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9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江玲,终于扛不住了,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我没有说话,装着完全没听见。她又说了一声,很小声。我还是装着没听见。

  “苏西妹妹,你在说什么呢?你有什么意见,不妨直接提出来。你说得那么小声,我们也都听不到。”我看着苏西说。
  “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还要怎样?”苏西一脸的愤怒。
  “哦,原来你是在道歉呐,我这没听清。都是自家姐妹,过去就过去了。那车以后归你了,我也不要了,咱们姐妹好好的。”我笑着说。
  我这是提醒她,车你还得给我还回来!既然那车都过户到我名下了,几百万呢,我凭什么要给你?
  “那车还是归你,我不要。这件事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苏西真是一脸的不甘心。
  “不,那车我不要了。归你了。我也不想因为这样的事而影响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更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个贪图便宜的人。那车本来我就不准备接受的,我放在阳城很久,一直没用,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配开那样的好车。”
  “好了,既然你们姐妹和好了,那就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车都过户给你了,你就继续用。苏家没有穷到一辆旧车都要收回来的程度。”江玲发话了。
  这就OK了,这事可以过去了。
  我又推辞几句,最后在苏继业的劝说下,我答应把车拿回来。
  晚宴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经过这么一闹腾,大家也都没什么心思吃龙虾了。而且我对这玩意也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努力陪着坐了一会。

  “对了,文北怎么样了?他为什么不来啊?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样的项目?怎么这么久都不见动静?”苏晓东突然提起了苏文北。
  我就知道他会问起二哥,我也是心里早有准备。
  “二哥最近确实是有些神秘,大多数时间都躲在书房里,据下面的人说,有时还会熬夜到很晚。我也是很见不到他的。晓东哥找二哥有事吗?”
  “啊,倒也没什么事,就是关心他一下而已。”
  “文北这一次蛰伏得有些久啊,他到底在搞什么?研究项目,也要不时出来露个面嘛。”苏继业说。
  “嗯,回头我跟他说说。”
  “二哥恐怕是被某些人给困住了吧?打着我二哥的名号到处作威作福。”苏西不合时宜地插了一句嘴。

  我笑了笑,没有反驳。这么愚蠢的观点,不需要我反驳。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江玲斥道,“文北是什么样人,怎么可能轻易受人控制?你说的什么胡话?”
  “我只是关心二哥嘛。二哥这么久不见人影,什么话都是靠这个女人传递,谁知道有没有鬼。”苏西委屈地说。
  我笑了笑,“苏西妹妹请放心,‘这个女人’也是苏文北的妹妹,而且感情很深,‘这个女人’是一定不会害二哥的,也没有能力害他。好了,你们慢用,我恐怕要先走了,我明天还有事要处理,一会太晚了。”

  “看,你这张嘴又把你姐姐给惹生气了!以后你少跟我说点话。一说话就得罪人。”江玲骂道。
  “江姨言重了,我没有生气,我是真的还有事。”我笑着说。
  “你再坐会吧。一会有些事,我还想和你聊聊。这里有你的房间,如果晚了,你就在这里休息,不用回去了。”苏继业忽然说。
  别人挽留我可以不理,但苏继业让我再坐一会,我就不能强行要走了。
  我真是心不想留下,因为我知道这里对我友善的人只有苏继业一个人,其他的人,嘴上说得好听,心里都没把我当自己人。
  我只好又坐下,说回去还是要回去的,我还得准备一些资料。
  我又等了一会,苏继业吃完了。他提出和我出去走走,还说饭后散步,有益于健康。
  江玲说对对对,饭后散走,还能减肥呢,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听她这意思,是想听听苏继业对我说什么。
  但苏继业没给她机会,说你就好好管教一下你那个不懂规距的没出息的女儿吧,让她好好反思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不肯让江玲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江玲有些难堪,但还是笑着说那你们爷俩出去走吧,我就不去了。
  苏家门口有条人工河,虽然是人工的,但河边风景也很好。我跟在苏继业的身后慢慢沿着河堤走。等着他先开口说话。
  “淇淇啊,苏西被惯坏了,你不要和她计较,也不要往心里去,自己看开点,在我心里,你就像我亲女儿一样,地位一点也不比他低。”
  我点头,说我明白的,我不会往心里去。其实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也只是想让她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任她欺凌的。
  “嗯,你明白就好。淇淇啊,我一直想问我,文北到底出了什么事?”苏继业突然转过身,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这个话题太过突然,我确实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要撒谎吧,又怕被苏继业拆穿,我要是说实话吧,又没有经过苏文北的允许。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所谓知子莫若父,文北是我的孩子,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他长时间不露面,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肯定是有数的。他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是不会这么久不出来的。因为他也知道,如果他久不露面,就会有人开始动心思了。”
  我心里更加为难,不知道要不要对苏继业坦白事实的真相?
  我想了又想,决定承认一部份,但又不全部承认。说得模棱两可,我认为是最佳的选择。
  “二哥确实是遇到一些小麻烦。但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董事长不必担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但苏继业还是要继续追问。
  “对不起,二哥不让说,所以我不能说。二哥已经把麻烦解决得差不多了。请董事长放心。”我小心地回答。
  “我明白了,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来找我。你永远都要记住,我们一直都是一家人。”
  我点了点头。说董事长,我恐怕真的要走了,有些晚了。
  他说那行,既然你不愿意住这里,那我派人送你回去。其实我是想人在这里住下的,只有你经常在这里呆着,我们才会真正的成为一家人。
  苏继业说得恳切,眼神真诚。我心里其实也想再住一下苏南住过的那个房间,于是就答应了。
  洗漱后,我躺在苏南曾经住过的房间,看着墙上苏南微笑的照片。明知道那是一个已经过世的人,但我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觉得非常的亲切。
  躺了一会,还是睡不着。我又爬起来,把小书桌上的台灯打开,抽过一本书随便打开,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甚至那书的书名叫什么我也没注意。整个人陷在一种神游的状态。
  但翻着翻着,却发现了那书中夹着一张照片。照片是两个年轻的少女。两人穿着一样天蓝色的校服。一样都很漂亮,两人手拉着手,露出开心的笑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