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9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趁机又哼哼了几声,并作出要呕吐的样子。引来几个男的骂声,说我要敢吐出来,就让我吃回去。
  这么一折腾,倒也让他们相信我确实是生病了。他们自顾喝自己的酒去了,也不再来骚扰我,我这才放下心来。
  可能是因为白天也没什么动静,他们的警惕心也慢慢放下。开始猜拳,发出很大声音。各种相互漫骂。但总的来说他们心情很好,好像是要发一笔财的样子。他们要发的财,当然是与我有关了。
  我耸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我觉得这女的真是长得漂亮,像他妈电视剧里的一样,让他过来陪我们喝几杯。”又有一个男的开始惦记我,我又开始紧张起来。
  “都说她生病了,你让她陪酒,不是要了她的命,她要是死了,就不值钱了。”另一个男的说。
  “我看她明显就是装病,这些有钱人精得很。一看势头不对就他妈装病,不要被她给骗了。让她过来喝两杯。”
  “你丫是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一个生病的你也不放过,你就不怕晦气染病,好好喝酒吧。”
  “你们怕,我他妈可不怕,我就要尝一下富婆是什么滋味,这么好看的女人放在眼前不干,你们是不是傻逼?”

  那个男的应该是喝多了,说着就向我走了过来。我心想这下糟糕了,我可该如何应对?以为生病就能逃过去,可这混蛋根本不管我是不是生病,这可怎么办才好。
  那男的将我从地上提起来,拉到了他们的酒桌旁边。“你们看她,哪里像生病了的样子?”
  “算了,好好喝酒吧,不要弄了。”
  但那个混蛋根本不听,端起一碗酒就要往我的嘴里灌。我紧闭着嘴,就是不让他灌进去,然后酒溅了我一身。我狠狠地盯着他,我要看清他这张脸,我迟早要把这些羞辱还给他!
  “你妈,还敢瞪我!看我干死你。”这混蛋把我就往外面拖。被其他人拦住,“你干什么!你不要乱来,一会弄出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不过就是干她一次,我不信她会死喽!”那男的将我的头夹在腋下往外拖,我闻到了他身上的汗臭,一阵恶心。
  他要把我往外拖,其他人不同意。其他人认为好好用我来发财就行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但这个畜生喝多了,非要强我,然后他和那些人嘴上也不干净起来,开始互骂。都是喝了酒的,火比较大,互不相让,言语之间好像还扯了些以前的旧事。冲突越来越剧烈。
  最后有人提出,要干可以,大家都来,一人一次。不能让谁一个人占便宜。
  我开始思考如果他们达成一致,那我应该如何想办法寻死。我一不会让他们得逞。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两声狗叫,然后又是接连几声狗叫声。这些人马上停止了争执,“外面的狗叫了,是不是有人来了?要不要出去看看?”
  “不可能有人来,谁能找到这里来啊,狗叫是正常的。”
  “不,我觉得这狗叫得很急,恐怕是真的有人来了,大家操家伙!”
  “别自己吓自己了,这里是养殖场,丨警丨察也不会想到找到养殖场来的,没有人来。”
  “不行,我还是出去看看。”那个人不放心,决定亲自出去看一下情况。

  “那你出去看吧,不会有事的。”
  那个还算冷静的人从背后摸出一把尖刀,拿了手电筒,开门准备出去。但他刚把门打开,‘啊’的一声就往后退。
  门外忽地冲进几个人来,冲在对面的男人手举刀落,砍在那个拿尖刀的肩上,那人痛呼一声,尖刀落地。
  其他的人纷纷反抗,但几乎是两分钟之内,这些人的抵抗失效了,每个人身上都挨了几刀,捂着伤口躺在了地上。
  不仅是受伤,他们的意志也被摧毁了,他们没想到真的会有人来,而且会有那么好的身手,还有那么狠的用刀方式。
  平时面无表情的蒋轩龙此时像一头狼,眼里闪着凶光,握刀的手上全是血。

  华辰风这时才走了进来,“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看到华辰风,我感觉自己腿发软,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我没事。”
  他脱下西装外套给我披上,一把将我抱起,“我们走。”
  “他欺负我,他要污辱我。”我指着之前那个又打我,又要强我的畜生对华辰风说。
  “那你等我一下。”华辰风将我放在地上。
  那人惊恐地抬头看着华辰风,华辰风拎起了桌上的酒瓶,‘砰’一声砸在那人的头上。瓶子破碎,然后华辰风又拎起第二个酒瓶,再次敲在那人头上,一样的位置。直到把所有的酒瓶砸碎,那人已经一动不动了。

  华辰风看向蒋轩龙,“我带淇淇先走,辛苦龙哥了,全部打残,然后交给警方,盯着他们办案,谁敢放走一个,他就是这些恶棍的保护伞。”
  华辰风一路将我背到了村口,上了车后,我绷紧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松驰下来。我虚弱地躺在华辰风的身上,闭上了眼睛。
  “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华辰风柔声说。
  “我不饿,我想睡一会。”
  “好,你乖乖睡,有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那种经历劫难后放松的疲惫真的不能用言语形容出来,我竟然很快就睡过去。但可能也只是睡了十来分钟,我又突然惊醒。
  车窗外群山如黛,迅速地掠过。车已上了高速,应该是在往海城赶。
  “我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你身体有没有问题。”华辰风搂着我说。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想回家。”我懒懒地说。

  “好,我们回家。”华辰风说。
  “是不是有人给你打了电话,那个人……”
  “那人叫张二柱,龙哥已经找到他了。我不为难他,但钱不能给他,他绑了人,还想获得报酬?哪天这样的道理?”华辰风冷声道。
  说了几句,我感觉倦意再次袭来。又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时,我的精神状态就好多了。车已经到了海城,去往的方向,正是枫林别苑。

  下了车后,看着熟悉的环境,我感慨万千。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到这里来了。真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
  珍姐一看到我眼泪就下来了,又不敢哭出声,带着哭腔叫了一声‘太太’,然后就说不出话来。
  我走过去轻轻拥抱她,这是善良的佣人,一直以来都像大姐一样爱护着我。
  “太太,这次来了,就不走了吧?”珍姐哽咽着问。
  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上楼洗澡,发现我的房间还没有变,我以前穿的衣服,都是洗干净放好的,而且应该是过一段时间就会洗一次,因为没有一丁点的霉味。
  我换好衣服,这时华辰风进来了,说珍姐煮了燕窝粥,让我去吃一点,补一下身体。
  我在车上睡过了,倒也不困。也觉得好像是有些饿了。于是到楼下吃粥。
  “你今天回阳城,有哪些人知道,你对谁说过?”华辰风问我。
  我想了一下,说苏文北知道。
  “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你再好好想想,你对谁说过?”华辰风温和地说,然后给我盛了粥,慢慢地吹冷,准备喂我,我示意他我自己来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