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8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我又把他负责的那些项目的失败数据都说了出来,自然是分毫不差,听得他目瞪口呆。
  “刘经理的业绩做成这样,还如此嚣张,如果你家里事情太多,不妨先辞职去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再安心地工作吧。”我冷声说。

  会议室里忽然静了下来。那些不以为然的参会者,不敢吭声了。
  “姚特助,你是要开除我吗,你恐怕还没有这个权力吧?”刘经理也准备反击了。
  “我是没有这个权利,但我可以把你的情况反映给苏总,建议他让你辞职,刘经理,你认为这点事我都做不到吗?”我冷冷地盯着他问。
  他有点虚了,不敢再和我对视。全场更加安静了。
  既然镇场了,我的目的也就达到。我也没必要在会议上一直盯着他。我说那现在我们继续开会,刘经理的事,散会后我们单独聊。以后开会,希望大家都把手机调到静音,相互尊重和理解,是一起共事的基础。
  接下来开会就比较顺利了,所有人都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再也没有人接听电话,一直到会议顺利结束。

  然后其他的人都走了,姓刘的经理自己主动留了下来。
  “姚特助,刚才的事,对不起了。我认识到我自己错了。只是孩子成绩不好,想转个好一点的学校,所以心急……”
  我静静地听他解释。最后我只问他一句,以后开会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保证一定让电话静音?
  他马上表示,这样的错误以后一不会再犯。还说了很多哀求的话,说什么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之类的。
  我说那这样,下个季度你只要保证你的业绩同比正增长,那这事就过去了。不然的话,你就另谋高就。

  刘经理当然也就答应了。这个时候,他不敢不答应。
  搞定了刘经理,我心情也好了很多。这些人就是这样,你要是怂了,他就得寸进尺。你要是硬了,他就往后退。
  把下面这些人收拾服帖,也不仅是为了我个人的虚荣,也是为了苏文北。我只有把苏文北交给我的事处理好了,他才能安心养病,然后复出。
  然而这件事的发展,却完全超出我的所有想像。

  当天晚上十点左右,我正在南居向苏文北汇报工作,他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以后,他的面色变得有些紧张,你是迅速平静了下来。
  “今天会议的时候,你和刘经理发生了冲突?”他很平静地问我。
  “是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不过冲突算不上吧。就是开会时他大声接听私人电话,然后我说了他两句,最后他自己也承认错误了。因为这是小事,所以我没有向你汇报。”
  苏文北沉吟了一下,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怎么了二哥?发生什么事了?”我意识到有问题,不然苏文北也不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外面有些不好的谣言,你不要介意,我正派人在核实。”苏文北淡淡地说。
  “什么样的谣言?”我也有些紧张起来,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不然苏文北不会突然提起。
  “既然是谣言,你就不必知道了,谣言上于智者嘛,你没必要知道。”苏文北说。
  我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这件事肯定与我有关,不然苏文北不会刻意要瞒我。
  “二哥,你不说,我心里更加不安了。你直接说了,我这还能安稳一点。”
  “好吧,那你答应我,你听了千万要冷静。”
  “你说,我一定冷静。”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那个刘经理今天晚上因为压力太大自杀了。有人告到了董事会,说是你当场羞辱刘经理,还要开除他,刘经理家庭压力大,不能没有这份工作,被你逼入绝境,只有自杀,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我听完自然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今天虽然在会场上是和刘经理有一番交锋,可是远没有到逼得他自杀的程度啊,而且会议结束后,我是和他有交谈的,我并没有要马上开除他,怎么就闹到自杀的程度了?
  “你不要太介意,这件事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我相信你做事的分寸,不可能会当场羞辱刘经理。”苏文北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以示安抚。
  “二哥,你是信我,可是董事会的人会信我吗?他们会如何处置我?”我也保持着冷静。
  “这个不好说,你是我的助理,这件事如果要归责,我当然也难辞其咎。你明白其中的道理。”
  “所以不仅是我要负责,你也要负责?如果有人把这消息泄露给媒体,公司会要求你出面解释这件事?所以他们看起来是在针对我,但其实是逼你出面?”我说。
  苏文北想了想,仰头看了看灯,长吁一口气。“不好说,也有可能就是单纯地针对你,也有可能本来就不是针对你,而是要逼我出来。但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是有人谋划的。”
  “如果是有人谋划的,那个姓刘的自杀肯定是假的!一个大男人,和同事争吵几句就要自杀?这心理脆弱到什么程度?”我恨声说。
  “既然是有人谋划的,那肯定不会让你找到假自杀的证据。自然这种事太简单了,随便多吃几片安眠药也可以,反正医院一住,就是自然未遂。现我们不用考虑是真自杀还是假自杀,应该考虑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二哥,我觉得这件事他们一定会捅到媒体那儿,明天各种媒体就会报导我逼得高管自杀的事。不对,不用等明天,现在网上可能就有了。”
  我说完拿出手机,浏览了一下本地新闻,确实网上已经有了,但还没有形成效应,关注的人也还是比较少。
  苏文北也面现忧色,“等他们找几个大V转发一下,影响就会慢慢扩大。这件事,我们是避不过了。”
  我也有些开始担心了,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是我搞砸了。可我真是没想到,我就一个简单的治理会场纪律,也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
  “对不起二哥,我给你惹祸了,你现在又不能出面,这可如何是好?”我难过地说。
  “傻丫头,这分明是人家要针对我们,就算是没有这件事,别人也会制造出其他的事端,你又何必内疚?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
  “是啊,可是你不能出面,那只有我自己出面了。但我人微言轻,我出面能搞定吗?我自己为自己辩解,那人家肯定不买帐啊。这可怎么办?”
  苏文北微微垂头,开始思考。我也没有打扰他,自己也在不停地想,到底要如何才能解决这个危机?
  “你去找一下我爸吧,看他能不能帮一忙。我爸挺喜欢你的,我认为他会出手帮我们。”苏文北说。

  我却不赞成这个主意。
  “我认为这件事最好不要找董事长,如果董事长出面为我们说话,那恐怕会引起媒体的集团炮轰,说他护短,那对公司更加不利,影响也就更坏。”
  苏文北摆手,“当然不能让爸爸出面辟谣,他可以暗地里帮忙,用他的资源来尽量地消除负面影响。当然了,这件事也有风险,所以爸爸愿不愿意出面帮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再想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