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了。”刘青羊笑呵呵的拍了板,又道:“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大家也都累了吧?!街对面那家酒店是老头子的产业,已经为各位开好了房间,大家可以先去那里稍事休息,有什么要求就跟酒店的员工说,我都已经让人嘱咐过他们了。”
  萧晋等人都躬身致谢,正要出门时,却听刘老头唤他道:“小萧,你留一下,老头子还有话要问你。”
  让沈妤娴和田新桐先去酒店,萧晋留了下来。待除了几个老人之外的其他人都离开房间后,刘青羊就直接且郑重的问道:“萧晋,你可愿拜我为师?”
  萧晋多机灵啊!刘青羊都把话问出来了,他自然不会再废话什么,直接往地上一跪,就大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刘青羊开心的哈哈大笑,其他长老们也都纷纷恭喜他又得高徒,朱启正还心算了一下,然后说:“正月二十正是黄道吉日,老刘可在那天举行收徒大典。”
  “大典什么的就算了,有个仪式就行。”说着,刘青羊将萧晋扶起来,又问:“不觉得委屈吧?!”
  萧晋正希望这个拜师越低调越好呢,怎么可能会觉得委屈?当下便摇摇头,说:“依弟子看,仪式都可以免掉,我多给您磕几个头,您随便给个礼,咱们今天就把事儿都一次性办完得了。”
  众人闻言又齐声大笑起来,郑怀玉一脸艳羡道:“老刘你之前说的没错,小萧真是个让人喜欢的开心果,有他当徒弟,估计我们几个都活不过你。”

  刘青羊越发的高兴起来,拍拍萧晋的肩膀,说:“你是我刘青羊的关门弟子,也是‘五运六气针’最重要的传承人,仪式可以从简,但绝不可儿戏!
  今天咱们就先暂定下师徒名分,你也可以再过十几天的逍遥日子,等过了正月二十,老头子可就不像现在这样总是笑脸了哦!”
  “这个弟子一点都不担心,”萧晋笑着道,“您刚才也说了,弟子溜须拍马的功夫已经登堂入室,别的能耐没有,逗您乐的本事还是不缺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好了,拜师的事情就这么定了。”笑完,刘青羊示意大家重新落座,然后又对萧晋道:“刚才考核的时候,你不是说心里有很多疑问吗?现在这里没什么外人,可以问了,老头子绝对知无不言,就当是先送你的一份见面礼。”
  “谢师父!”萧晋弯了弯腰,说:“弟子大部分的疑问都涉及到缘由和手法,而这些将来师父肯定会教授弟子,所以今天就不问了,只有一点,弟子很是不解,还请师父解惑。”
  刘青羊点头:“你说。”

  萧晋在心中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今日运气对应的是火、木和水三行,而张伯身体出问题的部位是大肠和脾胃,而师父您所用的方式是以银针之力指挥火、木、水所对应的心、胆和膀胱之气去压邪补正。
  这种方法确实精妙无比,但弟子天生爱多想,正好大肠五行属金,脾胃属土,再结合运气,天时地利人和恰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阴阳五行生克循环,因此,弟子就琢磨着是不是可以将师父的方式简化一些。
  比如,土能生金,那我们治疗的重点就应该在脾胃上,脾胃好了,自然就能惠益大肠。接下来,火能生土,木又能生火,水又能生木,鉴于大肠已经出了问题,它的金不足以生水。
  因此,我们可以用银针直接催生水、也就是它所对应的膀胱之气沿经脉到木对应的胆,使之得以补充受益,然后再把多出来的木之气引导至火对应的心脏,接着再将心脏的火之气送进土对应的脾胃。

  这样一来,脾胃得到了补充,大肠的金也就有了余力去支援膀胱的水。如此,按照五行相生的原理循环往复几次,应该也能治好张伯吧?!
  当然,弟子现在还不了解‘五运六气针’的运行原理,这些都是胡乱猜想,如果有不敬之处,还请师父原谅。”
  一番话说完,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一瞅,却见刘青羊白眉紧蹙,一脸沉思,其余六位老人也是神态各异,默然不语。
  显然,他的这个问题还真把老人们给难住了。
  又等了一会儿,见刘青羊还没有要醒过神来的意思,他也不敢出声打扰,只好在一旁坐下,默默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刘青羊忽然发出一声充满了浓浓失落地叹息,吓得他赶紧站起身,低头束手扮三好学生。
  “想我自出师以来,从医已有三十八年,不但成为了寒凉派的魁首,还坐上了杏林山的乾长老位。”
  老头儿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开口说,“一直以来,我虽嘴上谦虚,但心中还是沾沾自喜的,而且还不止一次的在恩师的牌位前自夸,说自己没有辱没了他老人家呕心沥血几十年所创的针法。
  然而,直到刚才我才忽然醒悟,无论我这一辈子取得了多大的成绩,都不过是一只躺在祖宗福荫下吃老本的井底之蛙。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初次观针,且只见到了三式针法,就能提出令我茅塞顿开、并有可能让‘五运六气针’更加完美精良的假设和想法,可笑我居然还有脸要当人家的师父,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话萧晋可担不起,于是他慌忙再次跪下,沉声道:“师父您折煞弟子了。弟子顽劣,品性轻浮跳脱,最擅长调皮捣乱,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师父您若是不喜,该打打,该骂骂,弟子都甘之如饴,只是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弟子承受不起呀!”
  刘青羊呵呵一笑,起身将他扶起来,和蔼的看着他说:“师父只是随便发发感慨,没有什么深意,你别多想。再说了,如果你从鸡蛋里挑出来的骨头要都是这个样子的,那师父今后可要天天给你送鸡蛋,你不挑都不行!”
  萧晋长出了口气,抹抹脑门儿说:“师父您可吓死我了,弟子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打算着把您肚子里货都掏空的,要是刚定下个师徒名分就被您赶走,那以后可就真没脸在华医界混了啊!”
  “放心!”刘青羊咧了咧嘴,像个不讲理的老强盗一样说,“在你提出那个想法之前,师父说不定还会因为你犯错而赶你,但是现在晚了,杏林山的所有长老都在这儿,你要是敢走,信不信老子真让你在华医界混不下去?
  哼哼!你小子就乖乖的给老子当一辈子的徒弟吧!哈哈哈哈……”
  刘青羊的笑声中气十足,震得萧晋耳膜都有点受不了了,可见老头儿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愉快。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才抹抹笑出来的眼泪,让萧晋在一旁坐下,自己也回座,长叹一声说:“五运六气针之所以能在华医界有这么大的名头、甚至被誉为‘天下第一针’都没多少反对声音的最大原因,就在于它的疗效之神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