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0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在这里待着更好,省的再有什么纰漏,两位东家知道之后再责怪自己。当下这位管事吩咐将他们当初存在这里的马车准备好,又准备了一些吃喝干粮送到了车上。好想要客气客气的时候,就见那几位老神仙已经上了马车。那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一把将自己准备好的车夫拽了下来,他自己跳了上去,亲自驾车向着长安城的方向进发。
  百无求继位妖王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驾车。原本他们几个是打算在码头上休息一晚上之后再走的,不过大船停靠码头开始,归不归便开始心慌。老家伙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了,上次心慌的时候,还是天上的神衹下凡的时候,他心里开始没底那会。
  担心占袓那边会横生枝节出来,归不归这才改了注意,让百无求吩咐管事快快准备马车。就算真出了什么事情,早一点赶到长安总是没错的。如果不是他的眼睛不方便辨别不了东西南北,这个时候早就施展五行遁法前往长安了。
  一路无话,百无求驾驶马车昼夜兼程,没有几天终于回到了长安。
  就在他们赶到了工部尚书武士镬府邸的时候,就见这里正在大办白事。
  打听之下才知道就在他们回到陆地的那一天,武士镬突然犯了急症不治身亡。原本昨天这位尚书大人就要下葬的,其长子武元庆突然得了失心疯,在灵堂之上大吵大闹,对着自己父亲的尸骸大声咒骂,不停在问:“哪去了!老鬼你把那件宝贝给谁了……你不能死……不说清楚老鬼你不能死……起来!”

  此时朝中前来吊唁的重臣不计其数,就连皇帝李渊、太子李世民都派了亲信太监前来。见到了武元庆这么一闹,纷纷指责此人不孝。结果武元庆竟然带着家奴和这些贵客厮打了起来。错过了下葬的即时,这才无奈又让棺材在府中停靠了一天。
  之后,李世民派来官员前来问罪。这个时候的武元庆才知道了害怕,推说自己少年时期得过失心疯。
  一犯病便变了个人,病好之后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原本这病证早就好了,因为其父突丧,武元庆悲伤过度将老病根引发,这才在灵堂之上无理的。
  这算是把李世民派来的官员糊弄了过去,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在父亲下葬的当天大闹的?当下官员回去复命,此时宫中李渊也病入膏肓,李世民也在宫中准备后事,无暇顾及武家父子。只是下令今日将武士镬的尸骨安葬,现在武元庆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再来一场‘失心疯’了。
  此时,武家里里外外已经聚满了人。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混在了送殡的队伍当中,没过多久,长子武元庆抱着武士镬的牌位走了出来。不过看这孝子的表情看不出来一点悲伤,倒是有几分愤愤之情,看着样子好像要找人打架一样。好在昨天已经传出来他有失心疯,也没人和武元庆一般见识。
  跟随着武元庆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武家的孝子玄孙们,男丁走完之后,后面跟着十几个女眷,是武士镬的几个老婆还有女儿。当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引起来了吴勉的注意,看着小姑娘的装束,应该是武士镬的女儿。不过她和别人不一样,其他的武氏族人就算装也要装的悲伤一点,只有这个小姑娘,微微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看热闹的人群当中喊了出来:“我的哥哥、爸爸诶,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老程我要不是过来看热闹,差一点就把你们错过去了。”

  顺着说话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群当中蹲着那位卢王千岁程咬金。原本他白头发白胡子的相貌非常好辨认,不过现在的程咬金故意带上帽子遮住了自己的白头发,躲在了人群里面看热闹。
  看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之后,程咬金笑呵呵的走到了他们几个人的身边,笑着说道:“几位长辈也有这样的雅兴,一大清早就过来看姓武的出殡了?同喜同喜啊……”
  周围有武家的人看到了程咬金嬉皮笑脸的样子,仗着在自家门口就要过来动手。幸好有识货的人及时将此人拉住,耳语了几句之后,刚刚那个撸膊胳挽袖子要过来动手的人脸都吓白了,谁能想到那么大的一个王爵大清早看出殡的骂闲街。
  归不归跟着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干儿子说道:“怎么孩子你和这个武士镬有底火?他招你还是惹你了?人都死了你的火气还这么大。”
  “其实也没啥,老程我就是看不惯姓武的钻营,翻脸不认人的样子。”程咬金冲着刚刚被抬出来的棺材淬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武士镬原本是太子李建成的人,后来不知道怎么转了性,投靠到秦王这边来了。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李建成失势之后,整治太子一党的人就数他最欢实了。太子妃娘家有几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也被他定了罪,最小的孩子才十一,也被姓武的定了斩刑。别人不知道老程我知道,他是看中了那户人家经营的绸缎买卖。要不是老程我在秦王面前说了几句好话,那一大家子连老带小几十口子一个都留不下。这个姓武的气运是好,老程我几次给他准备的小鞋都避过去了,还落下一个善终。老天爷不开眼……”

  听说程咬金给武士镬准备了小鞋,百无求便来了兴趣,一个劲的打听自己的傻弟弟想要如何整治这个姓武的。程咬金不瞒自己的干哥哥,将自己是如何颠倒阴阳的手段和百无求说了一遍。归不归在一边听了心里都发虚,如果自己是那个姓武的,没有准备之下弄不好也要着道。这样的算计武士镬都能避开,更加证实了占祖就在他的手中。
  见到了武士镬的棺材抬出来,归不归反而不那么着急了。他让程咬金派人跟着出殡的队伍,查看一路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随后他们几个人被请到了程老四的府上,程咬金一边让人安排摆下酒宴,一边向吴勉、归不归他们诉说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长安城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说来去话题再次回到了武士镬的身上,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听说这个姓武的应该是昨天下葬的,他的大儿子闹了失心疯才改到今天的?”
  程咬金呵呵一笑,说道:“您老人家别听外面的人胡说,什么失心疯?昨天老程我虽然没去。不过我秦二哥去了,他回来说武士镬留给武元庆的什么宝贝被偷走了,姓武的小崽子没有见过世面,在灵堂上就急了,这才大闹了起来。听说昨晚上他又折腾了一宿,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这么要死要活的。”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一直笑呵呵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想要在他们俩的脸上猜出来武元庆要找的是什么宝贝。吴勉依旧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拿出来那本谁也看不到字的小册子自顾自的看着。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