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0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归不归这只老狐狸也只是笑了一下,随后将话题引到了别的地方。就在他们边吃喝边聊着的时候,程咬金的管家一溜小跑的到了众人的跟前。管家知道这几个人都是自家主人的长辈,当下也没有什么隐瞒。笑着对程咬金说道:“四爷,打起来了……姓武的棺材刚刚抬到了坟头,武元庆那小子又失心疯了。指着他那几个小妈和兄弟姐妹们骂个不停,说让他们把武士镬的宝贝叫出来,要不然的话别想让他们的爸爸下葬。武家的哥几个就在他们亲爹的坟头上动手了,连棺材都给推倒了,里面陪葬的值钱物件撒了一地。看吧,周围都是苦哈哈的穷老百姓。见到了这么多的宝贝,武士镬在地底下也别想好了。”几句话听的程咬金眉开眼笑,不过想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装模作样的申叱了管家几句:“程吉,看看你心灾乐祸的样子,成什么体统?我堂堂卢王府的管家就是你这个样子的吗……你说打起来了是吧?死人了没有?一个都没死?可惜了的……”说到最后的时候,程咬金自己都忍不了,拍着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

  管家陪着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武元庆是要和兄弟们拼命的,不过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眼看着都要动刀子的时候,原来两个劝架的和尚。就是那个广孝和空海,他们俩好死不死的给劝开了。我们按着您老人家德吩咐,就等着他们见血之后放鞭炮了。香都点上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广孝和空海和尚给劝开了……”程咬金说话的时候,偷眼看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眼。程四爷是护送了空海回到长安的,自然知道这两个和尚和吴勉、归不归他们的关系。当下,老程摆了摆手让管家回避。这才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老程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哪哪都离不开这两个和尚?”
  “广孝的鼻子够灵的,自己闻着味道就找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在一边翻书的吴勉继续说道:“广孝这是仗着替徐福那个老家伙办成了事,就有点肆无忌惮了。不过也好,让他去找,然后在告诉这个和尚东西是徐福指名要的。可惜老人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要不然的话一定非常有意思。”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吴勉突然合上了书籍,随后看了正在陪着归不归大笑的程咬金一眼,说道:“今天的送葬队伍当中,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能不能查到这个孩子是谁?”
  “十来岁的女孩子……”程咬金不知道吴勉是什么意思,当下叫过来派去监视武家的人来,询问他武士镬的家里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小姑娘。
  “这人想了片刻之后,说道:武士镬子女众多,不过按着岁数说十来岁的只有武士镬的次女武曌了。武曌今年十二岁,是武士镬妻妾杨氏所生。”
  听到了手下的回复之后,程咬金笑呵呵的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爷叔,您打听这个姓武的小丫头做什么?不会是武元庆要找的什么宝贝就在她的手里吧?”
  “我又不是你的联盟爸爸,在谁手里和我有什么关系?”吴勉翻起眼皮看了还在讪笑的程咬金一眼,随后又跟了一句:“这个小女孩不简单……”说完之后,再次将手里的冥人志打开,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
  顺着说话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群当中蹲着那位卢王千岁程咬金。原本他白头发白胡子的相貌非常好辨认,不过现在的程咬金故意带上帽子遮住了自己的白头发,躲在了人群里面看热闹。

  看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之后,程咬金笑呵呵的走到了他们几个人的身边,笑着说道:“几位长辈也有这样的雅兴,一大清早就过来看姓武的出殡了?同喜同喜啊……”
  周围有武家的人看到了程咬金嬉皮笑脸的样子,仗着在自家门口就要过来动手。幸好有识货的人及时将此人拉住,耳语了几句之后,刚刚那个撸胳膊挽袖子要过来动手的人脸都吓白了,谁能想到那么大的一个王爵大清早看出殡的骂闲街。
  归不归跟着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干儿子说道:“怎么孩子你和这个武士镬有底火?他招你还是惹你了?人都死了你的火气还这么大。”
  其实也没啥,老程我就是看不惯姓武的钻营,翻脸不认人的样子。”程咬金冲着刚刚被抬出来的棺材淬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武士镬原本是太子李建成的人,后来不道知怎么转了性,投靠到秦王这边来了。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李建成失势之后,整治太子一党的人就数他最欢实了。太子妃娘家有几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也被他定了罪,最小的孩子才十一,也被姓武的定了斩刑。
  别人不知道老程我知道,他是看中了那户人家经营的绸缎买卖。要是不老程我在秦王面前说了几句好话,那一大家子连老带小几十口子都留不下。这个姓武的运气是好,老程我几次给他准备的小鞋都避过去了,还落下一个善终。老天爷不开眼……”
  听说程咬金给武土镬准备了小鞋,百无求便来了兴趣,一个劲的打听自己的傻弟弟想要如何整治这个姓武的。程咬金不瞒自己的干哥哥,将自己是如何颠倒阴阳的手段和百无求说了一遍。
  归不归在一边听了心里都发虚,如果自己是那个姓武的,没有准备之下弄不好也要着道。这样的算计武士镬都能避开,更加证实了占祖就在他的手中。
  见到了武士镬的棺材抬出来,归不归反而不那么着急了。他让程咬金派人跟着出殡的队伍,查看一路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随后他们几个人被到请了程老四的府上,程咬金一边让人安排摆下酒宴,一边向吴勉、归不归他们诉说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长安城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来说去话题再次回到了武士镬的身上,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听说这个姓武的应该是昨天下葬的,他的大丿儿子闹了失心疯才改到今天的?”
  程咬金呵呵一笑,说道:“您老人家别听外面的人胡说,什么失心疯?昨天老程我虽然没去。不过我秦二哥去了,他回来说武士镬留给武元庆的什么宝贝被偷走了,姓武的小崽子没有见过世面,在灵堂上就急了,这才大闹了起来。听说昨晩上他又折腾了一宿,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这么要死要活的。”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一直笑呵呵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想要在他们俩的脸上猜出来武元庆要找的是什么宝贝。吴勉依旧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拿出来那本谁也看不到字的小册子自顾自的看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