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93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仍有大半奴婢认为这是他们的机会,应该放手一搏,那话怎么说来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吉普,梭一梭,吉普变航母,要想翻身,要想改变命运,就得下重注,爱拼才会赢!
  这话在这个时代指定是没有的,但意思有,那些认为这是他们机会的奴婢就以这个意思为核心极力说服那些打退堂鼓的奴婢。
  而那些打退堂鼓的奴婢,真的是冷静了下来,被奴役了上百年的奴性再次在他们心中占据了上风。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奴婢的数量越来越多。
  眼见着这部奴婢就要占上风之际,在那些认为这是他们机会的奴婢中突然站出一人,他一枪就将最极力说服其他奴婢一同乞求李衍放他们回礼成城的一个奴婢戳死,然后大声说了些什么。

  看见被戳死的那个奴婢的尸体,没有奴婢再敢提议回礼成城了。
  在那个杀人奴婢的催促下,所有奴婢都开始穿甲戴盔,准备跟那一千高丽骑兵一决生死。
  见此,李衍笑道:“真没想到,这群奴婢中还有一个枭雄。”
  孙静不屑道:“有枭雄的野心,却没有枭雄的脑子。”
  李衍道:“诶~军事太苛刻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将散沙一般的四五千人组织起来准备迎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真被他们打败高丽那一千骑兵,那他也许就是下一个王建。”
  李衍此言一出,站在李衍身后的李棋,不禁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起那个奴婢,“成为高丽王啊,那就可以,住最大的房子,穿最好的衣服,做最高档的轿子,有气派的仪仗队,尽收天下美女于后宫,子子孙孙荣华富贵,祖祖辈辈荣耀无边,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李衍头也没回道:“棋儿,你想不想取代那人,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若是想,为父可以让你去步四军、步五军随意挑选愿意跟你出战的奴婢兵,只要你能带领他们打败那一千高丽骑兵,为父就把这礼成城送给你,并助你推翻王氏家族的统治当上高丽王,如何?”

  李棋很是心动!
  可李棋又本能的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迟疑了一下,李棋道:“棋儿不愿做高丽王,只愿在义父身边做一小卒。”
  李衍悠悠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然后就不再言语。
  孙静、朱武、乔道清、公孙胜、仇悆、郭永、呼延庆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有笑的,有嘲笑的,有不屑一顾的,“就连阿猫阿狗都想当开国君主,真是笑话!”
  城下的奴婢们刚换好盔甲不久,远处突然尘土飞扬!
  不多时,一千多骑兵出现!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这一千多骑兵,队伍整齐,中有节次,合一路而行,节次不乱,军士不哗,行伍不纷杂。
  呼延庆看后忍不住道:“大宋的所有骑兵中,也就西军中的最精锐骑兵才能跟他们相比。”
  听了呼延庆给这一千多骑兵的评价,李衍想了想,然后一一给徐宁、丘岳、张清、周昂、胡春、山士奇、孙安、袁朗、程子明、竺敬、縻貹使了个眼色。

  徐宁等人看见李衍给他们递去的眼色之后,全都会意,然后下了城墙,再然后披挂整齐又拿了各自的兵器骑上各自的战马,之后去城门处找李衍之前安排好的林冲和卞祥报道。
  等李衍回过头,陈丽卿也偷偷的下了城墙,然后披挂胯弓拿枪,再然后骑着她的胭脂马找林冲和卞祥他们去了。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陈丽卿纤细的背影一眼,李衍收回目光,然后假装没发现陈丽卿又偷偷跑去厮杀,继续观看城下的奴婢和高丽骑兵——李衍不是没想过限制陈丽卿,甚至想过让她跟别的女人一样在家里给自己当生子的工具,可陈丽卿真不是那种能限制住的女人,如果强行限制陈丽卿,可以说就等于是杀了陈丽卿。
  有一晚,陈丽卿骑在李衍身上趴在李衍胸口说:“你就由着我厮杀吧,假如我死在战场上,直到闭眼前,我都念着你的好。”
  如今敌人马上就要打到家门口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所以,高丽朝堂上的各派暂时停止争吵开始商量起对策来。

  可一通商量之后,又吵了起来。
  以太师李资谦为首的豪族主张,将开京附近的兵将全都调到开京城中,依托坚固的开京城固守待援。
  不得不说,抛开人品不谈,李资谦还是有些能力的,如果按照李资谦的主张,必定能安然度过这一关,而且,等身经百战的西北军撤回来,兴许还能打个防守反击。
  不过以平章事韩安仁为首的保皇派却极力主张,派大军剿灭这伙土匪,不能让这伙土匪在大高丽的土地上如此嚣张。
  有人可能要问了,韩安仁他们不知道攻占礼成港的这伙人就是消灭了高丽五六万大军的那伙人么?
  话实说,也有人这么猜过。

  不过这个猜测实在是太大胆了,那可是五六万大军,而且还是由百战老将吴延宠统领的,怎么可能连十天都不到就被全歼了?
  所以,这个猜测很快就被否定掉了,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即使攻占礼成港的这伙人是耽罗郡上的那伙人,也必定只是一部分,打得是围魏救赵的主意,无外乎是攻其必救让郑知常和吴延宠停止围剿耽罗郡。
  基于此,他们判断礼成港上的这伙人的人数绝不会太多,多说也就一万多人。
  他们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王俣的亲叔叔的两个儿子,也就是王俣的两个堂弟,逃过一劫,并逃出了礼成城逃进了开京。
  一见到王俣,王俣的两个堂弟就一通哭诉,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其实也不怪他们哭得如此伤心,他们一家老小全都被卑贱的奴婢杀光了,家中的女性包括他们的老母亲还被那些卑贱的奴婢给……,试问,他们能不伤心吗?
  在王俣怒火中烧听着两个堂弟哭诉的时候,其他人则听出来了,礼成城内的那伙人人数不多,还得依靠奴婢帮忙才能控制住礼成城。

  王俣的祖宗的陵墓在礼成港,甚至就连王俣父母的陵墓也在礼成港,王俣的亲叔叔一家被卑贱的奴婢们灭了满门,王俣的亲叔叔一家的女性被卑贱的奴婢们侮辱了,这种情况下,王俣的铁杆亲信韩安仁等人怎么可能不主张派大军剿灭这伙土匪?更何况,这伙土匪就一万多人,以大高丽兵将的强大战斗力,剿灭他们简直不要太容易。
  两派争吵不休。
  两班和西京两班等派虽然更同意李资谦的提议。
  奈何这事关系到王家的脸面,再怎么说,王俣还是高丽王,王家还是高丽的王室,他们还真不好像李资谦一样主张不去给王俣的叔叔报仇,不去保卫王家的陵墓。

  如此一来,李资谦他们就显得有些势孤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即便是如此,势大的豪族一派也能碾压势弱的保皇派。
  所以,如果不出现意外,此事还得像以往一样按照李资谦的主张办。
  但是——

  这次还真就出了意外!
  一向只在幕后操控韩安仁等人王俣,这次竟然亲自跳了出来,厉声道:“谁无祖宗父母?谁无亲戚六顾?祖宗父母不能安歇,枉为人孙枉为人子孤王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王族亲戚的大仇若是不仇,孤王有何面目号令天下?孤王定要让那伙贼寇知道,帝王一怒,血流千里!孤王要御驾亲征,不剿灭这伙贼寇绝不还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