毒成了植物人,这种揣测人心的本能也不会丢。”

  李中华叹了口气,道:“他们跟你一样也是我的儿女。”
  “然而事实上除了你之外,没人当我是家人。”李牧野道:“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如果继续在这个家里住下去,我担心自己会做出些让很多人不开心的事情。”
  李中华皱眉道:“你现在就想走了吗?”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的家好像在国内,最近又想起了一些人和事,打算回去见见。”
  “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离开的条件吗?”李中华道:“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向我证明你已经恢复了实力。”
  长街飘雪,气氛忽然凝重起来。刘长风悄然退到了旁边。
  李牧野神情淡然,似乎对李中华的气势提升毫无所觉,道:“我对你说的那些事没兴趣,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做好了。”
  街灯晚照,离去的背影渐渐拉长。
  “为什么没出手试一试?”刘长风问道。
  李中华微微摇头,道:“浑然天成,无懈可击,你在一旁感知不到,他的运动速率,心跳脉搏的节奏,跟这自然风雪共鸣,几乎完全融为一体,所以我不认为还有出手的必要了。”

  刘长风道:“就这么让他走了,你能确定他还记得多少前尘往事吗?”
  “放心,他故意气走了白无瑕,足以说明他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至少不会成为咱们的阻碍。”李中华道:“至于他到底记起了多少,除了他自己外,谁又能猜得到?”
  荒凉的冻土带上,李牧野孤独前行。饿极了就捉一只鸟兽果腹,渴了便在随处可见的冰泡子里挖一块冰。就这么离开了雅库茨克野人似的行进在荒野中,一路步行向南。
  北风烟雪中,一匹独狼迎面走来,这可怜的家伙前肢受了伤,也许是在争夺狼王的战斗中负的伤,也许是一次失败的狩猎。它瘪着肚子,踯躅前行在寒风里,在生命的火苗消散以前遇到了两天没吃饭的李牧野。
  在雅库特猎手的经验里,孤独受伤的凶兽是最危险的,这家伙的目光不善,尽管身体虚弱的摇摇欲坠,锥子一样的目光却依然凶狠自信。李牧野看着它,忽然做出一个面对野生动物时最忌讳的下蹲动作。独狼毫不迟疑的龇牙扑了上来,李牧野探手按在狼头上,独狼进退不得,骇然发现对手的强大,发出绝望悲伤的呜咽。
  “你这可怜的家伙,混成这个样子都还想活下去,又是为了什么?”李牧野摸着狼头,从怀中摸出半只前天啃剩下的兔子,撕成两片后递到独狼面前。
  独狼没有张嘴,只是戒备的发出低吼。
  李牧野耐心的将兔子塞到它嘴边,道:“别觉着少了,吃下去就能多活几天,我能帮你一时,帮不了一世,你要活下去终究还得靠自己的本事。”
  独狼伸出舌头试探着在兔子肉上舔了舔,李牧野抬起了手,这家伙叼起两片兔子肉,明明已经饥肠辘辘却没有一口吞下,转身向着来路走去。李牧野好奇的看着它,举步跟了过去。独狼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李牧野摊开手表示自己没什么敌意。独狼停顿了一会儿,转头继续前行。
  一人一狼,一前一后,行走了大约十几公里,独狼终于在一座土丘下停下脚步,那里有个洞,独狼刚走到近前,一头母狼便从里边钻了出来,先是嘴对嘴从独狼口中夺去两块兔子肉,随即便发现了李牧野。立即发出不友善的嘶吼。
  日期:2018-06-09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