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3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天成看着一老一少越聊越投机,不由得感叹这个小子真厉害!
  胡建民是什么人?百亿富豪,市大老板,几万员工的决策者!什么人才没有见过?
  说实话要不是凭着老爷子的情面,连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入对方的法眼!毕竟人家的身份高,算去佳实德和苏福两个最大拍卖行,也是贵宾待遇。
  其实今天来主要因为有龙香墨作为敲门砖,不是说它最贵重,而是投其所好,谁让胡建民痴迷书法,自然对房四宝特别关注。
  另一个杀手锏是静心香,凌天成有信心能让胡建民满意,双管齐下,让对方成为天成拍卖的忠实拥护者。
  万万没想到!闻一鸣这个小子如此牛逼,几句话把胡建民忽悠懵逼!一口一个老弟叫着,两人勾肩搭背,好像多年老友一样亲热。要是外人看见,还以为认识十几年!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凌天成暗自佩服,他也没想到闻一鸣居然对家具和红酒如此精通,胡建民可不好糊弄,资深藏家的眼力可某些所谓专家强的多。毕竟人家花的是真金白银,吃亏当都是经验积累,谁也不傻。
  三个人边喝边聊,一个多小时居然把三瓶红酒消灭干净!胡建民面色通红,微醉道:“今天真高兴,遇见老弟你,缘分!”
  他站起身左手拉着闻一鸣,右手拉着凌天成,来到黄花梨条案旁,神秘道:“让你们看看最近我的收获!”
  说完用干净毛巾擦擦手,带白手套,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卷轴,放在条案,小心翼翼打开。
  两人对视一眼,也擦干净手,戴手套,凑前欣赏胡建民收藏的重器。凌天成一看,吃惊道:“明董其昌行书!”
  闻一鸣听完心里感叹,不愧是大藏家,出手是董其昌。要是说书法造诣,下五千年,董其昌绝对能排进前十!

  “行书,李白诗篇!”胡建民得意道:“二米四长卷,石渠宝笈秘殿珠林记载。钤印董其昌印章。”
  凌天成一脸震撼,边看边说:“不只是董其昌本人,下面还有乾隆鉴赏章,三希堂精鉴玉玺,养心殿藏宝章,嘉庆御览之宝,民国六公子张衍私藏章。传承有序,绝对重器!”
  “我记得这是今年年初佳实德拍卖,成交价差不多五千八百万?”凌天成感叹道:“原来是老哥你的手笔,霸气!”
  胡建民摆摆手,轻笑道:“价钱还行,主要是传承有序,经过皇家珍藏,我最喜欢董其昌的字,李白的诗,这次总算一举两得。”
  闻一鸣暗自点头,这才是顶级藏家,六千多万说买买,有钱要任性!
  难得有机会欣赏名家真迹,他也赶紧凑前,仔细研究,当然书法不太懂,不过闻闻气味也算没有白来。
  “咦?这是……”
  突然他鼻头微动,一股股气味传入鼻腔,脑闪过各种信息,居然还能这样?
  “来,再看看另一张!”
  胡建民收起董其昌,又拿出一副手卷,展示道:“最近喜欢研究帝王书法,一激动买了这幅,价钱有点贵,冲动喽!”
  “乾隆御笔,己丑年行书智严经手卷!”
  “钤印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帝后玉玺印谱,石渠宝笈著录,乾隆御笔章。”
  凌天成长出口气,无奈道:“又是六千多万的重器,老哥真……任性!”
  “哈哈哈!”胡建民一拍凌天成,自豪道:“钱再多是个数字,花了才是享受,是不是闻老弟?”
  闻一鸣摇头笑道:“我可没有您这种底气,两幅手卷过亿,加书房里的黄花梨家具,哎,羡慕嫉妒恨啊!”
  一句话说的胡建民开怀大笑,又从保险柜拿出一副卷轴,开心道:“这是刚刚到手的郑板桥,看看!”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凌天成赶紧接过来,慢慢打开研究,清代书法家不多,郑板桥算是最有代表之一。特别是行书,如乱石铺街,特立独行,后人称为六分半书。
  “好字!”
  “红桥修葺,钤印板桥、郑燮、丙辰进士!”
  凌天成看了一会,好问:“最近没有听说郑板桥手卷拍,老哥这是……”
  胡建民一摆手,不以为然道:“费胖子手里匀来的!看着还行,手里还没有郑板桥,闲着研究研究。”
  “原来如此!”凌天成点点头,但凡重器他都如数家珍,记性好也是优势之一。不过他对书法造诣不深,还不如胡建民,更何况是来自熟人之手,所以没有发表意见。
  “那个胖子说是家传之物,专门跑到我这里献宝,一看还不错,七百万拿下,当多个清代名家。”
  胡建民也没有当回事,准备收起郑板桥,突然看见闻一鸣脸色沉重,眉头紧皱,不解问道:“老弟,你不舒服?”
  “不是,只是……”
  闻一鸣看了看凌天成,又看了看胡建民,欲言又止的表情。胡建民是什么人?笑道:“老弟说话直说,都是自己人!”

  闻一鸣咬咬牙,低声道:“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我看最后这几个印泥,好像不太老!”
  “什么?”
  此言一出两人很是吃惊,特别是凌天成,沉声道:“一鸣,这种话不能乱说,要知道……”
  “凌老弟!”胡建民面色不悦,沉声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直说,我胡建民这点心胸还有!”
  他看着闻一鸣,正色道:“但说无妨!”
  “既然如此,我多句嘴!”
  闻一鸣皱着眉,指着手卷最后钤印,解释道:“书法我不太懂,看不出来真假,不过这个八宝印泥有些怪。看颜色和气味,好像不到清期。”
  他看了看凌天成,肯定道:“最多不过民国!”
  “印泥?”
  凌天成肃然一惊,赶紧拿起放大镜,仔细再次研究,胡建民也凑过去,要是没有见识过闻一鸣的水平,换其他人说这种话,自己肯定不屑一顾,可现在……
  闻一鸣不是哗众取宠,前面两张手卷,无论纸张、墨色、还是印泥气味都对,明代期无疑。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董其昌亲笔,但最少也是一个有力证明。
  而郑板桥明显不对,纸张和墨还算清代,可印泥肯定是民国货,味道有些刺鼻,还不是品八宝印泥。
  你说郑板桥用明代印泥盖章都有可能,说不定是珍藏之物。可一个活在清期的人如何用民国印泥?
  难道他也穿越了?
  胡建民仔细看了几遍,从笔法真看不出任何破绽,不过毕竟不是经过正规拍卖而来,正好凌天成在场,张口问道:“凌老弟,你怎么看?”
  凌天成摇摇头,有些为难道:“我也看不准,按理说费胖子的货应该问题不大,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打老哥你的主意!这样吧,我拿回去多找几个老先生看看如何?”
  “好,那麻烦老弟你!”胡建民点头同意,沉声道:“钱是小事,哼,我老胡可丢不起这个人!”
  他眼闪过一丝厉色道:“要是费胖子敢骗我,嘿嘿!”
  说完发现气氛压抑,大笑道:“放心,玩收藏谁没有交过学费?其实原本我想找高人掌掌眼,正好两位老弟在,真金不怕火炼,小事一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