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4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的一声,年轻白人摔倒在地上,枪已经到了小野哥手里。李牧野站在那里并没有追击的意思,甚至目光都没有看向怒气冲天爬起来去讨要另一把猎丨枪丨的年轻白人。
  此时此刻,河对岸忽然来了一辆造型夸张的越野房车,小野哥的目光则完全被车里走下来的白衣女子吸引过去了。
  河面宽阔,女人的脚步看似不快,却几步就走到了近前。
  暴躁的年轻白人举枪对准了李牧野,却突然精神萎靡倒在了地上,很快抽搐成一团,痛苦不堪的对着其他人呼叫救命。同来的伙伴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好像忽然就不会动了,木雕泥塑一般在那里。
  白衣女子和李牧野恍若未觉,四目相对,彼此都良久无言。
  “还活着?”白衣女轻声问了一句废话。
  李牧野点点头,道:“是啊,还活着。”

  白衣女脸上挂着笑意,眼中却已经噙满泪光,道:“我找到了昆仑,他们告诉我说你被带回到这里,我就来了。”
  李牧野看着她,道:“我想不起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一定是我的亲人。”
  白衣女点点头,明眸含泪,凄然道:“我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放心,我一定会医好你的。”
  李牧野摇头道:“我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医治,我以前很孤独,现在有很多亲人了,这样挺好的。”反问:“对不起,我忘记了好多事,可否告诉我,你是我的什么人?要不要留下来跟我一起?”说着,将塔娅拉回到自己身边。
  白衣女自然不会留在这里,她也许是对李牧野想不起自己的身份而恼怒,也许是不满于李牧野身边出现的新女性,冷然瞥了同样不言不动的塔娅一眼,缓缓扬起手来,似乎只是要捋一下自己的秀发,撇撇嘴,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都快让人家摆弄成蔬菜了,也不会亏待你下边的贼兄弟。”

  “手下留情。”李牧野阻止道:“她是我妹妹,如果你是我的亲人,就不应该用那些细针伤害她。”
  白衣女的手停了下来,捏了捏自己的衣角,黛眉微挑:“妹子?”忽然冲着塔娅打了个响指。
  芳香入鼻,塔娅一下子活泛过来,骇然看着白衣女,用流利的汉语质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女巫,刚才对我和我的同学用了什么魔法?”
  “你的同学?”白衣女摊摊手,道:“那我可要说句对不起了,我没办法忍受有人用枪指着你哥,所以就......有点遗憾,不过如果他家人接受,我可以做出补偿。”她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寒意,道:“不过这种玩笑最好不要有下一次。”
  这是一次拙劣的试探,也许是出于少年人的好奇,也许别有深意,但总之对李牧野没有构成实质性的威胁,白衣女也就懒得计较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李牧野的状态,到底是彻底失忆了还是失去了部分记忆?对于洗魂丹的底细,这世上除了玄尘外,就属她最清楚了。正因为深深知道这种丹药的霸道,所以她在找到这里前就已经做好了面对最坏结果的打算,哪怕带回去一个没有情感意识的植物人,她也要守着这男人一辈子。

  塔娅问道:“你到底是谁?跟我哥是什么关系?”
  “原来你是李中华的女儿。”白衣女把注意力重新放在李牧野身上,问道:“你还能想起多少从前的往事?”
  李牧野摇摇头,道:“我记得我在煤城长大,好像有个女朋友叫孟凡冰,但我根本不喜欢她,我喜欢的人是干妈的女儿叫娜娜,姐姐走了,剩下我一个人......我很孤独。”
  “装的真像。”白衣女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倔强的转过脸去不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切齿道:“我就不信你记得那个无足轻重的贱人,却把我给忘了。”
  李牧野痴然凝视着她倾国倾城的年轻容颜,道:“小妹妹,你很美,我一看到你就觉得心里暖暖的,莫名的想要跟你亲近,但我真的记不得你了,如果你愿意,我欢迎你留下来,我现在脑子很乱,想多了事情还会头疼,有的时候想起来的事情还会忘掉。”
  “小妹妹。”白衣女鼓起腮帮,似乎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她抬头看一眼天空,似乎是在留神聆听什么,然后转回神来问道:“你真不打算跟我一起走吗?”
  李牧野道:“我既然已经找到了家人,就自然应该跟家人在一起。”

  白衣女点点头,道:“就随你的意思吧,可惜你现在的家人不大喜欢我,如果我留下来,他们或许就要离开你了。”
  李牧野听出她有告辞之意,目不转睛看着她,心中有些难舍,道:“你这是要走了吗?”
  白衣女抬头又看一眼天空,点点头道:“别担心,我不会走远的。”说罢,转身回到房车上,不大会儿又回来,手上多了一件浅蓝色的马甲,金线穿梭,造型略显奇特。径直走到李牧野面前,将马甲套在小野哥身上,温柔的:“这衣裳是你的宝贝,记着以后都不要脱下来了。”
  李牧野痴痴望越野房车消失在对岸的密林深处,耳中依稀听着白衣女离去前吟诵的诗句: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机械轰鸣声,远空一架直升飞机驶来。那个权威深重倍受尊敬的父亲竟等不及飞机降落,从二十几米的高空上一跃而下,神色紧张劈头就问:“你看到她了?”
  “她究竟是谁?”李牧野是在问李中华,又似乎是在问自己。
  李中华口中存在着一个可怕的女魔头,据说是这世界的另外一面里最有权势和力量的人。李牧野实在是没办法将他口中的女魔头跟那个美绝人寰又清纯动人的白衣女联系到一起。
  十二月的雅库茨克用酷寒来形容最合适不过,无论白天夜晚,李牧野看到的每个人都被包裹在厚重的裘皮里。天气太冷,到了傍晚时分,城市的大街上便很少能看到人迹。
  天色将晚时,李牧野忽然心生莫名热燥,临时起意独自走出家门,身上除了内衣和那件马甲外,只套了一件皮夹克。在这零下五十多度的天气里,换做别人恐怕早冻僵了,但李牧野却很适应这户外的温度和空气。
  白衣女又出现了,这一次她身边多了一个小姑娘,黑发碧眼,包裹在白色的狐裘中,明丽端方,好看的不像人间人物。

  “这么快又见面了。”她漫步走来,将身边的小姑娘拉到身前,问道:“还记得她吗?”
  小姑娘睁着大眼睛看着李牧野,忽然展颜一笑,从白衣女手中挣脱,兴奋的跑过来,叫道:“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