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6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着炉里香灰,脑子闪过一段信息,是用细杉树叶烧成灰而成,透气性好,平时用木炭温养,越用越香,犹如古玩包浆,随着时间越发醇厚。
  凌雨馨一双玉手把炭盘移至正前方,取白瓷炭罐,打开盖,用火筷夹出一块香炭,三四公分长,通体黝黑,放在炭,用专用点火器慢慢点燃。
  “长尾竹?”闻一鸣鼻头微动,一股清幽之气传入鼻腔,暗自感叹细节是魔鬼,难怪能随手收购楠香,雅香居果然底蕴深厚!
  凌雨馨不急不慢用大火烤炭,其实现在有电子香薰炉,一按开关全部搞定,连温度都能调节。不过对于真正玩家来说,香道不只是享受,更是一种修身养性的过程,每一步亲力亲为才能体会其乐趣。
  炭全部点燃,待其烧透,没有明火变成红色最佳,放在一旁。捧出青瓷香炉,拿起香筷,不断插入后再拔出,足足持续十分钟。

  闻一鸣面色平静,不急不躁,看似无聊的一步其实是决定香道成功的关键!
  用火筷搅拌香灰,使其均匀蓬松,富含空气,才能让香炭插入其时保证充足的氧气,燃烧过程充分,完成整个品香。
  直到香灰搅拌绪,凌雨馨逐渐铺平香灰,用火筷插入正间,慢慢晃动,以顺时针方向开出一个炭孔。
  夹起完全已经变红的香炭,一点点塞入刚开的炭孔里,埋炭完成。开始梳灰,把香灰往间梳,盖住炭火,呈山谷状。凌雨馨一丝不苟的梳理着,利用香灰的薄厚来控制炭火温度,以便释放香材所有香气。
  放下香筷,拿起压灰铲,左手持炉,右手斜压香灰,把其压成圆锥形,把香炭完全埋入其。然后再用羽扫清理干净炉壁,保持香炉一尘不染。

  凌雨馨神情专注,动作行云流水,韵律感十足,让闻一鸣心旷神怡,心灵随着过程宁静安详下来,逐渐忘却俗世烦恼。
  凌雨馨沉浸于自我世界,远离外界种种纷扰,红尘三千丈,只要开始香道一切皆化为过眼云烟,这也是她沉迷香道的主要原因。
  芊芊素手拿起长灰香押,以香灰顶端为轴点,顺时针押出一道道美丽放射状花纹,所谓打香筋。平滑香灰出现条条规则花纹,雅致秀丽。
  取香针,从香灰顶端垂直插入,凭手感直到炭火位置,凌雨馨全神贯注,用心感知炭火温度高低,确定好高度,拔出香针,擦干净放回原位。
  右手掌心向下,五指微微弯曲,从香炉右侧绕向前,覆盖于香炉之,测探火候大小。
  温度合适,夹起云母片,轻轻放在火窗,稍一压,使之稳定。用银夹子拿起黑楠,小心翼翼放在云母片。
  凌雨馨长出口气,左手拇指扣住青瓷香炉沿,四指拖住香炉底座,肩膀放松,双肩抬起,持炉于鼻前,轻呼,深吸,品香!
  闻香有三品:初品,除去杂质;鼻观,观赏香意;回味,肯定意蕴!
  闻一鸣赶紧深吸口气,一股浓香扑鼻而来,经过高温楠的味道放大好几倍,不由自主沉迷其。
  “这里是……”
  闻一鸣闭眼睛,一股清凉之气油然而生,仿佛置身于楠生长的原始森林之。微风习习,夹杂着露水和阵阵草木香气,令人心旷神怡,不由得深吸口气,从里到外,通透之极。

  此时的他好像化身为一片羽毛,毫无重量,随着清风穿梭在丛林之间,泥土的芳香,青草的清新,加各种花香,混在一起,在树叶斑驳之间,连阳光的味道都清晰可见。
  “苦……药香吗?”
  突然眼前一变,闻一鸣被风带到一片药田之间,到处弥漫着淡淡苦味,提神醒脑,气韵悠长,飘飘荡荡直眉心,脑一片清明。
  “甘甜!”
  苦涩过后,一种甘甜涌心头,如哈密瓜清甜可口,浓郁多汁,让人有种满足的幸福感。先苦后甜,让苦更加值得回味,甜尤其值得珍惜!
  “奶香!”
  香气再变,甘甜越发浓郁,空气一丝丝凝结,阵阵柔滑,好似好丝绸围绕着闻一鸣,层层缠绕,紧紧相随,此刻尽丝滑。

  此时的他仿佛置身于牛奶浴,每一寸皮肤被温润所包围,内心深处那片宁静被唤醒,脸露出一丝婴儿般天真无邪笑容,如同回归母体,沉醉在慈祥温暖之。
  突然耳边响起微不可闻的嗡嗡声,由远到近,声音越来越大,打破一片祥和。空气的乳香逐渐被一种蜜香所替代,香气不停震动,仿佛有灵性一般。
  “这是……蚂蚁?”
  在他面前居然出现一只只蚂蚁,洁白如雪,开始啃食树根,好像它们也懂得这是大自然的瑰宝,难得一见的美味佳肴。
  “闻先生……闻先生!”

  闻一鸣豁然醒悟,看着眼前迷惑的凌雨馨,抱歉道:“不好意思,香味太迷人,凌小姐刚才说什么?”
  “走神走神,这个借口真烂!”
  凌雨馨一皱眉,心里暗自道:“香味迷人?香炉还在我手里,你隔这么远能闻见什么!”
  “请点评!”
  凌雨馨面色不变,双手轻轻把香炉送到闻一鸣面前,满意道:“不愧是芽庄楠,一木四变,令人印象深刻。”

  闻一鸣接过香炉,手里感受着对方残留一缕白莲般幽香,微微笑道:“四变而已?”
  “嗯?先生有异议?”
  凌雨馨一愣,好看着闻一鸣,以她多年品香经验来看,这块黑楠有一木四变已经是难得之物。可不是所有楠都有四种变化,黑楠初香清凉,本香微苦药香,尾香乳香,能有三种变化已经合格。
  眼前这块黑楠,还多了一种甘甜,虽然味道很淡,夹杂在药香之,不是高手很难品味出来,但凌雨馨敏感的把握住那一缕神韵,所以才对这次收获更加满意。
  闻一鸣看了看凌雨馨,放下香炉,淡定道:“尾香过后,蜜香初生!”
  “蜜香?”凌雨馨有些吃惊,再次拿起香炉,深吸口气,摇摇头,再次深吸,一连数次,终于神情一震,惊呼道:“蜜香,真的是蜜香!”

  她突然想起什么,猛的抬起头,追问道:“这是香木什么部位?”
  闻一鸣点点头,看来对方已经发现,笑道:“树根!”
  “果然如此!”凌雨馨再次深吸口气,感叹道:“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然后放下香炉,一脸正色道:“对不起闻先生,是我失察,您这块楠一木五变,堪称品!”

  她重新拿起手机,再次转账十万给闻一鸣,小心翼翼拿起整块楠,痴迷道:“居然在树根遇见白蚁筑巢?这不是黑楠,而是名副其实的蚁漏楠!”
  闻一鸣拿起手机,看见再次转账的短信,美女土豪办事果然有一套!
  沉香之有种特殊产物,成为虫漏之香。清代《崖州志》描绘虫漏沉香的色状:虫漏者,虫蛀之孔,结香不多,内尽粉土,是名虫口粉。肚花刬者,以色黑为贵。
  而蚁漏更加独特,白蚁或黑蚁蛀蚀后形成的结香。与虫漏不同的是,由于蚁类喜欢较为阴湿的地方,且一般在地下筑巢,所以结香的部位通常是在香木树根部。而树根是树木的给养所在,根部结香的沉香通常含油量都非常高,而且味道蜜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