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晁玉山和牛修齐已经开始书写自己之前观摩的心得,萧晋在为老张切完脉之后,却没有第一时间答题,而是将老张扶了起来,并帮他放下裤脚,然后笑着说:“辛苦张伯了,快去吧!”
  老张匆匆道了声谢,便一溜烟跑出了房间。显然刘青羊之前的治疗已经有了效果,他得赶紧去厕所解决问题。
  “刘老、朱老、郑奶奶,晚辈有个请求。”站在原地稍微沉吟片刻,萧晋又对三位老人开口说道。
  “什么请求?”刘青羊问。
  萧晋说:“晚辈自学医起始就听说过‘五运六气’针法冠绝时辈,之前一见,神奇精妙果然令人心折,因此,晚辈此时的心绪有些复杂,脑中也充满了疑问,实在不知该如何下笔,恳请长者准许晚辈在晁、牛两位先生交卷之后口述心得。”
  刘青羊微微一怔,便与朱启正和郑怀玉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点头道:“可以。”
  “谢三位长者。”萧晋弯腰施礼,然后便束手站在一旁等待。

  在书写的过程中,牛修齐始终紧皱眉心,时不时的还会停笔思考片刻,而晁玉山却仿佛胸有丘壑,下笔如神,不出十分钟,就将满满的一页纸交了上去。
  这一次,刘青羊没有像前两场那样先放在一边给两位好友阅看,而是第一时间就戴上花镜仔细的审阅起来。
  仅仅只是片刻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而且越往后看,惊色越浓,待阅完时,就像是见到一件精美瓷器出现了难以修复的裂纹一般,满是惋惜的长叹口气,将纸放在了一边。
  郑怀玉觉得奇怪,立刻就拿起了那张纸,却同样也在数息之后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两人这样的神态已经再明显不过——晁玉山的回答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而且绝对没错。
  牛修齐的脸上开始冒汗,看上去油光发亮的,特别油腻,忽然不小心一滴墨汁滴在了纸上,他慌忙用手去抹,却越抹越黑,最终只能换一张纸,并将毛笔丢在一边,拿起了钢笔重新书写。
  几个老人见状,都不由摇了摇头,身为一名已近半百的医者,心境还如此不稳,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奇遇,这一辈子估计都很难踏入宗师之境了。
  沈妤娴神色复杂,望着晁玉山的目光中回忆与厌恶交杂,田新桐却已经紧张的握住了她的手,詹青雪好看的眉毛紧紧皱着,在手机上输入的手指速度也加快了几分。

  只有萧晋微低着头,面无表情,目露沉吟,似乎早已陷入了某种思绪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内响起一道重重的呼气声。牛修齐终于放下了笔,仔细验看一遍,又用袖子擦干净脸上的汗水,这才恭敬地双手捧到刘青羊面前。
  不知是不是晁玉山带来的震撼太过猛烈,刘青羊接过牛修齐的答案后就伸手去桌子上摸,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奇怪的扭头看看,不由蹙眉对朱启正道:“开玩笑也不看时候,赶紧把眼镜还给我。”
  朱启正一呆,随即便好笑道:“老刘,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很老了,所以不用再这么拼命的证明什么。不过,你这都开始骑驴找驴了,还有精力教徒弟吗?”
  刘青羊怔了怔,手往脸上一摸,摸到了一直都没有摘下来的花镜,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阅看牛修齐的答案时,他的神色就正常了许多,既没有惊讶,也没有遗憾,偶尔赞许的点点头,但也仅此而已。
  看完,他一语不发的交给朱启正,待郑怀玉也看过之后,便望着萧晋说:“小萧,你可以开始了。”
  萧晋抬起头,抿了抿唇便朗声开口道:“所谓‘五运六气’,是古代先贤推演预测天象气候变化的一种理论,五运用于十天干,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划分;六气则分属十二地支,共有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和太阳寒水六种。
  而但凡从医者,无论华医西医,都知道人的身体是会受到环境、天气和温度的变化影响的,也因此,通过对‘五运六气’的研究和观察,就能更加精准的判断病人症状,甚至预测出病人的身体在未来短时间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从而防患于未然。
  《黄帝内经》中也有‘不识五运六气,遍读经方何济’的说法,可见,运气一说对于我华医是至关重要的学说,也是每一位真正的华医从业者都必学必精的一门课业。”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晁玉山就不失时机的开口道:“姓萧的,你说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东西做什么?麻烦你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好不好?”
  萧晋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说道:“也因此,晚辈在见识到刘老您的‘五运六气针’之前,一直都心存好奇和不解,毕竟‘运气’只是一种气象概念,是作为诊病的辅助存在的,怎么可能被拿来直接用于治病呢?
  但在方才,晚辈在观看过您施针之后,才略微有些领悟。
  张伯的病症主灶分别在脾胃和大肠,且属于实症,按照‘实症泄其子’的理论,用银针刺他商阳、商丘和厉兑三处穴位就能够缓解他的病症。
  然而,刘老您刺的却是三间、阳溪、曲池、隐白、大都、太白、陷谷、解溪和足三里这九处穴位,足足多了两倍,还不怎么对症,既奇怪又有些脱裤子放屁之嫌。

  不过,在晚辈为张伯切脉之后,才不得不承认,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刘老您能成为如今华医界的领袖之一,实至名归……”
  “喂!你有完没完?”萧晋话音未落,晁玉山就再次叫了起来,“今天我们比试的是医术,不是拍马屁!姓萧的,你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没有就乖乖的承认,唧唧歪歪,废话连篇,你是娘们儿吗?”
  萧晋淡淡瞥了他一眼,但依然没有理会,还是不紧不慢的说着。“如果按照普通针法为张伯医治,至少也要连针三天才可痊愈,但经刘老您一番施为之后,他却在不到半个小时中就完全好了,仅此一点,五运六气针就当得上天下第一针的赞誉!
  但是,正因为如此,晚辈也越发的不解了。
  今年是戊戌年,此时冬末春初,节气刚过雨水,依运气说法,应该是火运,主气为厥阴风木,客气为寒水司天。
  也就是说,现在的运气是火、木和水,那么,再结合‘实症泄其子’的标准,下针穴位的五行属性就应该分别是木、火、土,这样一来,刘老选择针刺的那九处穴位就能一一对应的上了。”
  听到这里,晁玉山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也没心情再讽刺什么了,而刘青羊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日期:2018-01-05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