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年少时》
第134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提起许向晴,朱阔笑了。“爹,您没出现幻觉,确实是有一个小姑娘。今晚要不是他您可危险了········”
  朱阔把晚的事情仔细的和父亲讲了一遍,“爹,那个小姑娘的医术很是了得,只是给您把脉之后针灸一番您转醒,这样的本事是胡启正也不一定有。”
  “胡启正那可是咱们华夏数一数二的国医圣手了,你拿一个小姑娘和他,可见对那姑娘的评价有多高。按照你的描述,我估摸着那姑娘一来一来是衣食无忧,二来可能是看出来点我们的身份了所以不想接触太多。这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也不能强迫她,回头把我的那块令牌给她送去。”
  要知道朱魁是现任四海帮帮主的父亲,同时他也是一任的帮主。要说在帮里的地位,朱魁的影响力要大于儿子。而朱魁说的令牌那更是了不得,若是这块令牌给了许向晴,那么今后四海帮的所有人都不可对许向晴有一丝一毫的无理,甚至要很尊重。许向晴遇到麻烦时也可以用这令牌号令四海帮的人,可见分量之重。
  朱魁听儿子说了情况之后有了这个果断的决定。许向晴是高人,他们不得罪尽量教好。一块令牌而已送出去也罢,舍不得付出不能奢求回报。
  朱阔也很快明白父亲的用意,“父亲,您放心,我会把令牌给她送去的。”其实朱阔已经让手下去查许向晴的资料了,估计很快有结果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的功夫,手下把许向晴的资料送到了朱阔的手。“许向晴,初三学生,刚刚获得全省的英语赛冠军。紧紧半年时间累积了千万的财富,海拥有多处方房产。还和叶氏有了关联,真是有趣。”
  朱阔原本是想查查许向晴是从哪里学到的医术师傅是谁,结果这方面的资料没查到,反倒是有了额外的收获。
  半年前叶氏成立了新的品牌暖阳,许向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家致富,朱阔稍微一想明白了,暖阳品牌那个神秘的设计师恐怕是许向晴了。朱阔是真的没想到,许向晴学习好医术高超,竟然还能设计服装,可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
  第二天一早许向晴起床去附近的公园跑两圈之后准备去吃早饭,结果倒霉催的又遇了一群小混混。
  “小姑娘,长得还挺漂亮的,陪哥哥们去玩吧。”

  “小丫头虽然年纪小点但是长得真是水灵,前者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姑娘,你乖乖的跟我们走吧。”
  ········
  瞧着眼前的这些小混混,许向晴没有害怕。她昨晚可是修炼了很长时间,这会也该检验一下成果如何。

  许向晴找准时机,一个回旋踢把正胡说八道的一个小混混踢翻在地。几个小混混没想到许向晴毫无征兆的出手了,又见同伴被撂倒在地,其他几个混混蜂拥而。
  许向晴已经做好了群战的准备,可是突然间一群黑衣人冲出来,把那些小混混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几乎是一瞬间,那些小混混都被打的浑身疼痛难忍躺在地痛苦哀嚎。
  许向晴原本还想着把那些小混混都揍一顿之后问问幕后主使者在哪,不过此刻见到了黑衣人,许向晴想马离开了。
  不过许向晴还是晚了一步,朱阔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了。躲不开了,只能面对。
  这个时候朱阔的手下压着一个人往这边走过来,许向晴一眼认出来了,是那个在广场想要用两万块钱买走镯子的人。之前他找了两个人去找许向晴的麻烦,结果被许向晴把两人好好的收拾了一顿,没成想他又使坏。
  从良,是此刻被两个黑衣壮汉压着的倒霉蛋。他因为没能把镯子买到手一直对许向晴心存怨恨,次找了两个道的朋友想着修理一下许向晴,结果许向晴没事,那两个人倒是变得神经了,一提许向晴吓得往桌子底下钻。从良纳了闷了,一个小丫头还治不了了不成。心里的怨气没法出去从良不舒坦,所以他又出钱找了几个混混想给许向晴点颜色。得知许向晴有早锻炼的习惯,从良觉得是个好时机,这个时间行人也少,都起手来方便。刚才他躲在树后面本想看许向晴哀哭求饶的场景,可是没想到一会的功夫自己落入了黑衣人的手里。

  从良是做生意的,但是也和三教九流各种人打交道,他一看这些黑衣人知道这是真正的帮会,和街的那些个小混混不是一回事。从良的心里害怕了,他只是想对付一下许向晴,没想到把煞神招来了。从良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他要是猜到许向晴有这么大的来头,是借一百个胆子给他也不敢报复。
  “姑娘,许小姐,姑奶奶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我从良对天发誓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人,绝对不再做坏事······”从良说了一大堆,可是许向晴愣是没给他一点反应。从良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从良此刻已经腿软了,要不是有两个黑衣人架着,估计这回已经摊在地了。
  “许小姐,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你不介意这些烦心的事情让我的手下解决吧。”朱阔已经是人到年,但是此刻把许向晴放在同等的地位交谈,没有命令而是商量。

  许向晴轻轻点头,从良那种人不能用一般手段对付,恶人自有恶人磨,让朱阔的手下好好的给他一课也不错。
  许向晴和朱阔也没走远,在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两人面对面坐下。
  “朱先生,我觉得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知道您今天又来找我做什么?”许向晴实在是不欢迎朱阔。
  朱阔看得出也听得出自己并不招待见,但是他也不生气。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木牌放在许向晴的面前,“这个令牌是家父让我给你的,以表谢意,希望你能收下。”
  许向晴的面前是一块紫檀木的圆形令牌,紫黑色深沉古雅。!许向晴对紫檀了解的不多,但是见令牌表面已经出现透明的介质,见光影浮动,可见这块令牌的年代怕是久远,而且有人时常把玩,而不是束之高阁。

  许向晴都不用问也知道这块令牌在朱阔的那个帮会怕是很有分量的,这样的一份礼物,她是不想收的。
  “朱帮主,老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是不能收的。”许向晴把令牌推到朱阔的面前。
  说心里话,朱阔是很欣赏许向晴的。小小年纪能够经受的住利益的诱惑,无欲则刚,此刻的许向晴在他看来还真是无懈可击。
  但是朱阔能坐稳帮主之位,也不是没有手腕的人,他把令牌再一次放在许向晴的面前。“许小姐,我也不拐弯抹角。真金白银你不收,我们才想到把这个令牌送给你做礼物。你也可以放心,我们送令牌没有要把你和我们四海帮绑在一起的意思,除了我和父亲,没人知道令牌送给你了。若是你今后遇到了麻烦,可以用这块令牌作为信物,四海帮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