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9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陈总是业内数一数二的顶级人才,失业对你来说,只会是更好的机会。今天约你来,不是安慰你,更不可能看你笑话,就只是想和你聊聊。”
  “我不会去你们的公司,我不和沈丰合作。”陈岩说得很明确。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这个意思。就是单纯的老朋友见见面。你女儿好些了吗?”我提起了他患有自闭症的女儿。
  “好多了,这得感谢华总,是他找的专家帮我女儿治的病。可惜我现在被开除了,不能为华总效力了。”
  他说的华总,当然是华辰风。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看看吧,也有几家公司找我,但我不想去。先休息一阵再说。我这个人情商太低,只懂得搞技术,不善于和人打交道,所以总被整。”
  陈岩这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恐怕也是他经历这些挫折后的收获之一。不管是生活还是职场,都是一个复杂的环境,太过单纯或者固执,都难免会吃亏。陈岩以前最缺的就是这个。现在他能意识到,本身就说明他有了进步。
  我今天约他来,其实主要是想看看他的状态,想劝劝他不要消沉,也不要轻易放弃。我甚至想暗示他,过一阵华辰风就会重新召他回公司。
  但现在看来,他真的不需要我说这些。他本身就在自我冷静地反思,那我就不多说了。
  和他聊了一会,我就走了。我还得赶往阳城,那边还有很多要等我处理。华辰风要让蒋轩龙送我,我拒绝了。我不信他们会敢连续两天绑架我。以后日子还长,我也总不能时时刻刻带个个保镖在身边。
  一路也真没有遇到什么事,下午六点,我抵达阳城。
  我第一个要见的人,不是苏文北,是吕剑南。他还在阳城等我。

  我答应过请他吃饭,我就一定会做到,这一次的事,确实是得感谢他帮忙。
  等了约两分钟,吕剑南如约而来。他今天把灰色的头发扎起来,显得更干净了一些。尤其是还穿着了一身白色西服,让他看上去更为英俊了。
  突然觉得,他如果不让自己那么坏,他扮演个好人的角色,也是可以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好看的男子,总是能让人容忍他们一些不好的东西。
  “我一直联系不上你,我以为你忘了要请我吃饭的事了。”吕剑南在我旁边坐下,“我这身西服如何?我穿西服,是不是看上去很怪?我不喜欢这么严肃的服装。我穿着它,是因为想显示我重视这个饭局,因为是你请的。”
  这种话说来说去,无非还是在撩我。我不准备接。
  我把菜谱递给他,“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不会点菜,我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你替我点吧,只要是你点的,我都喜欢。”

  我说行,那我替你点就好了。但我点的话,基本上就按我喜欢的口味来了,你要是不喜欢吃,可别怪我。
  吕剑南邪气地笑,“我也想知道你的口味是什么样的,以后我们要经常在一起吃饭,我知道你的口味,也方便为你点菜。”
  我懒得理他这些撩话,把菜点完,直接转入正题,“你昨天联系不上我,是因为我被人绑架了。”
  吕剑南盯着我,然后笑了笑,“你不想见我,也不用找这种借口吧?”
  “我现在是很认真地在和你说事实。昨天高速路上封闭,我走了国道,在一个镇上被人绑架了。那些人知道在那儿等我,说明非常了解我的行踪。但那些人其实并不了解我的背景,也就是说,是有人让他们在那儿等着我的。知道我行踪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苏文北。另一个就是你。我二哥断然不会害我……”
  说到这里我就打住了,我的意思,他当然明白。
  吕剑南的脸色也阴了下来,歪着头看着我,“所以你怀疑是我让人绑了你?”
  “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这样想?”我反问。
  “我要如何证明我自己没有干过这事?我拿刀剁掉自己的手指,以证清白,行不行?”吕剑南阴森森地说。

  他眼里的凶光我似曾相识,昨晚蒋轩龙砍人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他们这些人,其实身上真的有某种共性。
  “我没说要你这样做。你把手指剁了,我拿来做什么?有什么意义?”
  “那你要我怎样做,才肯相信我?”吕剑南脸色变得铁青,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很在意。他才帮了我一个大忙,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而现在我却怀疑他绑架我,他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
  “我只是想请你认真想一下,你还把我的行踪告诉谁了?有没有可能,别人从你这里了解到了我的行踪,所以策划了绑架?”
  吕剑南脸色这才松了一点,“你不是怀疑我,只是怀疑我泄漏了你的行踪?”
  “是的,我是这样怀疑的。”我点头承认。
  吕剑南不说话了,歪着脑袋沉思,然后突然站了起来。“他妈的陈若新!”
  他口里说出的名字,其实和我想的是一样的。
  我和吕剑南通电话的时候,陈若新也是在阳城的,但我不能肯定,她当时是不是在吕剑南的旁边。但她是有可能从吕剑南那里知道我的行踪的。如果她知道了我的行踪,她是有能力策划一场绑架案的,她完全不用自己动手,她指使别人就行了。
  “你跟陈若新说过我的行踪?”
  “没有,我当时在阳台上给你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发现她在我身后。我当时不是确定她有没有听到我打电话的内容,现在想想,如果真是我泄漏的,那肯定就是她了。”
  “好,你不是要证明你的清白吗,你去替我查清楚这件事,你就清白了。”我对吕剑南说。
  “行,我把陈若新这娘们抓来,让你亲自审问,她要不说实话,我就废了她。”吕剑南阴森森地说。
  “那倒不必,私下查就行。她可是市长千金,公然把她抓来,还是有风险的,我不想惹那么多的麻烦。”

  “你怕陈若新?”
  “我不是怕她,我是怕她后面的势力。我只是一个平凡小百姓,没有能力和她对抗。我也不想和她斗。”
  吕剑南又笑了起来,“你撒谎,你才不怕她,也不怕她背后的势力。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只是想利用我,不用自己出面,也把事情搞清楚。”
  他说的这话,其实是有几分道理的。我确实是有利用他的意思,不是我有多坏,而是他确实适合被利用来做这些事。他做事不择手段,不择手段,往往是效率最高的。
  “如果你认为我在利用你,你也可以不做。”
  “不,我愿意做。所有华辰风做不到的事,我都可以去做。而且我保证做得很好。我就是要让你明白,我不比华辰风差,而是比他还要强。”
  这话倒让我一时之间没法接了。
  还好,此时上菜了。开始吃饭。但吕剑南不肯动筷,只是愣愣地看着我。
  “怎么?没一样你喜欢吃的?”我皱眉问道。
  “不是,酒呢?你好歹也是白富美,不可能不知道无酒不成宴吧?”吕剑南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