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7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我还没找到合适的酒店,苏文北的电话又过来,问我到哪了。我说我刚到阳城,他说那让我到‘离居’找他,他在那儿等我。
  我都差点忘了我还有一个可以住的地方就是离居了,那里的钥匙我有,而且一直是我居住,我根本就是可以不住酒店就行的。
  将车停好,到了南居门口,我闻到了一股中药的香味。以前养母身体不好,经常熬中药吃,我对中药的味道比较敏感,而且别人认为那种药味不好闻,但我却认为那是一种独特的香味。
  南居平时没人居住,怎么会有中药的味道?谁在这里熬药?我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来到里屋,看到苏文北家的一个叫黄姐的果然在熬药,沙锅里的药扑扑地冒着,药香就是从那里散出来的。
  “小姐你来了?少爷在最里屋。”看样子黄姐知道我要来。
  “这是给谁熬的药?谁生病了?”我急道。
  黄姐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是少爷生病了,小姐你快去看看他吧。”
  我转身就得最里间的房间冲去,门是虚掩着的,一进门就看到正在看书的苏文北。
  他抬起头看我,脸色很苍白,而且不止是白,白里还泛着青色,相比上次我来看他时,他脸色更差,而且是瘦了一大圈。
  他此时躺在闲上,床边放着一个轮椅。这让我更加紧张起来。

  “小妹你来了?听说你传染到我的病了,你好了?”他虽然强打精神,但明显可以感觉得到他身体其实很虚。
  “二哥我没事了,你怎么了?你还没好吗?”我感觉我要哭了,看到那轮椅,了就知道苏文北肯定是更严重了。
  “我这边发生了点意外。那个流感是好了,但医生检查出我身体里有些毒素。影响了我的一些器官,我需要很长时间的疗养。”苏文北故作轻松地说。
  “毒素?这又是为什么?”
  “医生说,我可能是长期摄入某些重金属元素而中毒,但我平时饮食并不乱来,最后在我办公室的饮用水里发现有问题,有人在我饮水里下了慢性毒,我长时间摄入,所以导致免疫力下降,器官也受损。”
  我听得心惊,“是谁在你的水里下的毒?”
  “现在不知道。我办公室用的水都是指定的品牌,水厂家肯定是没问题的。问题应该是出在送水工身上。但那个送水工已经辞职,目前还没有找到。”
  “送水工与你无怨无仇,也不会想到害你,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苏文北点头,“那当然。不过到底是谁指使的,现在真的是无法查起,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以免打草惊蛇,好在发现得早,我现在只是行动受限,要是再晚些发现,我可能就没命了。现在我需要用中药调理一两个月,应该就能慢慢康复。”
  我指了指那个轮椅,“二哥现在需要坐轮椅才能自由活动吗?怎么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这很正常,中毒影响到了我的部份神经,所以行动不便,但都只是暂时的,会康复的。”苏文北倒显得很淡定。
  但我一点也不淡定。苏文北是我的大恩人,是对我最好的人。他现在被人害了,我气不过,我一定得替他报仇。
  “二哥,不管是谁害了你,我都一定要把他给找出来!这些人太狠毒了,这一次他们没成功,将来一定还会下手!”
  苏文北示意我不要激动,“小妹,这件事不能乱动,一定要稳住。苏家在海城对手众多,现在到底是谁做的,不好判断。所以千万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我行动不便的事传出去。”
  “不传出去?现在其他人都不知道吗?”

  苏文北点头,“知道是这个情况后,我让医生给我作了些处理。我坚持上了两天班,就是为了迷惑那藏在暗处的对手。我现在对外面说的是,我在规划一个全新的大项目。所以暂时这段时间我不会再去公司。但没人知道我生病了,其实是去不了。”
  苏文北话里的意思我大概能理解。南和集团也是上市公司,而苏文北在集团的作用非常的重要。一但外界知道苏文北重病,很有可能引起股市动荡和其他的负面影响。
  尤其苏文北这种中毒的事故,更容易让外界产生家族内斗等猜想。几乎所有的豪门自己斗得死去活来,但对外都会尽量展现团结和睦相亲相爱的表象。因为只有那样,才能维护大家的共同利益。
  “那二哥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已经对外宣布,临时调你任我的特别助理。协助我的工作。爸爸和江姨那边也批准了。在我不能出面的这段时间里,你要替我出席各种场合,甚至会见一些重要的人,以保证我在养病期间,我在集团的工作不受任何的影响。”
  这让我觉得任务重大了。我怕我做不来。毕竟苏文北在集团的位置太高了,处理的绝不是普通的小事,和我管理通宇那样的中型公司,完全是两回事。
  “怎么了?有问题吗?”苏文北疑惑地看着我。
  我有些怯,“二哥,我怕我做不好。”
  “你有那么丰富的工作经验,人又聪明,怎么会做不好,一定能做好的。”苏文北鼓励我。
  “我还是有点担心。如果做下手,我应该是没问题,但如果一些场合你要我单独去面对,我恐怕真不行。”

  “我会想办法给你减轻压力的,我想了很久,结果真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其他能干的人有,但我信不过。我中毒的事,没准就是我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做的,我岂敢相信他们?”
  这个我能理解,但我还是觉得压力好大!
  “那如果外界问我你在哪,我该怎么说?我需要每天到公司报道吗?”
  “本来是可以不用的。但尽量每天去一下吧,之所以要用你当特助,就是想让你当我的眼睛,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替我看着公司里的种种状况。也只有你有这样敏锐的观察力,可以观察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不禁摇头,“二哥你这样说给我的压力更大了。我要是做不好,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你不用有压力,我说的是实话。你在华氏做过,又在南和做过,而且表现都不错。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你的能力了。你要有信心,遇事你要坚定和自信,不管你现场作什么决定,你都说是我的意思,这样就算是错了,锅也由我来背,这样你就不会用压力了吧?”
  其实他这样说,我更加有压力。但事到如今,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得硬着头皮上了。苏文北有事,无论如何我都得上。不管有多大的压力,不管有多大的风险。
  当晚我和苏文北聊到很晚,他给说了他平时工作的一些细节,还有就是集团内各派系的情况。我以为只有华氏才有派系之分,原来南和集团也一样分为多个派系。而且有各自的领军人物。
  原来所有大公司一片和谐的外表之下,都有不同程度的暗流涌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