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588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老爷子点点头。
  邓子瑜离开书房后,五旬的老管家带着黑色斗篷的武英候走了来。
  “管家,你先出去。”邓老爷子向老管家说道。

  “是,老爷。”老管家退出书房。
  书房,只剩下邓老爷子和一身黑色斗篷的武英候。
  黑色斗篷的武英候慢慢抬起头,只见戴着斗篷的武英候,目光冷冽,口鼻蒙着黑面巾,看着邓老爷子说道:“邓方镇,我已经听云赐说了,我那不成气候孙子,冒犯了你的孙女,我向你赔罪。”
  说完,披着黑色斗篷的武英候,向邓老爷子抱手作躬。
  “武英候,你可知你孙子差点毁了我孙女清白声誉?”邓老爷子脸威严尽显,浑身更是散发出来一股强者浩瀚气息。
  “难道你一句赔罪行了?”

  武英候抬头,看着邓方镇说道:“你想要我怎样做,尽管开口?”
  “一,你那孙子不许再接近我的孙女;二,李飞救了我的孙女,是我邓家恩人,你们不能找他麻烦;三,早听说你们武家有一种祖传秘方炼制丹药,我想要几颗。”
  邓方镇看着武英候说道。
  武英候说道:“你说的是我武家的龙涎丹吗?这东西可是我武家宝贝,极难炼制,送一颗少一颗。”
  “武英候,你孙子差点毁了我孙女的清白,我当我邓家真的那么好欺?”邓方镇怒目圆睁,向武英候怒声说道。

  好似一言不合,要和武英候大战一场。
  武英候可不想和邓方镇拼个你死我活。
  “好,这件事我理亏在先,不过龙涎丹,是我们武家至宝,可以延年益寿,起死回生,更可肉白骨生死人,我们武家也舍不得用,而且数量极少,所以我只能给你三颗。”
  说完,武英候从衣袍里取出一只玉瓶子,伸到邓方镇面前。
  邓方镇接过玉瓶子,眼睛深处有一抹喜色一闪而过。
  然后,他拔开玉瓶子塞子,从玉瓶子里倒出两颗丹丸在手掌。

  立刻书房之内弥漫开来一股异药香,十分浓郁。
  邓方镇闻出这是龙涎香。
  知道这丹药不是假的,随即装回玉瓶子。
  “武英候,这次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了,你走吧!”邓方镇看向武英候说道。
  “多谢邓兄,那我先告辞了。”武英候双手一抱躬身离开。
  只是邓方镇却不知道,在武英候转身走出房门那一刻,黑色斗篷里他双眼,闪过一抹冷然阴险光芒。
  在武英候离开之后,邓方镇脸现出激动之色,喃喃自语说道:“若不是这次武英候孙子闯出祸事,让武家觉得理亏,我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武家至宝龙涎丹,这下老陈有救了!”
  “管家,备车!”

  “老爷,这么晚你是去哪里?”
  “去陈家。”
  “是,老爷。”
  邓老爷子坐了一辆黑色奥迪,在前后几辆保镖的车辆保护下,离开了邓家别墅庄园。
  半个小时后,邓老爷子所在车队,进入了京城另一个豪门家族陈家的别墅庄园。
  在邓老爷子的车队,进入陈家别墅庄园之后,一辆黑色的奔驰,悄悄停在陈家别墅庄园不远处路口。
  这黑色奔驰里,开车的司机,正是武云赐。
  武云赐向后车座说道:“父亲,邓方镇他们进了陈家。”
  “嗯。”后车座一身黑色斗篷的人,应了一声。
  没错,这个黑色斗篷的人,是武英候。

  武英候离开邓家后,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等候在某个隐秘之处,坐在武云赐驾驶的车。
  后来邓老爷子车队离开邓家后,武云赐随即驾车,远远跟着邓方镇的车队,一直跟踪到了这里。
  “父亲,看来正如你所料那样,救走林正女弟子的很可能是陈国旺这个老家伙。”武云赐看向父亲,目光阴沉说道。
  黑色斗篷的武英候点点头:“那晚虽然林正女弟子被人救走,但是,老梁跟我说,救走那个女人的蒙面人,了他一掌噬心掌,如果没有灵丹妙药,不出一个月便会心脉尽断而死”
  “虽然我已经猜到极有可能,是陈刘邓三家救走那个女人,但也只是猜测,不过今晚我听到邓方镇,竟然提出要我武家龙涎丹,我知道我的猜测没有错。”
  “嘿嘿,父亲,这邓方镇借着玉清冒犯了邓子瑜事情,向咱们武家索要龙涎丹,以为我们不知道,他要这龙涎丹是为陈国旺治疗噬心掌留下的重伤。”武云赐嘴角溢出一丝冷然笑意。

  “可是邓方镇一定不会想到,三颗龙涎丹,竟然有一颗是致命剧毒的龙涎丹。”
  龙涎丹有假的龙涎丹,这个秘密只有武家人知道。假的龙涎丹,是掺杂了西域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草,正因为这味毒草无色无味,所以连见识极广的邓方镇,也没有发现龙涎丹暗藏的杀机。
  武英候淡然说道:“云赐,这次玉清虽然没有得到邓子瑜,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不到因为这件事,我们却找到那个女人线索,相信我们很快会找到那个女人,只要从林正手得到武圣心经,我们武家即使没有邓子瑜,也可以成为豪门家族,我们回去吧!”
  “是,父亲。”
  随即黑色奔驰悄然离去。
  武家别墅客厅。
  武英候和武云赐看着脸肿的像猪头一样的武玉清,他们眼里都闪烁难以抑制怒意。
  原本他们将假的龙涎丹送到邓方镇手,而且知道了陈家救走了林正女弟子,心情可以说十分好。
  可是当他们一回来看到,武玉清肿的像猪头一样的脸,他们所有好心情,全都没有了。

  “玉清,这是谁干的?”武云赐沉声向武玉清问道。
  武玉清艰难张开嘴巴,说道:“是昨晚我跟你说过那个林飞。”
  “又是他!”武云赐手掌一下子紧握成拳,狠狠捶在沙发。
  然而,武英候却怀疑说道:“玉清,你堂堂武王五层实力,而且还是京城十少,怎么会败在这个李飞手?”
  “这个李飞又是什么来头,师从何人?”
  听到爷爷询问,武玉清一阵气苦,因为这也是他想问的。
  他堂堂武王五层,京城十少,怎么会败给新来的李飞?
  还有这个李飞又是什么来头?
  “爷爷,我不知道……”武玉清沮丧说道。
  “父亲,这个李飞先是破坏了玉清和邓子瑜好事,如今又把玉清的脸打成这样,明天我去找他算账。”武云赐气得肺都快要炸了。
  然而,武英候却向武云赐说道:“云赐不可冲动,我答应过邓方镇,不找这个李飞麻烦,如今我们最重要是找到那个女人,这个时候不宜节外生枝。”
  武云赐虽然急着想给儿子报仇,但是他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
  “玉清,找这个李飞报仇的事情,我们过些日子再说。”他安慰儿子道。
  武玉清点点头,自从他被林飞打得脸像猪头一样肿后,对林飞便有发自内心的忌惮。
  他父亲不出手,他自己当然不敢去找林飞报仇。
  一夜无话,第二天武玉清没有去学校课,而是留在家里养伤,当然养伤是其一,最重要是不能见人。
  毕竟昨日他被林飞一顿狂扇耳光,而且又是自己招供诬陷林飞,以及在酒里下药,可以说,现在他在京大已经成为天大笑话。
  当然也名声扫地。
  现在他回学校去,可以说难看之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