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237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我也曾想过一心一意跟着你,一心一意把这份爱情经营好,可是权力在引诱我时,我的欲望还是倒向了权力,我还不是一个爱情至的女人,为了权力,我可以委身于成正道,我也可以委身于余砚权,甚至有一天我还会委身于更大年龄的人,因为我没有你有能力,有才华,甚至有胆有识。
  权力是男人的领地,我你唯一的优势是可以交换。你说过,省里是塔尖之,一旦进去除了交换外,还需要能力,我一方面想进去,一方面又害怕进去,好矛盾呵。”
  郝五梅这个时候说的话一定是真实的,万浩鹏听得出来,也能感受到出来。
  “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你永远是我的姐,没有你,我不会有今天,在我最最举步为艰时,是你靠自己的人脉帮我带了资金下去,是你让我在太平镇激发起我的斗志和潜力。
  我内心是感激你的,无论你跟了谁,我都是理解的。说来说去,这是一个男权的社会,男权的思维,男权的统治,不是你能力问题,真的是男女有别,帝造人时注定的。
  姐,你已经很优秀了,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挤身于省政府大院去,你可以去一个不起眼的局机会,做着一把手,拿着不低的待遇,建立着自己的人脉,你家的公子一样会有个好前程,没必要真到我们的阵地抢食,你抢不过男人。因为你的力气,你所处的环境等等决定了这一切。
  姐,我既然答应给你要的政绩,不会去抢,你放心吧。
  余家这一块,你要利用好他们的人脉关系,不要成为他们的一杆枪,更不要人财两失,余砚权对你不错,至少你一个电话,这么晚,他能出来陪你,到了他这个份,能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有情有义了。

  我尽管不喜欢余家的人,但是只要他对你不错,我也能开着车送你去他的身边,说我内心没想法是假话,姐,毕竟你曾经是我的女人,我不是圣人。”万浩鹏一边开着车,一边也坦诚地诉说着自己的内心。
  第1449章 孽缘
  第1449章 孽缘
  郝五梅听着万浩鹏的这些话时,眼泪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万浩鹏没料到郝五梅竟然哭了起来,一边给她纸巾,一边说道:“姐,对不起啊,你别哭啊,你一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开车了。”

  郝五梅见万浩鹏这么说,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我只是开心,高兴,真的,谢谢你的一番话,我会记住的。
  万,谢谢你,能认我这个姐姐,做不了情人,做姐弟可以维系一辈子,我今后不和你斗了,我信你,真的信你,你会给我一个好的去处的。”郝五梅感动地说着。
  “是的,姐,这一行于女人来说真心不容易,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你想想看,你一直认可的彭继峰,一个转身,他可以杀人,所以你真不懂男人狠起来是个什么样子的。
  至少我不会对你下狠手,更不会对你下黑手,算成思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伤我,损我,我也没把她怎么样,何况你于我而言,是我的恩人,是我在最最落难之际,伸手拉过我的人,我怎么可能踩着你往爬呢?

  姐,只要你真信我,我不会歪你,好好地和余家周旋,借他们的力量,尽快回到省城去,再怎么说,省城宇江大,有利于孩子的发展和未来。”万浩鹏给郝五梅建议着。
  “嗯,我会听你的,把志化的发展拉开之后,我抽身走,你继续呆在志化,对了,你要彭继峰这个位置,那人什么时候来志化?”郝五梅问道。
  “快了,等彭继峰的事情全部消解掉之后,他再来,现在也不是时候。”万浩鹏应了一句,他不想再谈这个问题,莫向南有那样的想法,他担心郝五梅也有,或者郝五梅身后的余砚权有,到了他们这一个层面,想法不一样了。
  好在郝五梅没继续问,而是转移了话题,扯到了白婷婷身,她问万浩鹏:“你与白市长到底是什么关系?”
  到底是女人呵,万浩鹏好无语,接过郝五梅的话认真地说道:“姐,我和白市长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真的,我绝没骗你。男人与女人之间能不能睡到一起去,也要情缘或者情债,我和你大约是辈欠对方的,而我和白市长辈没有交聚过,所以这辈子不存在还情债。
  你看看你,我不过是报复你才睡了你,结果呢,我们纠缠多久了,彼此放不下彼此。所以嘛,男人与女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纠缠。

  拿彭继峰和东方听云来说,他们一定是辈子结下了孽缘,我不知道彭继峰在下手的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能肯定,他一定是失手的,他并没有真心想要东方听云的命。
  男人与女人有时候真的好怪,拿你和余大领导而言,围着他转的女人成打成打的,可他偏偏认定了你,一定是他辈子欠你的,所以这辈子来还你。
  姐,你好好抓住这一点,未来跟着我强多了。我能不能有余大领导这样的地位很难说,而且我也没余家那么财大气粗。有时候啊,我是真心替你开心,有时候,我又莫名妙地难过,人生难测。”万浩鹏还是提到了东方听云,尽管他想把这个名字埋在心底,尽管他也在找理由解脱自己与这个丫头的死没关系,但是说着,说着,她的名字从万浩鹏嘴里跳了出来。
  “唉,但愿她下辈子投个好胎,有个好人家的话,不至于拿身体去换取什么了。万,其实我们这种靠身体去换的女人,想想挺可悲的。我真心只有跟着你时才是我自己,女人啊,这辈子嫁给爱情才是最最大的幸福,哪怕如白婷婷这样的,也是可悲的。

  听云这种更可悲了,命运压根不在她手里,她还是太年轻了,不能激怒男人,命该如此吧。”郝五梅感叹着,她越是这么说,越让万浩鹏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她在变着法子宽万浩鹏的心。
  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也只有经历和年龄才能让他们慢慢变得成熟,东方听云如果懂得这一点,她的未来还是很美好的,至少在志化有个好的前途,跟过领导的秘书,稍微有点能力的,几个没提拔起来呢?
  操瑜娜虽然一直不肯找男人,只要她愿意,下任何县任职都是毫无悬念,做领导秘书是一条能升迁的捷径,这一点也是那么多人巴心巴肝愿意跟在领导身边的理由。
  “姐,我还是要感谢你,听云的父母没闹,是我们最欣慰的,否则我们今晚还能睡觉吗?还能这么聊天?前天灯光辉煌,省城也快到了,这晚一过,一切又该重新热火朝天的运转起来,而东方听云和彭继峰的事情也会淡出我们的视线和谈资,但愿他们去了阴间后,彼此善待对方。”万浩鹏也感慨着,彭继峰估计会判死型的,毕竟他杀人的手段太恶毒了,而且还畏罪潜逃,谁也救不了他的。
  郝五梅的目光盯住了省城的灯光,没接万浩鹏的话,在重大的变故之,才会有这么多的感慨,才会更加地珍惜现在的许多,这是郝五梅此时的感觉,正因为有这样的感觉,她才觉得她和万浩鹏这一路的交流是真诚的,也是美好的。
  日期:2018-06-0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