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拐两拐之后走进了自己大哥武元庆的房间,武元庆的老婆被安排在武士镬的房间里看守,此时屋中没有一人。武瞾闪身进了房间之后,直奔屋子里面的梳妆台,打开了铜镜下面琉璃台,在里面摸出来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小小包裹。
  摸到了包裹之后,小姑娘这才算松了口气。她将包裹贴身藏好,随后将琉璃台归位,正打算去厨房找点什么吃的圆谎地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好主意,谁能想到他拼命要找的宝贝就在自己的房里?这个也是占袓告诉你的吗?”
  小姑娘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到处的寻找声音的来源,原地转了两三圈之后,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突然再次传来刚才的声音:“不是占袓,你还不知道应该如何使用它。要不然的话你早就远走高飞了,是吧?”
  武瞾猛的一回头,就见一个从头白到脚的年轻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此时的武瞾认定了这是自己的大哥设下的陷阱,惊恐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她反而开始镇定了起来。说道:“去和武元庆复命吧,那件异宝的确是我偷偷藏在这里的。这都是我武瞾一个人做的,和我娘亲无关……”

  “有关无关又如何?”说话的时候,吴勉对着小姑娘藏匿包裹的位置勾了勾手指头,随后就见那个小包裹自己从武瞾的怀里飞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了白发男人的手上。随后红布绸的包裹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小小的乌龟壳。
  “是不是想知道应该如何使用这个法器?就好像你父亲那样……”
  吴勉说话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指在武瞾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瞬间小姑娘觉得脑袋里面多了许多东西,原本百思不得其解应该如何使用这件宝贝,现在脑海当中已经知道了使用方法,如果不是身边多了这个白发男人的话,她已经使用这件宝贝,去窥探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武瞾才明白这个白发男人不是自己哥哥派来的。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怎么帮自己。
  而白发男人也没有对他说出原委的打算,他用招牌一样的刻薄表情看了小姑娘一眼之后,将手里的乌龟壳还给了武瞾,随后继续说道:“这件宝贝借你几天,到时候我自然还会过来拿走。给你个忠告,你只能用一次,别去打听什么情郎、婆家的事情……”
  “怎么会那么做……”小姑娘武瞾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白发男人已经在她的面前消失。武瞾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当下急忙再次将乌龟壳收藏好。随后悄悄的从武元庆的屋中走了出来,悄悄的向着厨房的位置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白发男人吴勉凭空出现在了程咬金的卢王王府。此时大厅当中还是只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在闲聊天,‘看’到了吴勉回来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猜对了,占袓就在那个小丫头的手里。好了,趁着没给徐福那个老家伙之前,咱们先起一卦,看看我老人家这眼睛应该如何治好。”

  “占袓还在武瞾的手里,我改主意了。”吴勉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坐在了归不归的对面,端起来仆人们准备好的茶汤暍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我对那个叫武瞾的小姑娘很感兴趣,想要看看她用占袓能做出什么来?”
  “咱们几百年的交情,你让一个小丫头先用占袓?”归不归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叫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的眼睛瞎了几十年了,就算你好奇那个小丫头,也可以先把占祖带回来让我老人家用一下,知道如何复明眼睛,你在把占袓还给她嘛……”
  “你已经瞎了几十年了,还不习惯吗?我怕你突然能看见东西了,接受不了……”
  就在归不归苦恼几乎到手的占祖得而复失的时候,满脸倦容的程咬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正在大厅当中,程老四呵呵一笑,一边解开了官衣,一边继续说道:“几位长辈在这里就好了,快给老程我出出主意。明天秦王登基,已经草拟了老程一个太师的官职。大家是一家人,老程我也不你们,我肚子里的墨水也就是够识字用的,哪能做什么太师……干爸爸,您老人家的脸色不好看,这是谁招您生气了?”

  原本归不归是不敢对着吴勉发作的,不过现在老家伙有些气不过吴勉将占祖让个外人先用,脸上多少表现出来了一点。被程咬金看出来之后,归不归马上恢复了常态,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干儿子说道:“你爸爸我是谁?谁能惹我老人家生气…….孩子你说什么?李世民要封你太师?听老人家我一句话,辞了千万别授。你现在已经是卢王千岁,还兼着卢、幽二州的刺史。这要权有权、要兵有兵的,现在你是得势的时候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可是等到那一天皇上不高兴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好像忘了刚才和吴勉的整治。注意力都放在了程咬金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现在大唐已经建国多年了,你当初在瓦岗山的那点老本早已经吃干净了。现在这位皇帝虽然算得上是千古一帝了,可越是这样的主子越不好侍候。孩子你听老人家我的,现在你留着一个卢王的爵位传给子孙后代也就够了。别的什么刺史、大将军和太师找机会都还给你们皇帝吧。主动还他不要的话,就给自己一个小错,留出个机会顺便让你们皇帝立威来用。”

  程咬金原本就是个比泥鳅还滑的人,归不归说的他都想到了。只是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真轮到自己的时候,刺史、大将军和太师都是掌握实权的官职。白白让出去的话又有几个人能做出来。
  “这次听您老人家的话,回去老程我找个机会犯点小错。只要留下一个卢王,别的什么都不要了。”程咬金倒也豁达,想明白之后便呵呵一笑,随后自己转了话题:“老程我的事情说完,老人家您要找的东西找到了没有?东西是在他们武家吧?武士镬死了,他那俩儿子就算个屁!这样,老子一会就点起两千兵马去他武士镬的府上,就是老程我府上的小妾让他们家拐跑了。我们杀上门去,你们要什么东西老程我帮着几位长辈去找。”

  虽然从头到尾,吴勉、归不归都没有说他们是来做什么的。不过程咬金太聪明,还是从他们身边的蛛丝马迹当中猜出来了一点端倪。他也是有名的厚脸皮,丢了小妾这样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事情,可能也只有他程咬金做得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