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3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越也显然明白其道理,甚至在胖子之前,她便已经摆出了战斗姿态,双手在抬平置于胸前,目光警惕的看着前方。
  这十绝阵的威力如何,我并不知晓,但据我推测,吴越是利用这个阵法,将陆振阳困于此地,由此看来,此阵绝非寻常,至少可以爆发出超越阳神的力量,也怪不得胖子和吴越都如此紧张。
  我思索片刻,心里没有半点主意,匆忙对胖子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胖子此时的脸色,几乎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他摇摇头,绝望道,“还能怎么办,要么咱们强行破阵,要么只能被这些青铜巨像斩杀。”
  我心里一沉,转头又问吴越,“前辈,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吴越也摇了摇头,“这个阵法威力极强,我以前试过,阵法发动之后,我利用秘法,倒是可以逃出去,但却无法顾及你们……”

  这话让我心里凉了半截,转头又问胖子,“你的炼妖壶呢?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先躲进炼妖壶里。”
  炼妖壶内有巨大空间,我们只要暂时躲进炼妖壶,任凭这阵法威力再大,也绝对不会威胁到我们。
  谁知我这么一说,胖子脸色更加难看,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试过了,不知为何,炼妖壶根本无法催动,连丈天尺,我也感受不到空间之力,根本用不了……”
  什么?炼妖壶不能用了?
  这里是守卫蚩尤墓的阵法,炼妖壶本是蚩尤之物,在这阵法之内,炼妖壶的作用受到限制,却也正常,只是没想到,连丈天尺也没法用。我和胖子此行所依仗的两种保命手段,竟是全部失效。
  这下该怎么办?
  心乱如麻的同时,我忽然想到,先前在巨野县的蚩尤肩髀冢时,古墓大门乃是我用灌注巫炁的九州鼎打开的,这里同样是蚩尤墓,这阵法守卫这头颅冢,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蚩尤墓的大门。会不会我们一开始搞错了,这个阵法并不需要破除,而是需要钥匙来开门?
  正思忖间,四周轰隆之声连绵而起,无数青铜巨像已经围到了我们身前,粗大的手臂已经挥砸了下来,每一击都有不逊于阳神天师的威力。

  这还只是第一个九宫阵内的青铜巨像,等所有巨像同时催动阵法之力后,我们根本无法抗衡。
  我深吸口气,心里已经拿定了注意,大声对胖子和吴越道,“你们两人先支撑一会儿,我想到了办法,或许可以破阵!”
  胖子和吴越面色都是一喜,胖子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吴越则是冲我道,“我先前试过,应该能支撑半刻钟时间,周先生若有办法还请尽快,半刻钟之后,我只能动用秘法逃离这里。”
  随着她的话语,那些青铜巨像已经扑击过来,胖子的九曲黄河阵瞬间发动,阵阵黄烟升腾而起,将我们众人笼罩其,而吴越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消失在黄烟之内,与那些青铜巨像战成了一团。
  我的注意力从他们两人身收回,从相柳皮袋内取出九州鼎,双目四下搜索起来。
  如果这里跟肩髀冢一样,那开门的钥匙,便是这九州鼎。如今除了林阿成那里还有一枚兖州鼎,其他八鼎皆在我手,钥匙自然不是问题,但有了钥匙,还得找到锁孔才行。

  蚩尤肩髀冢的大门便有放置九州鼎的小洞,这个十绝阵,锁孔又在哪里?
  当初开启蚩尤肩髀冢大门时,不光需要九州鼎,还得往里面注满巫炁。但是我修为不足,只注满一个小鼎,便需数日时间,而现在,我已有天师中期修为,体内巫炁比之当年,提升数十倍不止,仅仅几个呼吸之间,便能往一个小鼎内注满巫炁。
  如今时间紧迫,我只能两边一起进行,往小鼎内注入巫炁的同时,双眼也快速搜索着四周,寻找锁孔位置。
  很快我便将此时所处的高台上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能放置九州鼎的地方,接下来,我又往高台下面的地上,以及四周的石壁上看去。

  九曲黄河阵内的黄烟虽然有阻隔视线的功能,但我用出洞明之力后,一切依旧纤毫毕现。
  两分钟时间过去,八只小鼎内已然注满巫炁,但我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无论地面还是四周石壁上,同样没有发现任何疑似锁孔的地方。
  吴越说她只能支撑半刻钟,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再不能发现锁孔,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我心里愈发紧迫,迅速再往周围所有可能出现锁孔的地方一连探查了三遍,但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我迟迟没有动静,胖子似乎是着急了,冲我问道,“三娃,怎么样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忙转头一看,此时整座十绝阵已经完全运转起来,吴越作为主力,与所有青铜巨人战在一起,抵挡下了绝大部分攻击,但依旧有一部分落在胖子的九曲黄河阵上。

  胖子如今虽然已经有了天师修为,但碍于天道之力的封禁,并不能使出全部实力,再加上十绝古阵凶戾非常,此时他已经是在苦苦支撑。
  这可是关乎生死的大事,胖子着急,我更着急,听到他的催促,我正准备回应之时,一直在阵法中游走的吴越,却突然爆喝一声,身影连连后退。
  我和胖子顿时住了口,转移目光,往古阵之中望去。
  只见此时古阵之中,八十一尊青铜塑像极有规律的运转,彼此之间配合默契,攻守有度,看起来天衣无缝。
  此时吴越正游走于古阵正北方的九宫大阵中,身形有些狼狈,身上那件原本精致整洁的汉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抓出了两道口子。
  很明显,她已经在这些青铜巨像的手底下吃了亏。

  我正担忧时,吴越却忽然一下收了手,落于地面之上,屈膝坐下,不再理会那些扑击而来的青铜巨像,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这个举动让我一下有些懵,不知道她要干嘛。不过等那些青铜巨像眼看就要击中她时,吴越眼睛没有睁开,双手却抬了起来,放在胸前,葱白一般的手指,不断在虚空之中抚弄,似是在演奏琴曲。
  她身前明明没有古琴傍身,但随着她的动作,古阵之中,却激发出无数道极有韵律的琴音,玄妙无比。
  琴声铮铮,初时平缓,随后逐渐变得急切,伴随着这些琴音,正对着吴越的那些青铜塑像,动作霎时变得缓慢起来,似是陷入了迷醉之中。
  先前吴越曾说过陆振阳陷在了她的琴音之中,当时我还不知什么意思,如今看来,她说的琴音,应该就是现在动用的这种神通了。

  陆振阳是活人,受到这些音律影响,倒还正常一些,可眼前这些青铜巨像,不过是金铁所铸的死物,竟然也会被琴声所惑,着实有些不可思议,由此可见吴越的神通非凡。
  从此时的情形看,吴越应该还能支撑一段时间,我心里略略松了一口气,准备转身继续搜寻锁孔,但就在此时,我的目光从正对着吴越的那尊青铜巨像身上滑过,瞬间瞪大了眼。
  青铜巨像动作变得迟缓之后,腹部伸展开了,就在它腹部正中央处,有一个四方形镂空格子,形状模样,堪堪能够放下一枚青铜小鼎,与当初在蚩尤肩髀冢那巨门上看到的小格子一模一样。
  日期:2018-01-04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