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09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开始上门求亲的那些人,左静和张翠花使出了百般手段去刁难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了。
  左丘驰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为那个时候那些上门求亲的人,并没有达到他定下来的要求。
  过了几个月,村支书忽然找上了门来,说要和左家永结秦晋之好,为了表现出自己家的实力,村支书当场拿出了十三万的彩礼钱,左丘驰意动了,便开始在左静和张翠花的耳边吹风了。
  听张翠花把话说完了以后,王四喜心里面产生了许多感触。结婚果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大山深处要高价彩礼,城市要更高的彩礼,说是嫁女儿,实际上就是拿女儿去做买卖,多少相知相恋的情人因为高价彩礼而无奈分手了,近些年,高价彩礼越来越严重,隐隐有成为社会毒瘤的趋势了。
  若是放在城市里面,或许还好处理一些,但放在农村里面,就不容易处理了,因为农村里面认为长辈的决定就是天,不能轻易拂了长辈的面子。
  张翠花幽幽叹了一口气,左静在一边低声抽泣着。

  看到这儿,王四喜不禁有些心疼起左静来。难怪她一直这么柔弱,做事也那么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大胆。大概是担心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惹恼了别人吧。
  “村支书的侄子,全身上下没有一个优点,仗着自己家里面有权有钱有势,占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便宜,欺负过不少人。假如左静真的成为了他的妻子,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张翠花抱着自己的女儿,幽幽地说道。
  “妈妈!”左静楚楚可怜的模样,王四喜看着都一阵心塞。
  “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赶快拿衣服走吧,躲到丁校长家里面去,不要再管结婚不结婚的事情了。妈妈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张翠花毅然决然的说道。
  王四喜一点都不愿意看到左静伤心流泪的模样,但是王四喜又不知道该怎么样帮她度过这个难关。嫁女儿这是别人家里面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C`ha 手其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快点离开吧,不要被你爸爸看见了。被你爸爸看见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你不要担心妈妈,妈妈这些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快走,快走啊……”她急促地说道。
  “妈妈,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爸爸一定会打你的。”左静说道。

  “我早已经适应了,”张翠花说道,“女人的宿命不都是这样么?”
  叹了一口气,左静还是拿着衣服离开了。张翠花舍不得女儿,一直送到了村口,直到王四喜和左静都骑上了车,她才离开。
  和来的时候完全不同,左静什么话都不说。两只手把王四喜紧紧搂在怀里,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偶尔还会抽噎一下,看起来真是可怜极了。女人再怎么样坚强,终究还是女人。战战兢兢过了这么多年,左静还是没能够逃掉悲惨的命运。
  下完雨后,天空的乌云已经散开了。皎洁的月光照着苍茫的大地,令人心胸一阵开阔。王四喜长叹了一声,把车子停了下来。

  “左静,你不要那么伤心了,面包会有的牛乃也会有的,艰难困苦的日子也终究会过去的!”王四喜下了车,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轻声对她说道。
  “我没有伤心,我只是在担心我的妈妈。因为我妈妈的脚,就是为了保护我而被爸爸打伤的。大概是伤到了神经系统,所以走路就变得有些蹒跚了。”她说着说着,又流起了眼泪。
  王四喜听完了以后,满脸都是震惊。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柔轮的肩膀竟然扛了这么多苦和痛。换做是王四喜,王四喜遇到了和左静一模一样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像左静一样表现好。从她的话里面,王四喜可以推敲得出,她这些年过得有多么苦多么累多么不如意。人家都是高高兴兴的,唯独她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或者是一件事,而让平静的家里面再次掀起波涛。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王四喜抱着她,小声安慰道。人委屈的时候,越有人安慰,越哭得撕心裂肺。
  她一直在哭,无论怎么劝都没有用,直到哭得眼泪都干了,她才停了下来。
  王四喜没有多说什么,见到她没有哭了,才带着她上路了,把她送到了丁校长家,王四喜则往自己家走去,慢慢悠悠骑着,心里面是说不出来的愁苦。
  到了家里面,发现陈宝怡还没有上库休息。她听到了声音,走出来看发现是王四喜,才轻松了下来。
  “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陈宝怡问道。
  “下雨又碰到了一点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王四喜语气和往常截然不同,说完了话,王四喜就直接去浴室洗澡了。
  半个小时以后,她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便来到院子看情况,发现王四喜并没有在浴室里面洗澡,而是提着蜡烛待在大棚里面。

  她静悄悄地走过来,直接在王四喜身边坐了下来。
  “你今天看上去很不开心,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陈宝怡问道。
  “今天我送左静回她家,在她家里面,我遇到了一些事情。”王四喜说道。倾诉王四喜并不太愿意找陈宝怡,更愿意找柳香。因为柳香就跟太阳一样,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说了什么话,她给予你的,依然是温暖的阳光!
  陈宝怡不一样,王四喜对她不了解,所以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因此就有些担忧。
  “难不成还有什么不可以告诉我的事情?”陈宝怡问道。
  迟疑了三四秒钟,王四喜最终决定把今天的事情和陈宝怡说出来。听着听着,陈宝怡有些吃惊了,后面则是恼怒,以及对左静的深切关怀。

  “左静的爸爸,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他若是为了钱逼迫左静嫁给她不喜欢的人,我一定把这件事情捅到派出所去。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这些话早已经被写入《米国独立宣言》和《筏国人权宣言》当中了,他们怎么就不懂呢?”
  王四喜白了她一眼,说道,“宝怡,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人和生活在城市里面的人不一样,他们只知道一些简单的道理,只到过小镇和县城,根本不认识什么米国筏国,而更加别提那两个宣言了。事情的关键在于左静,她这个女学生很好,可是有一点点不好,为了维系家里面的平静,她可以把自己的幸福放弃!”
  “那我们应该做什么?难不成看着这样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坐视不理?”陈宝怡忿忿不平的说道,“左静不能够就这样委屈了自己,就算是嫁给你,也比嫁给那些乌G`ui 王八蛋要好……我要把这件事捅出去,小镇管不了,那我就捅到县城里去,总之,我不能让村支书那老家伙实现他的狼子野心。”
  然而王四喜不知道的是,陈宝怡父亲其实就是县城里的某某局长,他若是愿意,一句话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
  日期:2018-02-1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