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7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仗着船上还有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他的心里也算有底。观察了半晌之后,对着身边的水手说道:“那艘船没有人掌舵,是在海上漂着。我们和它不是在一条航路上,撞不到一起的。船上不掌灯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不用理会它,我们绕过去就”
  周广义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大船上好像计算好的一样,突然亮起来了灯火,随后甲板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有人在走动。
  看到船上有人,周广义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擦了擦冷汗之后,对着身边的水手们继续说道:“有活人就更好了,我们不用理会他们。还是绕是泗水号的船!足帆开过去”
  周广义说话的时候,对面那艘船开始掉整调度,露出来另外一侧船身上泗水号的徽章。看到是自家的船只之后,周广义马上变了另外一副模样。盼咐手下全速向着大船那边行驶过去。

  开船过去的同时,周广义让人站在甲板上对着远处的船只齐声大喊:“对面是哪位老大的船?
  我们是财字头的座船(泗水号的大船分为财源广进四等),请老大搭话”
  无论这边怎么呼喊,始终不见对面有人回应,就连甲板上的人影也进了船仓不再出来……
  这时候已经惊动了正在用晚饭的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也没人有心思吃暍了。就连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的李玄霸业走出了船仓,跟着吴勉、归不归他们上了甲板,远远的看着对面的那艘大船。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船上的灯火突然熄灭。
  吓得还在高喊的水手们也闭上了嘴巴,都看着身边的周广义,在等着他如何安排。此时的周广义也有些拿不准了,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来了黄豆粒大小的冷汗。

  这时候,周广义头顶上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有老人家我在这里,周小哥你还怕什么孤魂野鬼吗?继续开过去,我老人家也想看看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这句话算是给周广义壮了胆,他盼咐水手们继续前行。当两艘船相差百余丈的时候,周广义盼咐停船,放下小艇前去对面船上。
  原本周广义打算请吴勉、归不归他们派一两个人一起前去探查,不过他们几位的身份太大,周广义开不了□。当下只能他自己身先士卒上了小船,又带了几个胆子大的水手一起前往。
  当他们这条小船到了对面船下的时候,周广义第一个爬到了这艘船的甲板上。此时整艘船上都是漆黑的一片,饶是有术法壮胆,周广义的心里也还是有些发虚。就在他准备施展控火之法打出几个火球来点光亮的时候,突然听到船仓里面发出了一阵响动。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周广义一跳,已经施展了一半的控火术半道停了下来。他的脑海当中一片空白,忘了后面的术法应该如何施展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男人从船仓里面走了出来。看了被吓呆了的周广义一眼之后,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道:“还以为我要等到天亮你到底来做什么?就为了站在甲板上吹风吗?”
  这个时候,周广义才反应了过来。这位姓吴的老神仙早就施展术法到了船上查看了,看到了吴勉之后,他的心里这才有了底。该想起来的也都想了起来。在这艘船上放了几个火球之后,这才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多谢大修士相助,不知道大修士发现了什么没有”

  “什么时候开始,我要向你回报了?”吴勉看了周广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不记得有过你这么一个儿子,想要发现什么,自己找”
  虽然之前和这位白发神仙打过一天的交道,不过周广义也还是被噎的够呛。面前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惹又惹不起,打又打不过。当下只能忍了这口气,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如果能做大修士的儿子,那是广义前几世修来的福气。大修士是从船仓出来的,那么说里面您已经查过了,来!我们去查底仓”
  “船上没有活人了”看到周广义对自己毕恭毕敬,吴勉说话的口气虽然没变,不过难得的开始给他指了明路:“船上一共十九个人,甲板对面倒了九个,船仓里面有六个,底仓还有三个。你让人到对面船帮向下看看,船下还漂着一个”
  这个时候,周广义才看到甲板对面的角落里还真倒着几具尸体。刚才一是被吴勉吓到了,二是因为甲板上还堆积了不少货物挡住了他的视线,才没有看到对面倒下的尸体。
  有了白发男人在身边壮胆,周广义这次胆子大了起来。亲自走过去查看了甲板上的尸体,发现尸体竟然都是软的。其中一个被压下下面的尸体胸口还有些许的热乎气,见到这个时候,他抬头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他们刚刚才死不会超过一刻钟,怎么会这样?我们看到这艘船的时候,他们还活着”
  周广义满脸诧异的站了起来,正准备去船仓查看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顺着船身爬了起来。猛的抱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周广义,将他向着海里拖了下去
  等到周广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悬在半空当中,眼看着就要落到海中。就在这个时候,周广义的头发突然被人抓住,硬生生的将他提了起来。死死抱着周广义的人影大吼了一声,窜起来向着他头上的那个人扑了过去。
  挣脱了控制的周广义便要施展术法去攻击那个人影,他的手杠杆抬起来,头顶上便发出来一声闷响,随后一团血雾瞬间将他笼軍了起来。还没等周广义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情,抓住他头发的那个人手上使力,将这位泗水号的红人抓了上去。

  等到周广义再次站到了甲板上,才看到将他拽到甲板上的人,正是白发男人吴勉。到现在为止,周广义还是没有搞清楚刚才出了什么事情。那个要将他拖到海里的人影是什么,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就满身血淋淋的?
  白发男人好像么什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靠着船上的桅杆,拿出来一本满是白纸的小册子,借着月光看了起来。
  周广义知道去问也会碰钉子,最后索性自己带蓍水手小心翼翼的在船上检査了起来。和吴勉说的一样,船仓和底仓里面都发现了船员的尸体。不过出了这些船员、水手之外,还在底仓里面发现了一具身穿大食服饰的女人身体。
  死掉的女人没有脑袋,在死尸的周围满是黏糊糊的鲜血。这个时候,想到刚才自己差点被拽进海里的场景,周广义向身边的水手打听刚才出了什么事情。根据这些水手们所说,之前紧紧抓着他的也是一个大食女人。面后女人向着那个白发男人扑了过去,也没见他动手,只是冲藿大食女人吹了口气,这女人的半个身子便突然爆开,化成了血雾将周广义笼罩在了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