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73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孙志飞已然喝了不少,赵凤声受到照顾,比他喝得更多,孙志飞没想到大叔竟然还有酒量一口干,脸色由红转白。他还是有点江湖中的小硬气,咬了咬牙,仰起脖子喝完。这杯酒,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咣当一声,趴到桌子上不省人事。
  做东的人醉成一摊烂泥,小胖子又抠抠索索,赵凤声只好自掏腰包结了这顿饭钱,倒是不贵,才八十多块,看来商人们对学生党没有压榨太狠,还是讲究薄利多销的商业策略。
  薛如意独自回了小屋,赵凤声扶起膀大腰圆的孙志飞,小胖子搀着跟小鸡崽子差不多的于青甫,四人歪歪扭扭往学校走去,刚走出东北人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吵闹声,时不时伴随震耳欲聋的经典国骂。
  才开学就干仗?
  学生党似乎比痞子们脾气还火爆。
  “小胖子,你们学校经常打架?”赵凤声侧身问道。
  “还可以吧,基本上一个月打个两三回。”钱大宝怕于青甫身上的呕吐物牵连到自己,二百来斤的身躯不停躲避,回答的心不在焉。

  “你们可是政法大学,公检法司的摇篮,没准以后就跳出位省公丨安丨厅厅长,还学地痞流氓打架?”赵凤声惊愕道。
  “屁的厅长,公丨安丨那是和警校对口,我们学校毕业的基本在司法局和法院混。打架咋了,外国的国会议员还打架呢,就不许我们大学生发谢发谢啊。上次有个愣头青,跟教刑诉的老教授找茬,不仅上课睡觉,还公然传播黄片,结果气的老教授抡起凳子砸他一个破头,喊道不服气出来单挑。老师都这么牛掰,我们做学生的也不能怂包啊。”钱大宝怪笑道。
  “这么彪?”
  赵凤声愣了愣,他原以为大学是圣洁纯朴的一片净土,没想到如此荒诞不羁,问道:“你们打架丨警丨察不管吗?”
  “管啊,但是只要事情不闹大,派出所才懒得管。老教授说过,如果有人胆敢挑衅咱们政法学院,该出手时就出手,只要咱们占理,只要别下手太狠,出了事老子给你们顶缸!”说起老教授,钱大宝挺直腰杆,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一个学校里的老教授,又不是什么大官,有那么大能量?”赵凤声感到不可思议。
  “别人不敢,他敢,人家桃李满天下,教了几十年的书,学生遍布省内的公检法司机关,就连省司法厅的厅长和省高院的副院长都是人家得意门生,过年过节,家里比省政法委开会还热闹,你说老教授能不能说这话?”钱大宝嘿嘿笑道。
  “卧槽!超级大腿啊!”听到老教授惊世骇俗的背景,赵凤声张大了嘴巴,这可比张新海牛叉多了。
  在李爷爷的悉心教导下,赵凤声懂得借势的奥妙,他一个毫无根基的痞子想要平步青云,必须要有贵人扶持,这是恒古不变的硬道理。赵凤声的野心其实不大,随遇而安,得过且过,家有良田十亩,枕边有糟糠之妻,也就足够。但现实逼的他无路可走,想要他小命的人层出不穷,跟那些人逞勇斗狠之后,心态也随之变化,总归要为仙逝的家人争一口气,让街坊四邻真心实意说一句赵家的人没有孬种。再说雷斯年在暗中蓄势待发,多一条门路,毕竟多一条保命手段,赵凤声不想踩着万千尸骨上位,但更不想英年早逝成为一缕冤魂。

  雷斯年究竟是试金石还是夺命剑,这需要若干年后再盖棺定论。
  赵凤声正琢磨如何讨论巴结老教授,一群人踏着夜色,气势汹汹朝他们发起冲锋,赵凤声眉头一皱,抢先一步护在钱大宝身前。
  江湖里的尔虞我诈数不胜数,仇家很有可能借学生打架的名义,对钱大宝一击致命。赵凤声不敢怠慢,如临大敌,将全身肌肉调整到最佳战斗状态,以防对方暴起伤人。
  “你们见到符永伟没有?!”领头的人跑到赵凤声前面来了一个急刹车,手里拎着根凳子腿,面色不善问道。
  “学长,符永伟是谁啊?我们只是大一新生,谁都不认识啊。”钱大宝从赵凤声肩膀探出头,小心翼翼赔笑道。
  “那有人从这边跑过去了吗?!”领头的人继续问道。
  “没有。”钱大宝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妈的!那小子没从这里跑,咱们去别的方向追!”领头人大手一挥,十几名男子顺着另一条小路狂奔而去。
  “符永伟是谁?”等到那帮人走远,赵凤声问道。
  “就是在东北人家遇到的大四学长啊。”钱大宝左右环视一番,察觉没有危险之后,悄悄说道。
  “小滑头。”赵凤声知道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小胖子城府深着呢。
  “靠!万一说认识,那帮人把咱打一顿,我找谁哭去。好不容易减到一百九十多斤,再把我揍回到二百斤咋办,我心爱的欣欣肯定会抛弃我。”钱大宝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挺担心自己的外貌形象受损。突然转念一想,赵凤声是老爹派来的保镖,应该打起架来所向披靡啊,于是好奇问道:“高手,如果刚才那十几个人动手,你能打过他们吗?会不会保护我的安全啊?”
  “打不过。”

  赵凤声摇头否认,“我连对付两个人都吃力,咋跟十几个人叫板?我劝你以后见到这种场面,自求多福,赶紧抱住头装孙子,这样还能激发他们同情心。既然有人挨揍,他们肯定不会费力气去追我,我的目标嘛,就是能跑过你就行。”
  “靠!十几个学生党都打不过?还号称自己是高手?!”钱大宝鄙夷道。
  “我是台球高手。”赵凤声眨了眨眼。
  “妈蛋!我这辈子最恨老司机!”钱大宝一脸委屈。
  等一位莲步款款的女性走进教室,赵凤声略微失神,在他印象里,大学教授大部分是白发苍苍的刻板教书匠,偶尔出现小胖子嘴里和同学大打出手的性情老人,那也是凤毛麟角,几百人里未必能遇到一个。而眼前的英语老师,颠覆了他对大学教授的认知。
  身材不高,长发飘飘,在高跟鞋辅助下也没超过一米七的海拔线,典型的江南女子小巧骨架。但是全身凸显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内秀,不张扬,不媚俗,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五官并不是初次见面就惊为天人的完美轮廓,鼻子小巧,眼神内敛,反倒显得温婉如水,安安静静中酝酿着温润的淡泊。
  大气磅礴的小家碧玉?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
  赵凤声脑海里突然冒出互不相融的形容词。
  很怪异。
  钱大宝被点名背诵课文,他可没心情欣赏丽人雅姿,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就跟便秘时看三级片一样难受,该进的进不去,该出的不出来,极不情愿站起身,把大学英语翻到二十五页,立刻傻了眼,一大串英语词汇有百分之九十都不认识,只有少数的常用单词有点眼熟,但熟归熟,还没到达称兄道弟的份上,忘记了怎样发音。
  小胖子吭哧半天,还是没有朗读出一句英文。
  静可闻针尖落地之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