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37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赶紧谦虚道:“不敢,不敢!几位都是前辈高人,晚辈只是对印泥有些了解,对于书法一窍不通。这次瞎猫碰死耗子,不值一提!”
  一句话说的三位老者频频点头,对闻一鸣印象更好,鉴定结果已出,气氛轻松下来。几个人坐下,喝茶聊天。
  张老拿着书卷,惊叹道:“这种级别的仿品我前所未见,要不是印泥出现破绽,在我看来,足以乱真!”
  胡老认同道:“绝对出自书法大家之手!可能是临摹古人,也可能是游戏之作,总之功力之深,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当喽!”
  所有人深以为然,费胖子也是资深行家,他敢卖给胡建民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对书卷真伪确信无疑才敢出手。否则胡建民是什么人?一句话让死胖子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只要消息传出去,费胖子在州古玩圈立马混不下去!古玩全靠眼力,客户花重金买你的东西是为了保真,现在连你都打眼,几百万的东西都有假,以后鬼还相信你!
  “1940年?难道……”
  丁老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突然站起身,拿出一份资料,沉声道:“我有一个推测,这卷书法不简单!”
  “哦?您有什么想法?”
  凌天成挺直身子,丁老水平很高,报告没有出来以前,只有他一个人对郑板桥有所迟疑。只不过暂时说不出具体有什么问题,单凭多年直觉判断哪里不对!
  这一点已经足以证明对方的眼力高深,其实鉴定说难也难,各种流派,无数理论,众说纷纭,百万字都不能解释清楚其门道。
  可说简单也简单,高手凭的是一种直觉!当年鉴定泰斗吴湖帆先生,圈里号称吴一眼!

  老爷子看字画,一眼足以!
  其弟子徐邦达先生,故宫书画鉴定泰斗,号称徐三寸!书画到面前,打开三寸,真假立辩!
  大师靠的是多年来经验磨砺出的直觉,真东西自己会说话,一看便知,这才是古玩鉴定的最高境界。
  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闻一鸣也好看着丁老,期待知道有什么内幕?老者低声出两个字道:“谭敬!”
  “什么?”
  “难道是谭敬仿?”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除了闻一鸣,剩下几个人肃然而惊,凌天成直接站起身,不可思议惊呼道:“丁老,您确定?”

  “十有八九!”
  丁老再次拿起手卷,正色道:“郑板桥是书法大家,六分半书自立门户,风格独特,后世临摹之人众多,其不乏各路名家。”
  “闻小友从印泥推断出此作品出自民国,加科学报告确定的那个时段,让我想起一个人,那是谭敬!”
  “对,对,是谭仿!也只有谭仿才有如此功力!”
  “我同意,十有八九是谭敬仿!”

  张老和胡老恍然大悟,纷纷同意,凌天成点点头,看旁边的闻一鸣迷惑的表情,笑着拿起桌资料,递给他道:“你自己看看。”
  闻一鸣打开资料,谭敬,字和庵,斋号区斋。他的祖是著名的广州十三行之一,主要做海外贸易,经营数十年,成为沪有名的富翁。
  1939年至1949年,这短短的10年间,谭敬从一位商界新锐一下子成长为SH滩的收藏大家,与庞莱臣、吴湖帆、张珩等老牌收藏名家肩,收藏了许多历史名作。
  原因有三点:一是由于战争不断,社会动荡,收藏家为了生计开始不断出货;二是谭敬生意顺遂,财大气粗;三是他获得了近代收藏巨眼张珩先生的大力帮助,为其长眼,并因受了张珩的影响,谭敬的收藏也偏重于宋元字画。
  1947年端午节前夕,谭敬找到了造假名手汤安,请其为自己收藏的元代赵孟睢端善皆锻肌犯粗聘北荆┤艘慌募春希谑翘肪刺峁┏〉兀⒂商腊睬M罚橹诵碚选⒅V裼选⒑⑼醭旱纫话嗳寺恚闶荢H最出色的造假高手,开始了近代历史最著名的书画造假活动。

  丁老介绍道:“当年我看过谭敬的回忆录,当时与汤安相熟的篆刻家陈巨来,在其《按持人物琐记》对汤安的造假颇多揭露,指出汤安造假古董有三类。”
  “其一是印章,造假的有类似沈周、征明、唐伯虎、仇英等明代吴门四大家,还有郑板桥、刘墉、水道人、金俊明、方孝孺等一大批历代名人的印章,这些假章的材质有犀角、象牙等,其造假的虫蛀、裂痕尤为逼真。”
  “第二类是紫砂壶,曾经借得吴湖帆藏明代陈鸣远紫砂壶,仿造后令吴湖帆也分不清真伪;第三类是书画造假,陈巨来还亲自参观过汤安的造假作坊。”
  “当年汤安找了许徵白、郑竹友、胡经、王超群等一班人马分工合作,许仿画、郑摹款字、胡做印章、汤全色做旧,以后又有金仲鱼仿画,最后由王装裱成轴。”
  “不过仿制古画谈何容易,要把流传几百年甚至千年的书画所经历的沧桑,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来,没有几下子是无法达到的。”
  “他们先把画画好,裱在板子,用水冲得似有似无。完了以后,又像旧画流传过程那样,反复揭裱,并要像修旧画那样进行接笔补残,最后进行全色,使之古貌盎然。”
  “1960年,故宫修复厂成立摹画室,专门复制故宫书画藏品,以代替原件供展览和收藏。金仲鱼和郑竹友甚至一起进入故宫工作,可见他们的水平之高。”
  丁老感叹道:“当年谭敬所仿赵原《晴川送客图》轴,藏者欲售给故宫,该院书画掌眼人写了一张条子给张珩,要他在鉴定时不要讲话。《晴川送客图》真迹原是张珩的收藏,他知道这是谭敬仿的,身为物处的领导,张珩怎能不说话?他说了,才使赝品没能进故宫!”
  丁老无奈道:“我干书画这么多年,谭敬仿也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见过。它是书画界的一大谜团,仿了多少?去向哪里都不知道!
  凌天成接话道:“现在已经确定的有四件在美国各大博物馆展出,还有九件十几年前佳实德拍卖过,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谭敬仿的水平之高,是历年之最。一般小名头的画家都稀少,有绝对的研究价值。”
  闻一鸣终于明白,原来还有这种牛人!仿品连故宫都分不出来?
  这也难怪费胖子会打眼,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来路得到这张谭敬仿,也算倒霉,居然卖给胡建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事情已经查清,凌天成让三位老者回去,剩下的自己处理。等他们离开,他忍不住笑道:“天助我也,这次看费胖子如何收场?”
  “真的要告诉胡建民?”闻一鸣有些不忍,他跟费胖子缘分不浅,两次捡漏都跟对方有关系不说,这次还亲自揭露仿品。
  “那是自然!”
  凌天成肯定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你不了解费胖子那个人,他混到今天身也不干净!这次只能说学艺不精,报应不爽,这事你不用操心。”
  他给闻一鸣满茶,轻松道:“现在胡建民对你刮目相看,不只是因为红酒,静心香更是决定性因素。我已经吩咐他们全力收集百年老料,尽快让你合香,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