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4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晁玉山心中大惊,一直在腰间蓄势的手掌慌忙击向萧晋的胸口,想要迫使他松手。
  然而,两人之间在武学上的差距是真正的境界之差,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萧晋只是身子向旁边一侧,便让他那一掌落了空。
  紧接着,他又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被抓住的拳头上传来,人便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一头栽向了坐着的几位长老。
  萧晋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拉——要是几个老头老太被砸出个好歹来,估计他就得马上开启人生的第二次逃亡了。

  可是,就在他的指尖将将碰到晁玉山的衣服时,坐在老人们下首的詹青雪突然出现在晁玉山的面前,两只玉手一展一摆,晁玉山便滴溜溜打着转摔到了房间中央的地面上,把还坐在诊桌前的老张吓的后退好几步,椅子都撞翻了。
  萧晋眉头一挑,不由又深深看了詹青雪一眼。刚刚那姑娘使出的明显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而且,四两拨千斤的火候绝对已经登堂入室。
  女孩儿知道他在看自己,骄傲的冲他一扬下巴,就回了自己的位置。
  “放肆!”刘青羊忽然一声大喝,怒视着想要爬起来的晁玉山道,“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了?谁准许你们动手的?还有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

  这种时候,小辈自然要乖乖认错,要是顶嘴或者解释,不管有理没理,都会错上加错。这是萧晋跟爷爷斗智斗勇二十多年所积累的经验,所以他立马就像个三好学生一样低下了头,规规矩矩道:“晚辈知错,请刘老息怒。”
  晁玉山估摸着从小到大就没挨过几次打,艰难的爬起来,一声不吭,只是脸红脖子粗的瞪着萧晋,仿佛随时都会再扑上去似的。
  于是,刘青羊就更怒了。
  “晁玉山,你还想干什么?是不是要老头子亲自打电话给你爹,问问他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晁玉山面容一僵,咬着牙道:“对不起刘老,那姓萧的小王八蛋三番五次挑衅,晚辈一时气急,失去了理智,还请刘老原谅。”
  “挑衅?”刘青羊还没开口,就听一道充满了鄙夷和清脆声音响起,“今天的考核从开始到现在,我可是只看见某人不是讽这个就是嘲那个的,也就只有萧先生反唇相讥罢了。
  感情你骂别人就是应该,别人回骂就是挑衅,难道传承几百年的晁家根本不是华医世家,而是强盗世家不成?”
  “放……”晁玉山下意识的就要大骂,可待看清说话的是谁,赶紧又把后面的那个字给咽了回去。
  晁家虽说确实传承了将近五百年,但早已没落,在华医界地位是不低,可放在整个华夏社会里,充其量就只能算是个不大的家族型企业罢了,在詹青雪的背景面前,并不比一指头就能碾死的蚂蚁强上多少。

  “就、就算我之前说话的态度不好,但那也只是发表一下不同意见,算不上骂人吧?!”
  没办法,在拳头不够硬的情况下,晁玉山只能选择讲道理。
  “小爷儿也没骂你呀!”萧晋笑眯眯的接口道。
  晁玉山瞪起眼:“姓萧的,刚才你说的那句话这屋子里的人可全都听见了,还敢赖账不成?”
  “没骂就是没骂,咋能说是赖账呢?”萧晋一脸无辜道,“难道在晁先生眼里,说敢得罪你就算是骂你吗?好家伙,合着别人在你面前就只能敢怒不敢言是吧?!你的脸也太大了。”
  晁玉山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嘶声道:“老子说的不是这句!”
  “不是这句?那是哪句啊?”萧晋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这才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哦,你是指‘脑袋顶着骂人的字儿’这句,可这是大实话呀!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你姓氏上面的那个字是不是经常被用来骂人?
  真是的,被你讽刺不能回嘴,实话也不让说,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得围着你转以你为尊,你是太阳啊?”
  “噗……”詹青雪又笑出了声,不知道是在用行动为他造势,还是单纯的笑点低。
  “你……你……”晁玉山气的浑身发抖,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萧晋,手指哆嗦的跟帕金森似的。

  萧晋的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本来就很厉害,颠倒黑白都跟玩儿似的,就更别说真占着理了。而晁玉山自小就被家族寄予厚望,除了学医之外,那是真真正正的要啥给啥,根本就没吃过什么大亏,再加上长得英俊,女人也从来不缺,哪里会有锻炼口才的机会?
  莫说他是个人品低劣浑身都是窟窿的标准活靶子,就算是谦谦君子,被萧晋这种浑人给惦记上,那也得乖乖被气出高血压来。
  “好了,都给老头子闭嘴!”
  刘青羊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萧晋外表看上去虽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实则却是一条随时都会跳起来咬人的狼,谁要是被他哈士奇的样子给骗了,那就清等着吃亏吧!
  “从现在开始,谁若是再说一句与华医和今日考核无关的话、再擅启冲突或者做出容易引起冲突的行为,就会立刻丧失竞选长老的资格,你们两个,听明白了吗?”

  “晚辈记住了,谢刘老宽恕。”
  萧晋又恢复了乖乖好学生的模样,假不假的,反正观感上给人的印象不错。至于晁玉山,自然也很有他风格的冷哼一声,气鼓鼓的回到座位坐下,看的几位长老纷纷摇头。
  刘青羊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朗声又道:“前面两场考核分别是看诊和处方,考的是诸位的基本功,相比之下,这第三场就比较重要了。
  针灸一道,虽然只是我华医诸道中的一种,但在现今这个时代,俨然已经成为了华医的代表和名片,尤其是在推广方面,针和灸的疗效在世人眼中就是衡量华医是否无用的标准。
  因此,身为一名华医,针灸之法不可不精。
  鉴于灸法大同小异,自古也没有分出什么派别高低,所以,今天我们只取二者其中的针法来考核。
  接下来,老头子就以老张为例,用针法为他治疗,三位尽可近距离观看,待我施针完毕,如有心得,就在纸上写下来,同样由我和朱、郑两位先生评判,理解相对最为透彻的两位胜出,也就是我杏林山兑位长老的最终候选人,都听清楚了吗?”
  终于轮到享誉华医界几十载的“五运六气针”登场了,按照最开始的说法,只要能够理解其中三成的奥义,就能成为刘青羊的关门弟子,所以,萧晋和牛修齐不由精神齐齐一震,表情凝重的点头,只有晁玉山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刘青羊知道晁氏子弟是不可能拜自己为师的,见状也不以为意,抬手按响了桌上的摁铃,便有两个伙计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端了一盆温水,另一人则捧了一个长条形的小布包,正是老头儿常用的那套银针。

  老头儿仔细的在盆里净了手,擦干净时,老张已经在两个伙计的帮助下卷起袖子和裤腿躺在了诊床上。
  来到诊床前,见老张有些脸红,刘青羊就打开布包,一边捏起一枚银针,一边笑呵呵地说:“你又不是小姑娘,老子也没让人把你扒光,你害个什么骚啊?”
  日期:2018-01-0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