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5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法预料?哼!刘淑然,你当我是傻子吗?萧晋是沈妤娴带来的,而沈妤娴是你的大学好友和多年闺蜜,而且,我可是听说,她能带着萧晋过来参加竞选,也是你的功劳呀!”
  很显然,镜头里的这两个人,一个正是之前刚刚在考核中与萧晋一同胜出的晁玉山,而另外一位,却是刘青羊的独生女儿,刘淑然。
  只见此时刘淑然一把握住了晁玉山的手,脸上满是痴情和哀求。“我真的不知道那个萧晋会这么厉害啊!年前沈妤娴打电话给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想着她医术一般,被她带来的后辈就算有点水平也肯定比你差得远,所以顺口就答应了,谁知……
  玉山,你别生气了,我若是有意要害你,还怎么会把考核的内容跟‘五运六气针’的精髓事先告诉你?而且,我们已经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我们的儿子都那么大了,我对你感情如何,难道你还体会不到吗?”
  听到这里,饶是萧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
  不是因为刘淑然帮助晁玉山作弊,而是因为刘青羊的亲外孙竟然是晁玉山的儿子!
  更过分的是,从之前刘淑然流露出的想让田新桐当她儿媳妇的意思上来看,她的儿子年纪要比田新桐大,也就是说,在晁玉山和沈妤娴分手、甚至在两人分手之前,她这个沈妤娴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就跟晁玉山搞在了一起。
  不过,转念一想,萧晋又有些释然。毕竟,晁玉山不管人品如何,颜值都是非常优秀的,帅气又多金,简直就是白马王子的模板,在那个人们心思都普遍单纯的年代,哄骗几个漂亮姑娘上床还是很容易的。
  刘淑然作为沈妤娴的闺蜜,肯定能经常见到晁玉山,一来二去的,会喜欢上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她这个人的道德水准实在是太没底线了,偷偷睡了闺蜜的男人,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还能像没事儿一样继续维持友谊二十多年,且一心想让闺蜜的女儿嫁给她与闺蜜当年男人生下的儿子。
  这……怎一个心理畸形能形容得了?
  视频还有许多内容,但萧晋却没有接着往下看,而是直接关掉,并将手机推回詹青雪的面前。
  詹青雪不解:“这个视频能够直接干掉晁玉山,你明天可以不用参加任何考核就坐上兑长老位。”

  “这个我知道,”萧晋淡然地说,“但是我不需要。”
  詹青雪微微蹙起眉,沉吟片刻,说:“以你的实力,确实不需要这种手段,但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能合情合理的让自己轻松胜利,何乐而不为呢?”
  萧晋摇头:“我不喜欢在自己本就能够得到的东西上欠人人情。”
  “可现实是你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定胜利。”詹青雪说,“虽然那四位长老的人品可以信任,但是人就有弱点,晁玉山明显是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家伙,保不齐就已经用什么方法掌控或者威胁了某位长老。
  在别人已经拿到了答案的情况下还要凭本事去参加考试,恕我直言,萧先生您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个如此迂腐的人。”
  萧晋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那么迂腐,甚至连正派都称不上,如果我也有机会作弊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具体的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相比起拿到长老之位,我更在乎与晁玉山之间的比试。”
  詹青雪一愣,随即道:“萧先生的意思是,比起把视频交给你来换取你的友谊,我更应该拿‘今晚要不要把它公开从而导致晁玉山被踢出局’这件事来要挟你喽!”

  “詹小姐的反应速度令人惊叹!”萧晋眉毛挑挑,问:“所以,你是打算要这么做了吗?”
  詹青雪沉默片刻,叹息一声,摇头说:“如果我仅仅只是想从萧先生这里交换某件东西,那说实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那么做,但很可惜,据我目前对你的评估来看,只和你做一锤子买卖,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听了这话,萧晋心中就不由感慨,詹家对子弟的教育成果果然比夏家更高一筹,不说别的,单就投资眼光和魄力上,夏愔愔就绝对不是詹青雪的对手。
  是的,詹青雪和夏愔愔一样,都是巨富家的千金,而且詹家比夏家更有钱。如果萧晋猜测没错的话,华夏首富詹斯年,应该就是詹青雪的父亲。
  “先不说这个,”他重新拿起酒杯,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儿说,“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监视晁玉山?”

  “因为他在之前考核中的样子太过淡定了。”詹青雪很干脆的回答道。
  “只是因为淡定?”萧晋好笑道,“那你的疑心是不是也太重了点?人家晁玉山就不可以自信满满吗?”
  詹青雪也笑了笑,说:“抱歉!是我表述的不够准确,晁玉山当时的样子用淡定还不足以形容,应该说是不耐才对。嗯,就是不耐烦!尤其是在刘爷爷施展‘五运六气针’时,他的模样就像是早就知道了答案,希望早点结束一样。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要知道,‘五运六气针’被华医界誉为天下第一针,即便是在场的六位长老都全神贯注的观看,而他作为参加考核的当事人却一脸的满不在乎,除了他已经事先知道了答案,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所以你就派了人去调查他?”

  “是的。”詹青雪点头,“我当时就给下面的人发了指令,但因为时间太短,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就让人在晁玉山的保姆车里安装了监控探头。”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细心、聪慧过人且做事果断的姑娘。
  在心中将对詹青雪的评价又提高一层,萧晋点点头,道:“好了,我没问题了,你现在可以说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
  詹青雪刚要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微笑着说:“你的好奇心是解决了,可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萧晋耸耸肩,示意她可以问。于是女孩儿便直接道:“你是怎么知道张伯不会用电脑这件事的?”
  萧晋一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啥?”
  “就是你在解释为什么要给张伯多开两味治腹泻的药物时所说的一个前提呀!”
  詹青雪解释道,“按照你的说法,不会使用电脑是张伯工作强度大的一个重要前提,自然也是你会那么开方的关键要素,所以,我很好奇,你在看诊时并没有询问张伯什么,又是怎么知道他不会使用电脑的呢?
  毕竟,在如今这个时代,能熟练使用智能数码设备的老人也越来越多,别说张伯才五十多岁了,我父亲已经年近古稀,电脑用的都比我还溜呢!而会计这个职业对电子设备的依赖性更大,从常理来看,张伯会使用电脑比不会使用的可能性也要更大一些吧?!”
  听到詹青雪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年近古稀,萧晋立刻就正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是詹斯年最小的女儿。

  据他了解,詹斯年一共有过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在生他大儿子的时候不幸难产去世,也是从那个时候,他意识到了金钱的重要性,于是便开始做生意。直到年过四十,生意也形成一定的规模之后,才续弦娶了现在的老婆。
  日期:2018-01-0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