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5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你的。”田新桐娇羞的轻踢他一脚,看他的目光中却带着怜惜的神色,“你说的那些都太复杂了,我什么忙都帮不上。不过,我记得你的做事原则:问心无愧,随心所欲。
  所以,我想说,这就够了,真的!哪怕不能再当一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只要不忘初心,多一点理想主义,不也挺好的吗?”
  萧晋闻言心中一热,下意识的就伸手想要去抚摸女孩儿的脸,中途却变成了掌心向上的摊开。
  田新桐看看他的手,不解的问:“怎么了?”
  “我房间的门卡在你这儿吧?!给我,我得赶紧回房间。”

  田新桐越发的疑惑了,掏出门卡给他,又问:“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萧晋头都不回的走向房门,“只是突然发现你好可爱,我怕再在这里待下去会忍不住想脱你的衣服。”
  房门打开又关上,小警花愣怔片刻,小手就不由抚上了连D级规模球体都阻挡不住砰砰跳动的心口。
  良久之后,她轻啐一口,双手捂住滚烫的脸颊,用羞涩到了极点的哭腔喃喃道:“田新桐,你怎么就主动亲他了呀?丢死人了……”
  人在纠结或者脆弱的时候,是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即便心灵强大如萧晋,也不例外。因为,负面情绪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自我消散的,它必须被宣泄出去,否则就会在身体里淤积,久而久之,人的心理就会发生变化,而且绝不可能是好的变化。
  这就证明人确实是群居动物,不适合长时间孤单,不管多么牛逼轰轰的人都不行。不信的话,就去看看那些高处不胜寒的帝王们,无论他们有多英明神武,到了晚年都会变得暴虐嗜杀,从古到今,无一例外。
  萧晋不想变成变态,所以,每当心绪烦乱时,他都会找人倾诉。好在他朋友不少,而且还大都是红颜知己,心理的调节成果一向都不错。
  虽然田新桐有些天真,性子也比较直接,他本来并没有指望能够得到什么帮助,但女孩儿豁出来的那个吻却让他既意外又感动。
  当然,在感动之余,他又习惯性的矫情了起来。
  田新桐的左眼角有一颗泪痣,周沛芹的右眼角也有一颗,所以,每当看着那姑娘的眼睛时,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小寡妇。
  特别是刚刚那个亲吻发生的时候,近在眼前的那颗小痣就充满了无声的讽刺。
  “怪不得没人喜欢当好人。”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他摇头苦笑着自语道,“好人麻烦太多了,哪有当坏蛋来的痛快?”
  “虽然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麻烦,”他话音刚落,身后对面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詹青雪靠在门框上看着他说,“但我却能帮你解决掉一个麻烦,你有没有兴趣?”
  萧晋眉毛一挑,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这姑娘道:“小姐姐,如果你再不老实的说出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的话,你我可真不能保证自己会继续对你客客气气的了。”
  “别奇怪,我是这家酒店的股东,身为老板之一,拿到你房间对面的门卡很轻松。”待萧晋进屋,詹青雪一边关门一边说道,“要不是担心你会介意,我原本是打算直接在你房间里等着的。”
  萧晋见客厅的茶几上已经摆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嘴角便微微一翘,心中对于詹青雪也就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普通人找人谈事,尤其是就两个人的时候,在不去饭店的情况下,一般不会特意的准备酒水,要么就是干聊,要么就是等人来了再问对方想喝什么。
  但詹青雪却直接就准备了,而且准备的还是一款年份超过了三十年的威士忌,不管来人懂不懂洋酒,都在一点点并不惹人反感的强势中突出了十足的诚意。
  很明显,这姑娘出身富裕家庭,且受过良好的精英式教育或者熏陶,再结合她的服饰和香水味道、以及杏林山长老们对她的客气程度,身份背景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自顾自给自己倒上半杯酒,萧晋轻抿一口,一边感受着酒液在味蕾上绽放出的丰富口感,一边笑着说:“如果你是以原始的状态在我的房间等我,我是肯定不会介意的。”
  詹青雪柳眉动了动,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拿起冰夹往杯子里夹了三块冰,说:“看来萧先生是属于对‘绅士风度’嗤之以鼻的那一类人。”
  萧晋撇了撇嘴,道:“不用说的这么委婉,小爷儿原本就是个low货,喜欢的也是街头流氓那一套,所以,詹小姐不用试探什么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顺便说一句,威士忌加冰虽然很正常,但这酒不错,稀释了喝太可惜了。”
  詹青雪抿了抿唇,将已经添好冰块的杯子推到一边,起身又从酒柜里拿出一个新的,倒上酒喝了一口,然后就咳嗽起来。
  “失礼了!这酒的味道是不错,但直饮对我来说有点刺激。”咳完,她边说边将剩下的酒液倒进了那个有冰块的杯子。
  眯了眯眼,萧晋就叹息一声,放下酒杯说:“我现在有点后悔进这个房间了。”

  詹青雪抬起因咳嗽而变得微红起来的脸,问:“就因为我不能用最能体现这瓶酒价值的方式喝它?”
  “当然不是,”萧晋笑道,“刚刚就已经说过了,我是个街头流氓,喝顶级红酒都偶尔会往里面加雪碧的主儿,哪里会关心你用什么方式喝这瓶酒?”
  “那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呀!”萧晋前倾身子,深深的盯着女孩儿的双眼说,“能看得出来,詹小姐是位很骄傲的姑娘,而能让你放下骄傲、不惜用自己不习惯的饮酒方式来表示诚意的事情,肯定轻松不了,像我这么怕麻烦的人,能不后悔吗?”
  詹青雪眼中光芒一闪,道:“这么说,萧先生是打算帮我喽!”

  萧晋重新向后靠在沙发背上,说:“那要看是什么事,以及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了。”
  詹青雪歪了歪头,拿起一旁的手机解锁,然后从桌对面推了过来。
  萧晋低头一瞧,见手机屏幕上是一个暂停的视频界面,不由蹙眉问道:“这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詹青雪晃动着酒杯里的冰块说。
  想了想,萧晋伸手点开了视频,只一眼,目光就凝在了上面。
  视频明显是偷拍的,起始画面是路边的一辆丰田埃尔法保姆车,接着镜头一变,画面就成了车内。虽然不能确定是否还是那辆保姆车,但萧晋认得,这确实是埃尔法的车厢。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一点,因为坐在车厢里的两个人、以及他们的交谈内容更值得关心。

  “该死!那个姓萧的是怎么回事?”
  “玉山,你先消消气,那个萧晋年纪轻轻就能有那么精湛的医术,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啊!”
  日期:2018-01-07 07: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