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08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四喜反应及时,冲上去直接抱住了她,往后走了几步,稳住了。察觉到手心里有一团柔轮而有弹性的东西,不由自主就按了一下。
  左静刚刚想要站起来,却被王四喜这一下弄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王四喜反应了过来,连忙把她扶了起来。
  “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王四喜说道。
  左静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默不作声朝前走着。很快就又要上那个陡坡了,王四喜怕她再一次摔下来,便用手扶了一下她的腰。
  走到了杏子林里,她还是没有说一句话。王四喜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第一次是下意识的举动,可是后来自己用手按了一下,怎么样都不能被原谅了。
  左静这样质朴的女孩,一般很难走出思想的死胡同。

  “左静!”王四喜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不然误会就大了,“刚才在陡坡下面,我不是有意的,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不,不要提起这件事情,我没有怪你……”她轻声说了一句。
  听到了这话,王四喜轻松了不少。左静开始摘杏子了,借着一点点微弱的光亮,她找到了三四个比较大的,然后把它们摘了下来。正打算让王四喜帮她帮忙,转过头却看见王四喜摘了一个杏子,已经开始吃了。大概是吃相太过有趣,左静呆了呆然后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笑啊?”王四喜一边吃着杏子,一边问道。

  “没事,没事,你继续吃吧。”她摆了摆右手,对王四喜说道。
  他们回到了山下时,发现屋子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大骂声。
  “他乃乃个蛋蛋的,这个不可以,那个太差劲,她当她是皇帝家的女儿啊?她有资格挑三拣四嘛她?”
  听到了这话,左静柔弱的身躯抖了一下,王四喜看着一阵心疼。
  走到了屋子里面,发现了一个脸上有烧伤痕迹的男人,他长得五大三粗,头发根根直立,刚才明显就是他在骂人。左静的母亲张翠花这个时候正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一样。

  “爸爸!”左静轻轻叫了一声。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看着左静,“你刚才做什么去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不过,你回来得也算是时候,因为我现在正在和你妈妈商量你结婚的事情,恰好有事情要问问你。我打算把你许配给村支书的侄子,他家里有别墅有豪车,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结婚这件事情你已经拖了三年了,这个婆家不满意,那个婆家也不满意,不知道是你太挑剔还是你根本不想结婚……以前我都管不着,不过今天这门亲事你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推掉了,因为我已经把人家的聘礼给收了。女人就是麻烦,就是不能太宠着,一宠着,就飞上天了!”他恶声恶气的说道。
  左静听到了这话,脸上露出了黯然的神色,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注意到自己妈妈还坐在地上,她连忙走过去,把张翠花扶了起来。此时,男人也注意到了左静身后的王四喜。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这里?”男人问道。
  “我叫王四喜,和左静一样,是青石小学的老师。”王四喜说道。
  “王四喜?噢,我想起了,你就是丁校长介绍的那个青年老师吧?”他记起了相亲的事情,“你小子来王四喜家做什么?”
  “爸爸,你不要为难王四喜,这些事情和他无关……”左静说道。
  “听说你家里面一贫如洗?哼,没有钱你相什么亲结什么婚?我告诉你,要想娶我家闺女为妻,你必须拿出八羊九驼来做聘礼……”紧接着后面就是一大堆的东西,看样子,他已经把嫁女儿当做敛财的手段了。
  “爸爸,快停下,不要说这样的话了,人家四喜已经有女朋友了。”左静有些急了。
  “左静,我今天把话给你撂这了。你不嫁给村支书侄子,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男人把话说完了以后,就往房间里面去了。
  “妈妈!”左静说了一句,然后轻轻抽噎起来。她一流眼泪,张翠花也忍不住流泪了。两个女人抱在一起慢慢哭了起来。
  “张阿姨,左静,你们两个人不要哭了好不好?能和我说一下整件事情的详细经过吗?”王四喜问道。
  “嗯,别哭了,别哭了,你的同事还在呢。”张翠花拿了一张纸擦了擦眼眶,止住了泪水。可是左静并没有,她的泪水像止不住的洪水一样。泪水一滴滴落在地上,无比令人心疼。

  “左静,别哭了。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能够帮你解决的,我一定竭尽全力。”王四喜轻声安慰道。
  “我去劝劝左静爸爸,你们聊。”张翠花朝着左静爸爸房间走去。左静没了依赖,想都没有想一下,直接抱着王四喜继续哭了起来。
  王四喜拍打着她的肩膀,轻轻说着安慰的话。安慰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反而让她哭得更厉害了。不由自主,她就把王四喜抱紧了。凄厉的哭声,好像要把所有的不快都发谢出来一样。慢慢的,王四喜胸膛湿了……
  哭了好久好久,她的哭声才停歇了下来。王四喜扶着她坐在了一边,然后继续安慰了起来。
  左静哭得眼睛都红了起来,王四喜看着都一阵心疼。这样一个可爱善良的姑娘,怎么就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一会功夫以后,张翠花从左静爸爸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她脸上不知为什么高高肿了起来,看起来是被打了。
  “张阿姨,左静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一下吗?”王四喜问道。
  张翠花晃了晃脑袋,迟疑了那么一下下,然后轻轻说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年,左静的爸爸左丘驰向张翠花求婚,张翠花一时激动之下就答应了,结了婚之后,张翠花生了一个男丁,也就是左静的哥哥——左南强。生男孩在农村里面是一件喜事,毕竟农村人都有一点点重男轻女的思想。
  之后,两个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忽视了避孕措施,结果怀上了左静。原本想要堕胎,可是张翠花不愿意。说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一个小小的生命,是生命就不应该剥夺她生存的权利。没办法,只好顺着张翠花的意思,生下了,发现是一个女儿。左丘驰不高兴了,甚至劝张翠花把左静给扔了。

  张翠花心疼女儿,一直拼命保护着她。在这样的环境下,左静艰难的成长着。直到上了学,不住在家里面了,左静的状况才好了许多。
  时光如白马过隙,一眨眼,就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听说左家有一位温良贤淑的好姑娘,于是乎,十里八乡的人全部上门来提亲了。毕竟,谁都想要娶一个贤惠的妻子,不想把坏女人娶回家嘛。在选择女婿上,两个人再一次发生了激烈冲突。张翠花想要让左静自己选择自己的丈夫,而左丘驰的想法很单纯,必须要家境好很有钱,不然的话就免谈。
  上一次和王四喜相亲,完完全全是看在丁校长的面子上,张翠花和左静倒不是这样认为,她们认为王四喜比其他人都合适,毕竟王四喜和左静的学历层次都差不多。
  左丘驰很看重家境,左静的哥哥左南强也是如此。换句话说,他们是要好处,要用足够多的好处去打动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