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0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龙”归不归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冲着吴勉的位置嘿嘿一笑,说道:“那老人家我倒要见识一下,真龙不知道这个姓武的吞不吞得下这条龙。”
  这个时候,迎宾馆外面传来一阵马蹄狂奔的声音,片刻之后,刘喜微笑着走了进来。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几个人、妖之后,又是一阵寒暄。只不过刘喜的眼界要比孙小川远一点,这位昔日的淮南王对百无求更加感兴趣。老妖王死后,当初许下的承诺也算作废,现在天下只有泗水号能借妖山通道行商,现在要赶紧订下一份盟约。和好运气的武士镬相比,妖王还是更加重要一点。
  此时,那条五百斤的龙趸也已经做好,刘喜、孙小川请吴勉、归不归他们入席。随后酒宴开始,此时已经不兴秦汉时期流传下来的分席。几个人围在一张大桌子前,上面不停的摆放着用龙趸各个位置烹制的菜肴。等不及的小任叁挑了一筷子的龙趸脸肉,一口鱼肉咽下去,小家伙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娘娘在洗澡一样的美妙。紧接着,百无求也动了筷子

  看到两只妖物已经下筷,刘喜索性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直接和孙小川一起给几位过客斟酒布菜。他们两位泗水号的主人,此时反而好像服侍宴会的仆人一样。
  归不归象征性的抿了口酒之后,便放下了酒杯。笑咪眯的对着刘喜说道:“殿下,刚刚听小川说你有一张武家的真龙出世图?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老人家见识一下?”
  “这个自然”说话的时候,刘喜已经从怀里掏出来的那张图。这是找了当天见过真龙的人,根据他的描述请画师画出来的。根据那人看后的书法,此图上的龙和当天看到的有八九分相似。
  只不过归不归的眼睛看不见,刘喜有些犹豫是将图给这个老家伙,还是亲自描述一下图中真龙的样子?
  这个时候,百无求丟了筷子。擦了擦嘴之后将那张图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之后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它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上面画的那是一条龙?分明就是一只王八嘛,你看看
  这壳,还有爪子怎么看都是一只大王八。不过这王八头有点意思,看着倒是龙头的样子。”
  就这几句话,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妖王儿子说道:“傻小子,你爸爸我要的就是这只王八”
  这条五百斤的大鱼一直吃到了深夜,最后是以小任叁含着鱼肉睡着结束的。原本刘喜、孙小川哥俩打算请这四位四位前往内岛休息的。
  不过吴勉嫌麻烦,他们四个还是暂住在迎宾馆中。明天天亮之后再去内岛住几天,虽然大概有了点占袓的消息,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待上几天的话,那两只妖物也不干。
  当下,百无求搀扶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吴勉亲自抱着小任叁到了迎宾馆中最大的一间客房当中。
  刘喜知道他们四个住在一起惯了,也没有再安排房间。随后他和孙小川二人也各自找了房间休息。
  到了客房之后,酒劲醒过来的百无求突然反应了过来,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上次老子记得你亲口说的,占袓那个王八壳子只能让一人使用一次。白天听徐福那个老家伙的说法,他可是不止一次用过那个王八壳子。怎么?这样的法器也认人吗?知道他是大方师便能多用几次?”
  “傻小子,你以为徐福养了好几千的弟子,就是留着他们吃干饭的?”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续继说道:“还有,这个也要看占卜的技巧,如果去问今晚吃什么,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了。但是换个问法的话问后半辈晚饭都吃什么的话,那可就又不一样了。这个徐福那只老狐狸有的是办法。”
  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依靠在床铺上,正借着月光在看冥人志的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占袓有很大的几率在那武士镬的手里。下面就看他仗着占袓,能不能算到我们这几个了。”
  听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归不归便皱起了眉头,随后说道:“老伙家,不是我们当儿子的泼了冷水,不是说占袓还可以改命吗?老子看这次咱们要悬,就像你说的那样,姓武的只要找人替他去问,会不会有人来抢夺你占袓啊,他不是都算到了吗?只要每次都避开咱们几个,该找不到占袓,还是找不到。”
  “傻小子,这几年你真是越来越会动脑子了。再过几年用不到百疆辅佐,你自己就可以亲政了。”归归不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有种说法叫做避无可避,他就是算到了也避不开这个局面。爸爸我给武士镬算好了他只有三条路,一带着占袓死扛几天,到时候占袓还是归我们。二,主动将占袓送过来,或许还能卖我们一个人情。三,他自己有门路可以将占袓送到徐福哪里去,不过这条路基本上是被堵死了,要不然的话广仁早就找到徐福那里哭着喊着要归宗了。算起来如果武士镬真的用占袓算过这个的话,他最好的出路便是将占袓交到我老人家的手里了。老人家我说的是吧?”

  最后半句话是对着还在看书的吴勉说的,白发男人哼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冥人志合上。慢悠悠的说道:“老人家你想占袓快想疯了,没有想到武士镬会用占袓占卜什么吗?现在钱有了,接下来就靠着这点钱过日子?”
  这两句话点醒了归不归,老家伙现在满脑子都是拿到占袓之后,立即占卜自己的眼睛如何才能再见光明。现在被吴勉提醒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顺着白发男人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现在武士镬钱有了,想的无非就是如何成为天下之主。或者如何可以飞升成仙,不过他没有术法的根基,就算有占袓占卜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成为天下之主来的容易一些。”
  说到这里,归不归又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他是跟随李渊一起造反的功臣,算起来应该也上了几岁年纪。现在只是执掌一个工部,不掌权也不带兵想要造反就算有占袓也未必能成。可惜占袓落在这么一个人的手里……”
  “可惜?未必……”看到归不归的心思还是没有收回来,吴勉再次打开了冥人志。白发男人不在说话,捧着谁也看不懂的冥人志,借着月光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百无求的困劲上来,打了几个哈欠之后,直接拉过来一张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就这么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个时候,归不归似乎被吴勉最后四个字点醒,他明白了白发男人的意思。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总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姓武的就算能坐天下,也算是国运使然了。

  日期:2018-02-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